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中人】輪椅校長 吳昌期

「不要說因為得了這種病,我的人生就都棄權了!」

吳昌期8年前被醫師宣布罹患了巴金森氏症,他對醫師說:「別開玩笑了!我才42歲,怎可能得這種病?」父親是工友,吳昌期靠著苦學和不服輸的精神,35歲就出任校長,創下新北市最年輕校長與最早遴派校長紀錄,他把偏區白雲國小改造成家長搶著送孩子就讀的森林國小,隨後調往市區大學校,不料此時醫師宣告他罹病,「我好像被判了無期徒刑!」但他說,就算病魔逐漸奪去肉體靈活度,他只要還能動,就不會放棄。
「校長阿伯好!」今年50歲的吳昌期,由前家長會會長推著輪椅進入校園,迎面碰到小朋友,還互相擊掌加油。他今年初因病提早退休,卻仍時常回學校當起不支薪義工,關懷著哪個孩子又吃胖了些、誰又調皮闖禍了、老師教的內容懂不懂,繼續和孩子們一起成長,如同他過去30年的熱血教育生涯。

「輪椅校長」吳昌期罹患巴金森氏症又摔傷,不良於行,仍堅持坐輪椅到校。

教育是吳昌期最熱愛的工作。雖然不良於行,但談起學生,吳昌期總是眼睛發亮。
20歲從師專畢業就當小學老師至今,問起他印象最深的教學經驗,他回憶起年輕時,曾帶過一個小學4年級就逃學、逃家、又偷東西的學生,在分班會議中沒有人要收這樣的學生,當時這個小朋友分到他班上來,一開始他也以一般的教導方式,又處罰又罵又限制行動,但完全看不到效果,後來他讀到一本有關行為改變技術的書,完全改變了他的教育觀。
「我跟他說,老師茶杯不給人碰,只有你可以幫我倒茶,你沒倒茶我就沒水喝」,果然小朋友很有責任感,每次下課就來辦公室看杯子空了沒,空了馬上倒水,一星期下來,孩子不再逃學了,「我在班上公開表揚他,要大家給他拍拍手,送給他一支尺鼓勵,之前他都面帶兇光,但那一瞬間,他的表情柔和下來了。」
而且,原本大家不喜歡的孩子,變得很受歡迎,因為他很會畫畫,把同學都畫進漫畫裡。
吳昌期笑著說,這個孩子會把欺負他的同學,在漫畫中當成被他打的主角,「他用漫畫來復仇。」但同學們都覺得這太好玩了,只要他畫出新漫畫,就全班傳閱,「我讚美他畫得好,但告訴他錯字太多了,挑出錯字要他回家寫一遍。」這孩子其他科目不行,「但國語及格了,代表他有興趣、有動力,就可以考到及格分數」。
輔導這個孩子成功,讓吳昌期信心大增,也從過程中學習到孩子有千萬種可能,「不是不能,只是我們的教育方法不對,這條路不通,就換另一條路,你會看到孩子不同的面貌。」「學生教會我很多,不要那麼快放棄。」
吳昌期發現,這類問題的孩子不是要處罰,而是要用鼓勵、讚美、肯定就足以扭轉他的行為,「脫序的情緒動作是孩子對外求助的訊號,絕對不是他個性本質。」
吳昌期對於教育的熱情,要從他小時候說起。他出身竹東客家小鎮,父親是工友,收入穩定卻只能圖個溫飽,因此吳昌期深信教育和專業學識可以協助他改變貧困的家境,所以他用心苦學,不放棄任何一個可以讀書的機會,他也很爭氣,最後畢業於台北教育大學教育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博士班。


吳昌期和學童分享學習心得。

「工友的兒子是讀博士的!」鄰居的讚美,讓他的家人很驕傲。

吳昌期歷經老師、組長、主任的歷練,33歲那年,他考取國小候用校長資格,2003年首任遴派至汐止白雲國小擔任校長,那一年他才35歲,創下新北市最年輕校長與最早遴派校長紀錄,建立難以打破的「昌期障礙」,白雲國小雖然師生不多,僅500多人,但因為吳昌期治校認真、表現優異,深獲家長信任和敬愛。
白雲國小緊鄰雙北市交界,從學校步行5分鐘,跨過一條狹小的大坑溪,就從汐止來到首都台北市的南港區。吳昌期回憶,他到白雲國小擔任校長時,南港區的胡適、舊莊國小資源相對豐富,不少汐止居民選擇把孩子送到距離不到1公里的北市國小就讀。
他上任後把白雲從原本將縮班的小學,改造成都市版森林國小。
為了照顧下課後喜歡留在學校打球的學生,他貼心地創立了課後照顧,照顧到家長可以下班後再來接孩子,他還和學校附近的夢想社區合作,請國外藝術家到學校開設藝術課程,學校不但成立藝術工作坊,還和社區合辦嘉年華會,師生受到不同於傳統藝術教育的啟發,展現出創意,都十分投入。種種措施,讓家長認為孩子留在白雲比到台北巿的學校更好,成功把偏區小校打造成家長爭相爭取入學的多元森林國小。
8年任滿後,反而是許多南港區的家長,選擇把孩子送到大坑溪這頭的白雲國小。
2010年,吳昌期被直接改任學生數是白雲3倍多的板橋江翠國小校長,當時白雲國小師生都相當不捨,希望這位好校長留下來,但在任期限制下,吳昌期不得不離開他熟悉的悠悠白雲和蒼翠青山,調到大學校。原本他打算一展長才,沒想到老天爺和他開了一個大玩笑,改變他的人生。
巴金森氏症通常發生在60歲以上的長者。吳昌期說,在擔任校長第7年,他發現自己走路時兩腳步伐不一致,左腳總比右腳慢了0.2秒,原本不以為意,有次他拿水杯要喝水,兒子說:「爸爸!你的手在抖!」他低頭一看,地上已有一攤水漬。
後來他調到江翠國小,去檢查,醫師宣告了一個他難以接受的噩耗──巴金森氏症。吳昌期很不甘心,他說,他20歲師專畢業後開始當國小老師,35歲首任校長,卻這麼年輕就得到這種病。



吳昌期去年因精神不濟開車,在橋上自撞,傷勢不輕。翻攝畫面

吳昌期自撞發生車禍,造成左手骨折與額頭撕裂傷。吳昌期提供

「我好像被判了無期徒刑!」

縱使非常不願意,專業MRI腦部報告出爐,讓他不得不接受事實。原本活潑好動的他變得消極、情緒化,甚至愛哭,但一想到學校這麼大,又身為校長,「還有好多事等著我去做」。
為了打敗病魔重回人生軌道,吳昌期像個學生聽從醫師指示,定時吃藥並運動維持體能,還遵從醫師建議,向教育局請了半年病假,只是,「我是個不安於室的人,沒事做會很不習慣」,他還是常跑回學校和同事交流,主任們也會和他商量校務,「其實有休沒休,似乎沒差別」。
前年1月,吳昌期這個「不安於室」沒好好休息的壞習慣,帶來很糟的後果。他開車回學校時,因為睡眠品質不好,疲勞駕駛,車子撞上安全島,手臂、額頭嚴重撕裂傷跟骨折,讓他進出醫院好幾次,但他還是常常回學校。
當年7月他病假期滿返回學校上班,沒想到又出事了,這回他從椅子摔下來,腳後跟重踩在地,「啪的一聲,完蛋了,醫師宣判肌腱韌帶斷裂。」吳昌期必須靠著4腳助行器行走,他站不起來,只能坐著輪椅由外傭推著去上班,「就這樣,我成為輪椅校長了」。
得病加上車禍、摔傷,簡單的生活動作都變得很困難,「脫上衣不到1秒,但我要2、3分鐘才能把衣服穿整齊」。
談起人生最低潮的時刻,吳昌期仍一臉迷惑,「我沒有做什麼壞事,可是這種病為什麼會找上我?」
「一開始我根本無法接受,我也曾有過不好的念頭啊……」


「以前我也算風流倜儻,現在變成老態龍鍾,真的很難接受。」

對於生死大事,吳昌期說,他當時內心深處也不時被撩撥,害怕有一天躺在床上不能動;更悲慘的是,屆時根本沒辦法結束自己,「那會讓我覺得比死還不如」,因為受拖累的人都是最愛的家人。
他只能自我解嘲,這種病是名人才能得的,「像米高福克斯、李泰祥、辜濂松……。」
雖然心裡很挫折,吳昌期最後選擇面對它,想辦法處理它,「這是給自己體悟的人生哲學」。
吳昌期也希望自己在能動的時候能做些什麼。
他挑上了病魔,決定要幫3、4萬名巴金森氏症巴友出本書,「有時你們看到我一副撲克臉像在生氣不親近人,其實那是我們自然的反應」。只有讓社會大家多了解巴金森這種病症,才能真正幫助病友。
今年5月,吳昌期出版《D208裡的那個人》新書。「D208」是江翠國小校長室的編號,他要藉由這本書讓讀者知道,在校長室裡的那個人,如何走出人生幽谷。
吳昌期第2件事情想幫巴友募集一些醫療基金,希望幫巴友爭取健保給付之餘龐大的自付醫療費用;第3件事,他希望用腳踏車或走路方式環台,「用貼近土地方式接觸,知道台灣的美」。
2次人生意外、7次進出開刀房,限制吳昌期的行動,但他仍堅持至學校主持校務,成為師生口中的「輪椅校長」,最後在考量健康情況下,今年2月不得不申請退休,提早離開一生最愛的校園,也成為新北市最年輕退休的校長。但他只要有時間就會回到江翠國小,在新校長未到任前,當起不支薪義工。
學校響起了倫敦西敏寺大笨鐘的上下課鐘聲,吳昌期如往常般巡視著校園,坐在輪椅上的他,視角和笑嘻嘻奔來的孩子們差不多,有時比高年級的孩子還低一些,但是他很歡喜。
從低谷仰看,天空更開闊。


吳昌期 50歲

家庭:已婚,育有2子1女
學歷:台北師專(已改制台北教育大學)畢,台北教育大學教育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博士
經歷:曾任新北市汐止白雲國小、板橋江翠國小校長


吳昌期笑稱自己像個過動兒,運動兼復健。

作者、攝影╱陳威叡

《蘋果》記者,任職7年



人氣(7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