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勒緊褲帶 給弱勢一個家 暖老闆救800街友

《壹週刊》獨家授權 作者╱陳昭妤

「我幾年前進去服刑,出來後房東不讓我住了,我沒地方可去,就來到這裡,還好老闆願意給我工作。」50歲的慧婷幾年前因吸毒入獄,出來後因無家可歸,來到張茗富在台中開設的清潔公司,眼前的她用刮刀細心清理著大樓玻璃,「每次看到玻璃被擦得很乾淨,就很有成就感,從沒想過我也能做好這樣的工作。」

放棄十萬月薪,張茗富投入做清潔公司,只想幫助更多街友。

慧婷口中的清潔公司,是張茗富5年前在台中開設的,和一般清潔公司不同,他專門聘用無家可歸的街友和身心障礙者,除了給他們工作,也提供宿舍讓他們居住。我自己有個重度自閉兒,知道弱勢的困難,幾年前勞工局來找我談,他說台中市沒有任何企業願意用這些街友,看能不能幫忙他減少這些街頭流浪者,我想說給他們一份工作,不管賺多賺少,讓他們能養活自己和家人。


棄月入十萬高薪工作

只是,聘用街友和有前科者,剛開始也遇到不少問題。「三天兩頭就出一些問題啊!有的要跳樓,有的要自殺,不然就喝完酒去亂,那段日子我們本來都受不了,是慢慢才找到方式處理。看到有些把他救回來,用自己存的錢到外面重新開始,都覺得很感動,十個裡面就算只成功兩三個,我也是甘之如飴。」
「玻璃要這樣刮才乾淨。」領著慧婷,張茗富仔細地教著清潔眉角,他曾是月入十萬的行銷經理,為了開設清潔公司,一切從頭學起,「現在的工作收入當然有差,但就是跟一般上班族差不多。我覺得就慢慢這樣子做就好,一方面可以幫助到人,一方面又能有一點收入養活自己。」


張茗富沒事就會到宿舍下廚,讓辛苦一天的街友有熱飯菜可吃。

這天的台中,傾盆大雨,張茗富準備了火鍋和水餃,在宿舍等著辛苦了一天的員工們回家。「好吃嗎?多吃點!」扒沒幾口,他又領著我們冒大雨外出,買了4、5袋的水煎包和蔥油餅,「雨天啊,街友一般都不會出去,會待在地下道,怕他們沒東西吃。」
果然一入地下道,成群街友或坐或臥,看到張茗富提著食物來無不興奮說著謝謝。望著他們,張茗富有感而發,「有些業主會給我們打壓,不太信任這些街友,但我們也是鍥而不捨地去拜託,請給他們一個機會。」「你看到的一些街友,很多曾經都是老闆級,有些都會跟我講,他們以前就是不懂珍惜,吃喝嫖賭亂來一大堆,導致妻離子散淪落街頭,但再請他投入這個工作的時候,他會更認真,因為他懂得珍惜。」


「不賺大錢只為助人」

確實,看著慧婷仔細清潔的背影,看得出她想藉這工作重新開始的決心。「家,這個字對我來說好像真的很遠了,但來到這裡會有想爬起來的感覺,雖然說很累,可是真的做得很開心,會想把這份工作當成我以後的職業。」慧婷有些興奮地說著。


在張茗富(左)帶領下,慧婷(右)慢慢從清潔工作找到生活重心。

清潔公司成立至今,張茗富已救回800名街友,其中3分之2成功重返社會。有時,跌倒的人需要的只是個機會。「我的事業雖然不是讓我賺大錢,但卻是讓我能去幫助人,這種是無形中的一些感動啦,會激勵你一直做下去。」地下道外,車聲、雨聲交疊。地下道內,卻因張茗富遞出的食物和機會,蒸騰而溫暖。


開清潔公司專聘殘弱

張茗富5年前於台中成立居家美清潔公司,如今台北萬華、新北汐止、桃園等地區皆有據點。專門聘用街友、身心障礙者、遭受家暴等離婚婦女,提供宿舍、工作機會,讓他們靠自己的力量重新開始。開設至今已成功救助800名街友,並有3分之2重返社會。


張茗富(右)固定會到地下道尋找街友,給他們工作機會。

攝影:吳致碩、許鴻財

更多報導,詳見《壹週刊》網站
https://www.nextmag.com.tw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