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單親癌男放不下失智父 憂子難撐2病

基金會編號:A4787
「阿再,你來看我啦。」住在精神療養隔離病房的78歲重度精障阿富伯開心地喊著兒子名字,一旁的52歲罹食道癌4期的兒子阿榮(林家榮)只是默默的整理帶來的奶粉、營養品,然後對記者嘆道:「阿再是我二弟,我是長子阿榮,阿爸已經認不出我是誰了。」報導•攝影╱江品璁

24歲的長子小智(左)幫忙罹食道癌4期的父親阿榮(中)灌食營養品,旁為16歲讀高2的次子小賢。

阿榮說,醫院護理師前幾周打來說阿爸缺乏營養,已經瘦了5公斤,要自費多帶些奶粉跟營養品來補充,所以才買了這些奶粉過來,花了2千多元,「我現在得食道癌4期沒辦法工作,這錢也是從低收補助6115元硬擠出來的。」在旁的父親阿富伯看著阿榮說:「阿再啊,我晚上都睡不著,醫院的護理師也都不讓我吃安眠藥,你能不能幫我跟護理師講。」


阿榮(右)到精神療養病房探視重度精障的父親阿富伯。

78歲老父醫院療養月自付5千餘元

阿榮好言安慰父親阿富伯,要他別太依賴藥物,阿榮轉頭對記者說,78歲爸爸從以前就有失智、憂鬱、躁鬱等問題,常在社區裡走失,也會到附近藥局診所拿藥,一次就吃幾十顆,住院多次,後來實在沒辦法,只好送到精神醫院住院療養,這一住就已經2年多了,每個月要補貼雜費5250元,「由我跟二弟阿再一同分擔。」阿榮對父親解釋說自己是阿榮,不是阿再,阿富伯只是驚訝道:「阿榮哪是長這樣,你什麼時候變這麼瘦?」阿榮也只是淡淡回父親:「沒代誌、沒代誌。」不願讓住院的父親擔心。
記者接著與阿榮回到家中訪視,阿榮因罹癌手術、放療的關係,已無體力爬樓梯,因此生活起居皆在約5坪的1樓客廳裡。阿榮說,自己跟前妻育有2子,老大高中畢業後就開始工作賺錢,老二讀高2,自己原本擔任清潔工育2子,一家3口住在約30多年的老宅裡生活還可以維持,但是今年6月初,自己吃飯糰時突然覺得喉嚨卡卡,食物吞不下去反而吐出來,隔天去照胃鏡,醫生馬上說是食道癌,整個喉嚨被腫瘤卡到剩約1公分,「以前都不覺得有生病,但醫生說已是第4期、末期了。」


小智(右)熟練地幫忙父親阿榮更換造口紗布。

24歲長子顧癌父請假過多被辭退

阿榮接著說,醫生將整個食道切除,做腸造口,現在都要從肚子這邊灌食營養品,沒辦法正常進食,9月底開始做放療,「喉嚨真的很痛,連吞口水都沒辦法吞,也沒體力,只能靠長子辭工照料。」在旁24歲長子小智說,爸爸從事清潔工一個月才賺2萬多,一家3口維持已經很吃力,所以高中畢業後就決定不升學,因為家裡沒錢還要背學貸,不如直接工作賺錢,這些年一直從事餐飲行業,「但爸爸罹癌後,常常住院,我只能請假去照顧,8月底工作就被辭退,靠低收入戶補助6115元跟慈濟單筆急難金1萬元生活。」
小智說,爸爸罹癌後身體很虛弱,要人照顧,自己也學會怎麼幫他的造口消毒換紗布,還在讀高2的弟弟則是有憂鬱、躁鬱等精神疾病,都有固定去身心科拿藥,今年8月爸爸住院時,他也曾想不開,吃了好幾十顆的藥,然後就昏迷了一整天,「把我們嚇得半死,我的照顧壓力其實很大。」
記者觀察在旁的16歲讀高2的次子小賢,確實動作較為煩躁,與記者說沒幾句話,就急著離開,也不願多與人搭理,不久又聽到他在房裡大呼小叫的聲音,阿榮嘆道,家裡真的是一團亂,自己生這個病,也不知道還能撐多久,「我也不求什麼,三餐可以溫飽就好,現在卻連三餐都有困難。」


里長協助調升低收補助1萬2千餘元

阿榮的二弟阿再說,家裡共4手足,姊妹已出嫁,三兄弟中阿榮排第一,自己也是中低收入戶,兩個小孩分別讀大學、高中,生活壓力也是不小,還要幫忙負擔父親住療養院的雜費,協力有限。未婚的大弟阿同則表示,自己長年靠打零工維生,收入也不穩定,還有骨頭痠痛的問題,自身也難保。當地里長則表示,阿榮一家為3款低收入戶,現因阿榮罹癌,請里幹事將低收升級為2款,到時可多領6115元共12230補助,但仍不敷阿榮3口罹癌開銷。
當地社福中心社工表示,阿榮罹癌後由醫院社工通報服務,已提供家庭成員情緒支持,因次子小賢情緒不穩,也與學校合作,希望同時介入關懷,先轉介慈濟基金會,獲得單筆急難金1萬元,後再轉介蘋果慈善基金會,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窘。


基金會編號:A4787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02-66016999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

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