用身體說話 女裸模:裸體與性無關

14095
出版時間:2018/09/13

撰文:陳煥欣 攝影:梁志永、潘志恆
裸體模特兒彭靖說:「身體是什麼?其實很簡單,就是我體驗世界的一個載體。」26歲的彭靖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藝科,約兩年前在一個聖誕派對中,第一次嘗試繪畫裸體模特兒。「第一次畫的時候覺得好奇,想自己試一下是什麼感覺。」有一次彭靖的裸體模特兒朋友美彤請她代班,從那之後她便一直當裸體模特兒至今。彭靖入行的原因,就這麼簡單。

彭靖今年26歲,當了兩年半全職裸體模特兒。
彭靖今年26歲,當了兩年半全職裸體模特兒。

不過,仍有不少人對如何成為裸體模特兒充滿疑問。彭靖直言成為裸體模特兒,沒有所謂的門檻和標準,身材樣貌絕不是考慮因素,「其實我一開始是肉肉的圓潤女生,但當時我沒要求自己要瘦一點。」每個人做裸體模特兒,都有千萬個原因,有人當作是自己的生日禮物,有人想嘗試被凝視的感覺等等。裸體模特兒不會像物品那樣任人擺佈,「所有姿勢都是模特兒決定,尊重是其中一個因素。我覺得模特兒是被動的主動,你畫我但姿勢是我選擇的。」姿勢也有分長短,短則1分鐘,長則1小時,中間可以休息。

身心赤裸 情感流露

在拍攝她的前一天,我先問彭靖會不會介意男攝影師來拍攝,她只在電話中爽快又直接打了句「不介意」。當天繪畫班有4名女畫家,彭靖與她們像朋友般問好。她毫不扭捏脫下內褲,徐徐拉下裙子的拉鏈,熟練地把布與坐墊放在檯上,便開始擺動著姿勢,約15分鐘後再換動作。過程中,除了有畫筆磨擦紙張的聲音,還夾雜著彭靖與畫家們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分享自己旅行的經驗,還會問「阿靖,妳餓不餓?要不要吃個包子?」有時,彭靖會閉目養神,有時也會微笑,有時畫家們怕她冷,會問是否要關掉冷氣,互相之間存在著一種尊重,產生了關心裸模的情感,而非對待物件地吆喝,「當你裸體時,不論是身體或情感都很赤裸,很容易流露當時是開心或不開心,有些畫家捕捉下來,就會問最近是否不開心,甚至能與觀察入微的畫家成為朋友。」

彭靖完成裸模工作後,會拍下別人畫她的作品。
彭靖完成裸模工作後,會拍下別人畫她的作品。

畫前可與畫家商量維持一個姿勢多久,短則1分鐘,長則1小時。
畫前可與畫家商量維持一個姿勢多久,短則1分鐘,長則1小時。

彭靖認為,裸體跟性無關,淫不淫穢就端看你頭腦怎麼想。
彭靖認為,裸體跟性無關,淫不淫穢就端看你頭腦怎麼想。

每隔3個姿勢會休息5分鐘,阿靖便會披上長外套,稍作休息。「我做模特兒時會投入畫家的經驗,做一些較複雜的動作,挑戰一下他們。有時會擺一些很慵懶的姿勢,有些人是喜歡我躺著,難度很大,因為透視點(將三維的形象表現在二維平面上的繪畫方法)很不常見。」最後一個動作,坐在檯上,一條腿平放一條腿摺合,腰微微扭曲,突出腹部的線條,這動作一擺就是30分鐘。
從事藝術又是中學美術代課老師的女生,為什麼會成為一位裸體模特兒呢?「可能是跟我的性格有關,我很喜歡試新事物,好奇心強,而且有冒險精神。所以我會自己一個人去旅行,看地圖就隨便搭車去某一個鎮。我代課時,剛好有一篇訪問出了,學生看到後便問說是否就是我,問我不怕嗎?為什麼會有勇氣去做這件事?我從勇氣這兩個字,了解到他們的想法後,再去解釋。」她更將當裸體模特兒的體驗,變成創作靈感,把虛無立體化。「因為靜止不動,聽覺跟皮膚對空氣流動的觸覺也會提升,比平時敏銳很多。我最近在台灣展示的作品,旁邊有很多流動的線條。」

父母支持 沒有包袱

在電話那頭的彭靖,感覺說話沒語調,可以說是非常冷酷。但與她面對面對話,卻真正感受到其真性情。事實上,她很愛笑而且十分健談,訪問中回答完後便會大笑起來。對她而言,做裸模在生活層面上,就只是一份工作,性質較一般人的工作奇特一點。問到家人會不會不喜歡她的工作時,她有耐性地回答,任教藝術老師的爸爸較冷靜,理解但不喜歡,相反媽媽反應較大,認為被人看光光。但時間久了看到她一幅一幅作品,至「體祭」展覽,他們最後仍是接受,還到場支持。「我父母覺得只要你開心健康就好,你做什麼都可以。」接著又是一陣笑聲。「其實我沒有任何包袱和障礙需要跨過。」
一般人認為裸露身體是代表色情、不正經或性開放。彭靖想了想,臉帶疑惑地問道:「為什麼經常會問這個問題?其實裸體跟性是可以無關,不裸體都可以有性和欲望的出現,性其實是有接觸和情感上的交流,跟你裸露於人前是兩回事。有些人很喜歡畫某個部份,為什麼不可以?一個器官只是一個器官。淫不淫穢,就端看你的頭腦怎麼想。你看生物教科書,難道你會覺得子宮是充滿性欲?」
自15世紀,西方已有裸體模特兒的畫和雕像,被畫對象多是情人、妻子,可見其關係親密。而繪畫裸模讓畫家掌握人體結構,處理如明暗、主次等繪畫技巧,也能訓練觀察力。對於作品,我們多以藝術角度欣賞,而被畫的裸體者,卻換來冷嘲熱諷,被標籤成不道德。畫與被畫,就像「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道理,是畫家先有「不道德」的請求;還是被畫者先有「不道德」的舉止,讓畫家有「不道德」的作品呢?歸根究底,是我們對自己身體是否有完全的自主權。

她會看很多跟身體有關的書,而蔣勳是她比較喜歡的作家。
她會看很多跟身體有關的書,而蔣勳是她比較喜歡的作家。

彭靖也是藝術家和美術代課老師,現在每星期仍會自己畫裸模。
彭靖也是藝術家和美術代課老師,現在每星期仍會自己畫裸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