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中人】守護水雉 守護愛情 李文珍

作者、攝影╱蘇惠昭

為了避免水雉中毒,李文珍努力推動不灑農藥的友善耕作菱角田。

夏天的官田水雉生態教育園區是全台灣最熱情如火的棲地。

7月15日以後,水雉進入繁殖高峰期,地盤爭奪大戰底定,大約有100對新人在這裡交配下蛋,以7月31日這天來說,便有4隻水雉寶寶在一個上午接續破殼而出。不過這其實是一個多災多難的夏天,有4顆蛋在一分鐘內被臭青公吞掉,而某拍鳥人為了畫面好看偷偷潛入教學池割草,受到干擾的結果,親鳥棄巢,4顆未孵化的蛋被另1隻搶地盤的公鳥啄掉,4隻一個月大的雛鳥,也一夕間消失。
風陣陣吹過,一圈圈水紋滑向遠方,園區主任李文珍透過單筒望遠鏡收攏池中的小宇宙,好想把訊息傳達到天上某個地方,讓丈夫翁榮炫知道這一切。
翁榮炫離開李文珍,整整4年,思念還是像大浪一樣不時猛烈撲來。每天她從台南市區開車到官田的水雉生態教育園區,走進狹小混亂如同爆炸過的辦公室時。每當她打開蒸得熱呼呼的便當。每當她和農夫阿伯站在田邊拉咧。每當菱角收成。特別是每當時序入冬,飛到園區外覓食的水雉可能因為誤食農藥而中毒那時候。
4年來都是這樣,李文珍一邊思念著翁榮炫,胸口又熱又痛,一邊努力和夥伴們把15公頃的園區打造成在冬天可以留住水雉的庇護所,願望著人、土地和水雉一起美麗,共同繁榮,「這是我的命運,是命運給了我這樣的選擇」。她笑起來露出一口白牙,黑到發亮的臉上有一種不怕風吹日曬雨淋的氣魄。


愛上翁榮炫是李文珍的選擇,接手經營水雉園區,繼續丈夫未完成的路,則是她的命運。

那年台灣都還沒廢省,台中護校畢業,在馬偕醫院加護病房待過兩年的李文珍正在準備高普考,其間她找到一份台中自然科學博館的工作,「然後發現到我是一個熱愛動植物,熱愛解說的人」。有一天她K完書走出台中圖書館,撿到一隻落巢的小雨燕,立刻送到台灣省野鳥協會救治,協會總幹事正好是李文珍妹妹的同學,問她要不要來看鳥,就這樣她培養出新的興趣,候鳥春秋過境期間都跟隨老師到大肚溪口練鳥功,同時也風聞鳥界有一號人物,人稱「鳥神」的東海大學生物系學生翁榮炫。
「鳥神,看鳥看得很神經的意思啦!」後來翁榮炫都這樣解釋。
放榜後,李文珍分發到澎湖七美衛生所,工作之外的時間,她都花在出門找鳥,看海邊生物,讀林間植物,有時候撿到鳥屍,會先冰在冰箱,再送給科博館解剖或製成標本。鳥會朋友知道這件事,便熱心介紹李文珍認識一個有同樣癖好的人,正是她耳聞已久的翁榮炫。
兩人認識後,最初也沒擦出火花,李文珍的夢想是到美國讀書,但家人極力反對,說女孩子讀那麼多書幹嘛,後來她還是去了印第安那州,兩年後錢花光光,只好回來,帶著一份美國野鳥月曆要送給翁榮炫,當作他曾送她小鷿鷈(音同譬提)照片的回禮,這一次就正式戀愛了,翁榮炫帶著她躲在台南下營火燒珠的菱角田拍水雉,當時台灣水雉僅剩50隻,幾近滅絕。
「榮炫拍鳥是有步驟的。」李文珍講解,「他一定先觀察一星期,確定這個位置可以拍到後,就去放一頂偽帳,放了也不是馬上躲進去,還要等一星期,讓鳥適應環境的改變,最後再三更半夜偷偷進去等」。
她的任務是送便當。
兩人一邊看鳥一邊戀愛,九二一大地震來襲,大災難往往讓躊躇於婚姻前的人下定同生共死的決心,他們結婚了,為省錢就先和義竹的公婆同住,李文珍轉到濕地保護聯盟工作,發現懷孕就在家裡待產,當時任職台南市野鳥學會、開始參與水雉復育的翁榮炫是一個認真穩靠的男人,她以為這種幸福快樂可以一直下去。
水雉移地復育是因為一條鐵路。
1990年,高速鐵路工程局籌備處成立,規劃路線經過水雉重要冬棲地葫蘆埤,環評的結果,移地復育區選在台糖官田農場,由政府、高鐵和鳥會系統三方共同負責,工程始於2000年1月,翁榮炫帶著懷孕的李文珍「參觀」時,她看到的是一片甘蔗園,一個貨櫃屋,兩座臨時廁所。


翁榮炫除了水雉,也研究高蹺,圖為女兒3歲時全家去關渡參觀鳥類博覽會,後方看板即為翁榮炫拍的高蹺。李文珍提供

那一年女兒出生,翁榮炫許下了心願:「期待我剛出生的女兒,長大後,仍能在台灣的土地上與水雉邂逅。」

許多年後到水雉園區遊覽、拍照或志工訓練的人,都以為這裡原本就是一塊水雉棲息的濕地,無法想像根據水雉習性分隔而成的幾個淺池,是工作人員穿著青蛙裝一點一點整理,種植了即使在冬天,水雉也可以吃到飽的多樣性植物,沒有一絲一毫渾然天成,如果放任不管,半年不到就會陸化。
李文珍的生涯路跟著翁榮炫前進,譬如他先去念了高師大環境教育研究所,之後便把已回到衛生所工作的老婆也連根拔起,丟到高師大當研究助理,接著變成環教所學妹,兩人以水雉園區為核心,一起建構「如何營運一個自然教育中心」的理論與實務。
他們的家還變成傷鳥收容所,在小小的浴室營造出小生態,曾住過20隻掛網獲救的紅領瓣足鷸(音同遇)。
但李文珍不知道翁榮炫正一步一步走向生命的終點。
2014年5月,就在一次全家人快樂賞花過後,翁榮炫倒下了,檢查結果脊椎布滿應該是從肺腺轉移的癌細胞,身為護理師,李文珍完全無法接受,一個整天浸泡在大自然裡,連去個花博都無法忍受的人,怎會得如此兇狠的病?
後來她終於明白,農藥。台灣一直是農藥用量名列前茅的國家,最近更成為世界第一。
回到2009年,翁榮炫開始擔任水雉園區調查員,2011年接任主任,來到園區上課的孩子都喊他「大野狼」,李文珍則是義務幫忙的志工。因為園區水雉數量逐漸增加,自然擴散到園區外稻米與菱角輪種的水田,每年12月到1月,一期稻作播種期間,遂成為水雉農藥中毒的高峰,光2010和2011兩年,園區就去收了136隻水雉的屍,「於是他做了一件很傻的事,就是看到哪一塊田有水雉中毒,就跑去顧,顧到三更半夜,阻止水雉進入這塊田,又自己拿著鋤頭把農藥蓋起來,蓋完後,再出錢請農民翻耕」。李文珍後來翻讀翁榮炫的紀錄,才知道讓丈夫夜半不歸的「小三」是誰。
農藥只要一蒸發,人體就會透過皮膚吸收,吸進最多農藥的人就是翁榮炫自己。
那時李文珍不敢在丈夫面前哭,有一天她意識到自己壓抑到就要爆掉,跑到一棵大樹下大哭,一位阿伯經過,過來安慰她,兩個人講起了農藥,「我這塊田要打10次的農藥,打不夠,米還是會出現黑粒。」阿伯指著前方一片稻田,「但如果是自己吃,就打9次」。
而2014年元旦,李文珍還陪著翁榮炫在田裡趕鳥,不讓鳥下來,然後5月病倒,7月17日,不過48歲的他就走了,前後51天。


死亡的風暴下,她讀著丈夫留下的鳥調紀錄,一本本筆記本,想著這人到底留下了什麼?人都走了這些還有意義嗎?

「但慢慢的,我發現受他影響的人、事,也開始回饋給我,特別是在水雉保育上的努力,我想這是他留給大家的,水雉的美與珍貴……」
李文珍原來想遠離傷心地,「媽媽,你還是接下爸爸的事吧!如果不接下來,爸爸過去的努力不就白費了?」是女兒的一番話,加上鳥會朋友的支持,讓她下定決心接續園區的工作,那是翁榮炫走後兩個月後。
這是一場需要拚命的戰爭,守護水雉,也是守護台灣的土地和台灣人的健康,但李文珍丟掉翁榮炫的笨方法,她到農藥行蹲點,和農夫阿伯聊天交心,舉辦「到農夫家旅行」活動,與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等連結,在臉書搖旗吶喊叫賣獲得綠保標章認證的農產品,「只有肯定農民的價值,一起解決問題,友善耕作才能一直走下去」。
但是李文珍也很坦白,除非遇到原來就有相同理念、不怕虧錢也不怕福壽螺吃掉半塊田的人,「我根本沒有成功說服過一個農民」。
農民拒絕友善耕作,但是珍古德來了。
國際生態保育學者珍古德親自來到園區,並且把台灣水雉移地復育的故事帶到全世界,即使如此,園區還是時不時要挨打,有人看一眼就說經營得沒以前好。有人批評園區對拍鳥人不友善。當工作人員下池整理棲地或修理木棧道,就會聽到風涼話:「一定是在消化預算」。
李文珍每次被擊倒又再度站起來,不僅僅是因為愛一個人,於是繼承了他的遺志,而是她有一顆對環境認真負責的心,想要活出不後悔的人生,但如果老天讓她挑選,她只有一個願望:「我希望我們家的大柱子榮炫還在。」


李文珍繼承亡夫遺志,繼續守護水雉。

關於水雉和菱角

水雉長了一對長腳趾,以及一身隨著季節變化的羽色,飛行時優雅如仙,人稱「凌波仙子」,是台灣最美的水鳥。因為長腳趾,一定要棲息在紮實的浮葉植物上,在台灣就是菱角田。菱角葉長得非常紮實,水雉可在上面下蛋,孵出的雛鳥行走其上,不致掉進水裡。
母鳥下蛋後由公鳥坐巢,小鳥誕生後也是由爸爸守護,媽媽則去找新的交配對象。
水雉一度在台灣瀕臨絕種,復育18年至今,本月的調查,主要棲地大台南共計910隻,官田區佔78%,每年繁殖數量估有500隻,族群逐漸擴散到高雄、屏東、嘉義,宜蘭也出現繁殖紀錄。



水雉是台灣最美的水鳥,經過18年復育,主要棲息地大台南已有910隻。

台南官田的剝菱角高手都在這裡了。

李文珍╱51歲

.現任台南市官田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主任
.台中人,嫁給嘉義人,定居台南
.台中護校(現為中科大中護健康學院)、弘光護專(現為弘光科大)、高師大環境教育所
.丈夫是台南市官田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主任翁榮炫,4年前癌逝。育有1女
.年輕時開始看鳥,擔任解說員與救傷志工20餘年
.從事護理工作近30年,目前仍在護校擔任講師



人氣(5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