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矽谷急徵詩人和小說家

擅長寫小說也可到矽谷工作?隨著「虛擬助理」(virtual assistant)越來越夯,除了寫程式的工程師,矽谷還需詩人、喜劇演員、小說家或劇作家來創作人性化的虛擬助理,讓虛擬助理不只是協助人們完成任務的工具,而可像人一樣與使用者自然互動。但是,虛擬助理應該多像人?本在好萊塢寫劇本的艾文(Robyn Ewing)最近改到矽谷上班,她將構思故事情節的創意運用於創造虛擬護士Sophie,Sophie會詢問下載這項App的使用者,是否忘記吃藥、那邊不舒服,再將資料回傳給使用者的醫生。艾文說,如同創造小說人物,虛擬助理的創作者要賦予虛擬助理屬於他們的生命故事,「你必須創造出整個故事背景。」而這為什麼重要?艾文說,人們交付虛擬助理的任務其實都可自己完成,只是需要較長的時間,「因此,若虛擬助理無法取悅你,那有什麼用?」亞馬遜的虛擬助理Alexa不只隨時準備好回答問題,視對話情境還會發出「嗯」等表示遲疑的語助詞。蘋果系統的Siri講挖苦式的笑話,還會秀口技。新創公司IDAvatars和Sense.ly打造的虛擬護士Sophie和Molly除探詢使用者病況,還會鼓勵他們打起精神。據研究調查機構CB Insights及《華盛頓郵報》統計,過去這一年致力研發虛擬助理的新創公司已募資3500萬美元(約11.32億元台幣),這還不包括已發展虛擬助理的科技巨擘,包括谷歌、亞馬遜、蘋果、臉書和微軟等的投資。然而,當虛擬助理不再是生硬、冷酷的計算工具,很多隨之而來的問題,也成為虛擬助理創作者的挑戰。最明顯的例子是微軟最近推出的年輕世代人工智慧聊天機器人Tay,Tay在短短24小時內被網友教成納粹份子,講出激進的種族歧視言論,微軟只好讓她下架。另外,微軟的虛擬語音助理Cortana則遇到被問及支持民主黨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當總統或支持共和黨的川普(Donald Trump)。這些事件反映出打造人工智能的根本性難題在於,虛擬助理應是純功能取向或者能與使用者建立感情?這是虛擬助理創作者面臨最棘手的問題。當電腦能講話,變得人性化後,就掀開潘朵拉的盒子,讓電腦也出現人類的行為。日本機器人專家森政弘在1970年代提出恐怖谷理論(uncanny valley),指出當人們想讓機器人看起來像人時,會讓人不舒服、反感,人工智能新創公司Botanic.io.創辦人梅多斯(Mark Stephen Meadows)指出,許多人工智能創作者會故意加入某些元素,例如不對稱的臉,或講古怪笑話等,讓虛擬助理比較不像人,沒有這些「瑕疵」的機器人會顯得冷酷與陌生。(石秀娟/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翻攝《華盛頓郵報》

微軟語音助理Tay。翻攝網路

人氣(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