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A4501 視障嬤嘆孫女出生夫突中風 「三代同堂變調」

基金會編號:A4501
「我尪頭腦雖然有時清醒、有時不清醒,但是兒子在幫他灌食、清潔屎尿時,他都會一直流眼淚,應該是心疼拖累兒子了。」64歲阿雲姨在6月底因腦中風致失語、右半側癱瘓的69歲老伴阿根伯旁,哽咽著對記者說話。
報導•攝影╱楊光翔

阿典(中)幫中風父親擦澡,媽媽也在旁關心。

阿雲姨表示,夫妻倆與25歲獨生子阿典(何其典)及22歲媳婦阿恩租屋同住,「我眼睛因白內障手術失敗,左眼僅勉強能看出輪廓、右眼只能看到1公尺內東西,領有輕度視障手冊,3年前又不慎摔傷行動不便,生活依賴先生照顧,媳婦今年懷孕後期不適,辭掉幼稚園助教工作,家計就靠阿典在六輕做零工、先生老農津貼等補助共約4萬元維持。」阿雲姨接著說,「大家都在期待新生兒的來臨,未料6月上旬孫女出生後,家裡就發生一堆狀況。」語畢阿雲姨卻再度哽咽,說不出話。


獨生子辭工顧父 妻女返娘家

一旁正協助爸爸擦澡的阿典,只能暫停動作解釋:「媽媽是說我老婆生產不順、緊急剖腹的事,緊接著女兒又因體重不足需住保溫箱,好不容易6月底母女平安出院,爸爸竟又於同日中風送醫,狀況接二連三,處理起來真的很慌亂、無力。」阿典又說:「現在爸媽都要人顧,我沒兄弟姊妹分攤,只能被迫辭職照料,妻女則暫託岳母處,說來真的窩囊,但是我現在沒收入,真的沒得選擇,只希望爸爸能在這中風後半年的黃金復健期,盡量恢復自理,讓我可以去賺錢養家。」
阿雲姨無奈說:「我直到39歲才生了阿典這孩子,夫妻倆都很珍惜,但原本魚販生意每況愈下、家道中落,阿典高職畢業就去當志願役士兵、分擔家計,後來又因駐地外派,怕照顧不到我們,4年期滿後就回鄉做粗工,一直都在牽掛我們。」好不容易他成了家,「又因我們病痛陷入困難,不知道是不是我跟先生上輩子壞心腸,這輩子受處罰,最無辜的是還拖下這個孩子,真了然。」
安撫完媽媽,阿典趁空檔帶記者前去太太娘家關心,見到妻女後,阿典終於暫忘憂愁、露出笑容。阿典岳母阿珍姨說:「成家生子是人生大事,當初雖知道女婿家境不好,但知道他很顧家、有責任感,便尊重女兒選擇,現在他家有難,我們做親家的也盡力幫忙,小孫女胃腸不好需喝專用奶粉,加上尿布等開銷,每月至少8千元,都由我們支付。」阿珍姨接著說:「但我先生裝潢工收入不穩,家裡租屋,還有個兒子讀高中要開銷,要多抽出手幫忙女婿家就有困難了。」


阿典(左)返太太娘家探視新生女兒。

妻努力調養身體 盼能快找工作

阿典太太阿恩說:「娘家經濟不好,媽媽原本也須做手工貼補,但現在幫我調理身體跟帶女兒,目前也無法工作,常看到她煩惱,真的很不孝。公公中風半身癱瘓,連先生抱他都很辛苦,我也無力照顧,只希望能趕快休養好、出去找工作,減輕兩邊的壓力。」
醫院社工說:「阿典需同時照料父母,無法工作,家中僅靠老農、育兒津貼等補助共13384元,不敷阿根伯流質營養品、房租5千元及5口生活開銷,獲悉困境後便幫轉介蘋果慈善基金會。」基金會訪視後,已先自讀者「不指定捐款」撥急難金暫紓困。
當地公所說:「阿典因母親及岳父母均未滿65歲,仍計工作人口,不符低收資格,只能先幫申請中低收,但只能減免部分健保及醫療費,無實際補助。」
服務弱勢家庭的新世代關懷協會秘書長劉淑芳說:「少子化在急難服務中已成新議題,又因為社福邊緣戶,需外界關心共助。」


阿典(左)帶父親回診復健、針灸。

基金會編號:A4501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