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A4693 難孕婦意外生子卻罹癌 憂11歲子沒爸又沒媽

基金會編號A4693
「親愛的耶穌爸爸,求您讓媽媽生病可以趕快好、平平安安。」11歲小耀低頭為罹患3期卵巢癌的媽媽禱告,一旁臉色蒼白的單親媽阿伶(宋慧伶)說,她人生唯一願望就是把兒子養大成人,「為了小孩,我一定會努力戰勝這個病。」
報導.攝影╱韓旭爾

阿伶(右)擔心抗癌失敗,憂兒無依,忍不住傷心落淚。

讀小四的小耀說,他以前上教會時,只會跟著人家唸聖經、唱聖歌,「現在我每次去很誠心祈禱,求上帝祝福媽媽,還給媽媽健康的身體。」小耀說,他曾聽人家說癌症不會好,「所以我很擔心,很怕媽媽會離開我,但媽媽有和我約定,她說一定能活到我結婚生小孩的時候…。」小耀說著聲音變得哽咽沙啞,淚水從眼皮間隙流下。
43歲的阿伶見狀安慰說:「小耀你要相信媽媽,答應你的事一定會做到,我絕對會好起來。」阿伶說,前陣子為了申請公所急難紓困金,到健保局去列印重大傷卡證明,「小耀看了問這一張紙是什麼?我對他說,這是大家都不願意拿的紙張,代表可能有一天就沒法呼吸了,但媽媽有信心將來有一天就不需用到重大傷病卡。」


生父在孩子5個月大時離開

阿伶3月時因腹部腫脹就醫,原以為只是腸胃小毛病,竟診斷出罹患卵巢癌,因已擴散腹膜,第一階段療程先做4次化療,6月底再評估手術。阿伶說,小耀生下5個多月時便與前男友分手,多年來她靠著做農務零工月賺2萬餘元養育兒子,「我年輕時就被婦產科醫生發現有單側輸卵管阻塞毛病,不易懷孕,雖和前男友感情沒結果,但不後悔生下小耀,當時就知道他是我這輩子唯一的孩子,看著他一天天長大,從抱在懷裡把屎把尿,到現在能跑能跳,很高興上帝賜給我小耀這個寶貝。」
阿伶說,雖然母子日子過得簡單、平凡,但她一直以為能順利陪著兒子長大成人,「我自30歲後,每年都做政府免費的子宮頸抹片檢查,一直都沒事,但沒想到卵巢會出問題,母子情份可能就要中斷了,小耀從小就沒爸爸,如果又沒了媽媽,他會很可憐,一想到這點,我的心就好痛。」阿伶說,這段時間治療雖很痛苦,「但為了兒子我告訴自己不能軟弱,就當作得了比較嚴重的感冒,要治療比較久的時間而已。」阿伶感嘆又說,她學歷只有國中肄業,出社會只能做勞力粗活,做了20多年薪水每月都只有2萬餘元,至少還能度日,「但現沒法工作,很擔心生活怎麼辦?」
阿伶說,父母已逝,一家4手足,她排行老二,其他3人工作都是零工性質,有做才有錢,協助有限,「我雖有交往約5年的56歲男友阿輝,他做除草、路燈施作零工,每月賺2萬元上下,要分擔前段婚姻讀高二、國二2女的生活、教育費用,在經濟上沒能力多幫,能做的就盡量抽空陪我跑醫院治療。」


阿伶(右)因化療副作用雙腿水腫,兒子小耀幫按摩。

小四子貼心做家事為癌母按摩

採訪時,小耀體貼又懂事,除主動做家事外,見媽媽因化療副作雙腿無力、水腫,也會幫忙按摩,他因對棒球有興趣,去年中參加校隊培訓,原本平時住校,只有周六日才能回家,但自從媽媽罹癌後,他放學後就天天回家。小耀說,媽媽生病變得很虛弱,「我想多點時間陪她,尤其媽媽說喜歡看我練習投球的樣子,我多投給她看,她心情好,病就能快點好。」阿伶男友阿輝說,阿伶難免會心情沮喪,「我常鼓勵她不要往壞處想,意志力很重要,要相信醫生,也要相信自己。」
阿伶大哥說:「上次阿伶住院,我為了寄5000元給她,還得工頭開口預支薪水才有辦法,真的很難過不能多幫她,但如果阿伶有萬一,無論如何我會盡力把小耀撫養長大。」
當地原家中心社工說,阿伶個性開朗好相處,對孩子教養很用心,工作上也很努力,有人叫工就去做,一家每月領有弱勢兒少生活扶助1969元,已協助申請公所急難紓困金1萬5000元。當地鄉代表說,陸續轉介數家慈善會,只能給予單筆數千元補助,如今阿伶需長期抗癌,生活面臨困難,故再轉介蘋果慈善基金會,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


小耀對棒球有興趣,正接受棒球訓練,他放學後在家練習投球。

基金會編號:A4693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