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超乎你想像的CSI真相

在電視影集中,美國警察的犯罪現場鑑識人員(Crime scene investigators,CSI)穿著光鮮亮麗,有時罩著一件乾乾淨淨的白袍,在幾十分鐘的節目裡三兩下就把真兇抓出來。鑑識人員真正的工作與生活是這樣嗎?《華盛頓郵報》近日跟訪美國馬里蘭州喬治王子郡的一群鑑識人員,現場看到他們調查一處凶殺案的狀況。受害者中槍跌坐在五斗櫃旁牆邊,鑑識人員拿出鋸子,切開牆壁,想要找出消失在牆壁中的子彈。但是一路切下去後卻只能找到一些小鳥的遺骸。鳥羽夾在牆壁的空心磚與木板之間,間隙一路向下延伸三層樓,子彈可能就一路掉下去。鑑識人員蒙哥馬利警佐說:「所以呢,在電視上他們總是很快就找到證據,不過真正的狀況並非如此。」他說,想找到子彈,可能還要搜查好幾天,而不是電視上演的幾十分鐘。兇案現場是一處公寓,鑑識人員進入後,先用3D掃描機掃過室內一遍,以建立現場的3D電腦模型。鑑識人員拿編號的黃色小牌子標出可能的彈孔與血跡,拿袋子收集現場的菸屁股以及啤酒罐,希望能化驗出嫌犯的DNA。而犯罪現場有一項特性是電視演不出來的:臭味。屍體與血跡的嗆鼻味道,常讓鑑識人員進超市都不想接近肉舖區。現場遺留的食物常已經腐化,鑑識人員還必須一層層地翻開垃圾,尋找任何可疑的證據。鑑識人員也極力不去更動犯罪現場的狀況。以《華郵》跟訪的這起凶殺案來說,現場的音響仍在撥放,但鑑識人員只在開關上採集可能的指紋與DNA,不去關它。現場人員就在震耳欲聾的節奏藍調中,工作了7個小時。直到離開現場,都沒關閉音響。犯罪現場常有電視或音響大聲撥放,這也和電視演的不一樣。兇案發生前常有爭吵,開電視或音響可以掩蓋爭吵聲,或者開槍聲以及受害者的尖叫。受害者口袋裡的手機也常不斷響起。鑑識人員也不能移動屍體。凶殺案受害者屍體歸馬里蘭州政府保管,因此在法醫人員取走屍體去解剖前,鑑識人員不能動屍體。鑑識人員也不會在屍體旁邊用粉筆畫出屍體輪廓,因為這可能破壞現場證據。採集完證據後,鑑識人員面對漫長的化驗與分析過程。國際犯罪現場調查員協會主席鮑德溫說:「我從來沒有在1小時之內破案,也從沒有在(電視演的)5分鐘之內獲得DNA化驗結果。」鮑德溫估計,美國僅有不到5%的執法機關擁有全職的專業鑑識人員。證據經常沒有妥善收集或者保存,不像電視裡演得那樣乾淨俐落。鑑識人員也會遭遇心理創傷,需要與心理師諮商化解他們在犯罪現場看到的恐怖狀況。但是鑑識人員還是經常對死無對證的案件給出關鍵的答案。2年前,喬治王子郡一名父親綁架自己的女兒,與警方發生槍戰。2人都遭受槍擊而死。警方與他對峙時並不知道他帶著小孩,憂心是他們的誤擊殺死了小女孩。結果鑑識結果出爐,顯示是父親自己槍殺女兒後自盡。他們給了執法人員一個公道,給家屬一個答案。(陳家齊/綜合外電報導)
 



人氣(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