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A4506 「人生一洗成黑白」腎疾父憂5口生計

基金會編號 A4506
記者初訪時,51歲阿清(陳清雲)正躺在病床洗腎,他無奈說,每周洗腎3次,像把他下半輩子判無期徒刑,把人生洗成黑白的,「我只有國中學歷,全靠勞力養家,如今虛弱沒體力上工,最小孩子才3歲多,一想到以後生活,很心酸。」
報導.攝影╱韓旭爾

阿清心臟裝有支架,每周還需洗腎3次,已無力做工。

阿清說,他年輕時曾跑船做漁工,近10多年都做建築綁鐵工,原本對自己的健康和體能很有自信,連感冒都很少,未料,2年多前先是因心絞痛掛急診,檢查出罹患冠心病,裝置心臟支架後也還能正常工作,「但身體一出毛病,問題就接二連三,去年4月回診追蹤心臟病況時,醫師告知腎臟功能不好、需服藥控制,結果治療沒效,去年9月時醫師說,沒有辦法了、要長期洗腎。」
阿清哽咽又說,當下他就整個人發軟、跪在診間,「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家裡3個小孩,他們還很小,我不曉得要怎麼辦?只能請求上帝幫助我,面對這個事實。」


3子女最小才3歲 租鐵皮屋打地舖睡

阿清說,他和41歲太太阿沁(林沁)生有6歲小豊和3歲小芭一對子女,並養育太太前段婚姻的15歲女兒小薇,過往他做綁鐵工,每月掙得2、3萬元扛家,太太顧孩子,如今他突然病倒,去年10月請領勞保失能給付約35萬元,在今年中已用罄於生活家用。
之後記者跟著阿清返回5口租住的鐵皮屋,客廳裡只有幾張塑膠椅和一台19吋小電視,睡覺時一家擠在一間房打地舖。阿清原本神情愁苦,一見么女小芭依偎上來要親親,才露出微笑。
太太阿沁說,以往一家生活簡單,但平實又幸福,先生老實又顧家,剛開始洗腎時,還想著要上工,只是才做半天,就頭暈不適體力吃不消,工頭擔心出意外要他回家休息,「我雖試著工作,但村裡3間幼兒園都不收未滿4歲幼童,么女小芭沒人帶,我只能趁阿清沒洗腎可顧孩子時,偶爾做農田零工,每月只能掙3、4000元,實在不夠用。」
阿清大哥阿貴說,父親已逝,母親92歲略有失智,一家手足3兄弟,阿清排行中間,小弟失業,「阿清原本個性樂觀又開朗,但洗腎後,整天愁眉苦臉,動不動就哭,擔心他會有憂鬱症。」阿貴說,他在工廠上班收入3萬多,要照顧老媽媽,「前幾天媽偷偷煮東西引起火災,還好及時發現,差點就把我們住的八八風災永久屋燒了。現在阿清家生活難過,我常買吃的和生活用品探望,偶爾幫他1、2000元,鼓勵他慢慢調養身體,等適應洗腎生活,或還有機會做輕鬆工活。」


阿清(右二)太太阿沁(右一)照料他服藥控制,圖左為3子女。

就服員「部落多勞力粗活」洗腎者難媒合

阿清說,經過近1年的心情沈澱,他已接受自己洗腎事實,「只是心臟、腎臟都不好,還可做什麼事?只能慢慢找,盼望能有合適工作,一天賺個2、300元都好。」阿清也說,他正排隊等待腎臟移植,希望有機會換腎重生,「讓我有機會再扛起當父親的養家責任。」
當地就業服務員說,偏鄉部落工作機會不多,多屬於勞力粗活,加上阿清每周需洗腎3次,工作時間的配合上也有困難,要媒合適當工作很不容易。阿沁讀國三的長女小薇說:「我現在還沒辦法賺錢幫忙,平時就幫媽顧弟妹,盡力幫忙家事。」
當地原家中心社工說,阿清5口家現領有低收、身障補助每月1萬4925元,扣除房租每月需4500元,僅剩1萬餘元,生活辛苦。阿清表姪女說:「我有天看到周日《蘋果日報》報導貧苦家庭,告訴表叔蘋果基金會可以幫忙,他要我幫忙打電話求助。」蘋果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撥款暫紓困。


讀國三的小薇(左)幫忙照顧年幼弟妹。

基金會編號:A4506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
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人氣(2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