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日本八卦周刊殺出重圍

今年1月日本經濟財政再生大臣甘利明因涉入收賄疑雲請辭,2月時自由民主黨國會議員宮崎謙介因不倫戀向社會道歉並辭職,財經名嘴川上(Sean K)3月因謊報擁有哈佛學歷而聲名狼藉。這些獨家新聞都是日本老字號的《週刊文春》踢爆。這家創立於1926年的八卦周刊去年訪問日本經紀公司「傑尼斯事務所」還差點導致其旗下超人氣樂團「SMAP」解散。日本的新聞自由在6年前還被「無國界記者組織」評為全球第11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2012年再度回任後,新聞自由卻急速惡化,日前該組織公布的今年度新聞自由指標報告,日本已落到第72名。聯合國言論自由特別報告員凱伊(David Kaye)最近特地為此訪日,經過一周與官員及媒體的談話,他指日本的新聞獨立受「嚴重威脅」,對政府有權因報導不符政治中立而撤銷媒體執照的法律等管制媒體措施表憂心。受制日本總務省審核發照的權力,日本電視台不時處在失去經營權的陰影中,無國界記者組織指,日本政府在2013年通過《特定秘密保護法》後,媒體更屈服於壓力而自我審查。本月初,包括「日本放送協會」(NHK)資深主播國谷裕子在內的3名電視台主播都未再獲續約,據傳是因他們在訪問中常有尖銳提問,也對安倍政府的施政多所批評所致。國谷裕子說:「我感覺到必須服從命令的壓力越來越大。」她並補充說,「媒體也是共犯。」《週刊文春》總編輯新谷學指,政府有權撤銷執照等機制讓記者選擇只報導「不會出差錯的新聞」,例如政府的官方消息,「要有獨家新聞,你(記者)必須想要跑獨家,」但他說,「日本媒體,不論報紙、電視或廣播已不再積極挖掘獨家,因為風險太大。」為何《週刊文春》能在這樣的環境下突圍?新谷學指,除忠於事實與追究真相的精神外,《週刊文春》不會礙於財務面的現實而放棄追新聞,例如,調查甘利明涉嫌收受建設公司賄賂一事就花了近一年,「挖獨家需要時間和錢,且不是所有付出都有收穫」;此外,周刊也不怕因報導而吃上毀謗官司,他說,周刊已被告無數次,也曾被要求賠440萬日圓(約128萬台幣)。有傳言指《週刊文春》雇了私家偵探才有這些獨家消息,但該周刊否認。新谷學指,周刊或許因新聞線索付過約5000至9000日圓(台幣1492至2626元)不等,但僅只於此,沒有再多付。《週刊文春》的對手《周刊新潮》最近報導患先天性四肢切斷症的日本生命鬥士乙武洋匡的外遇新聞,同樣令讀者震撼。英國廣播公司(BBC)問了個有趣的問題,為何報紙或廣播、電視等主流媒體無法領先報導?BBC指出,日本政府只准主流媒體記者與官員接觸或參加記者會,包括BBC在內的外國媒體、自由撰稿記者、周刊記者都不得其門而入,政府為了管控資訊而做此限制,被拒於門外的記者則有更多報導自由,日本民眾也從此得到與主流媒體不同的觀點及新聞真相。(石秀娟/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翻攝網路

人氣(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