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民國船王家族掀起爭產大戰

民國初年的中國船王陳順通,一家四代耗費70多年光陰為自家貨輪在二戰時遭日方徵用後全毀的損失向日方索償,2000年終於獲得勝訴,卻因日方賴帳,直到2014年才在上海法院協助下,以扣押日本商船的方式讓日方交出約11億元台幣的賠償金。但費盡心力才得到的鉅額賠償,兩年多來竟存留在上海法院中,無法發出,讓這起原本被視為「中國之光」的「日本二戰賠償首例」陷入賠款無法發出的尷尬境地。整起事件必須從1936年說起,當時已創立「上海中威輪船公司(Chung Wei Steamship)」並擁有4艘貨輪的陳順通,將旗下貨輪「順豐號」與「新太平號」租借給日本大同海運株式會社,隨後遭日本海軍徵用,中威不但沒收到租金,旗下另兩艘貨輪也在國民黨政府要求下,以「阻擋日軍進犯」為由弄沉於長江口。中威所有資產均化為泡沫。對日抗戰勝利後,國民黨政府曾就兩艘長江沉船給予中威象徵性的補償,但當中威向日本大同海運索討另兩艘被日軍徵用的貨輪時,才獲悉一艘已在戰爭中被擊沉,另一 艘在颱風中損毀。陳順通於1949年含恨去世,隔年陳的長子陳洽群以難民身分進入香港,當他離開上海時,全身上下帶走的「財產」只有一張中威與大同海運租賃契約,作為對父親的紀念。在香港的生活安定下來後,陳洽群於1970年向日本東京法院提告要求索賠,但官司打了四年,花掉東京法院以「超過訴訟時效」為由宣告敗訴。直到1988年,兩名在香港出生長大的陳順通孫子,再向上海法院提出訴訟。當時日本大同海運已併入日商三井株式會社,官司纏訟長達19年,終於在2007年由陳家獲判勝訴,案件並在2010年勝訴定讞。但陳家勝訴後卻拿不到賠償金,因為日本三井遲遲不願付錢,上海法院在2014年透過扣押三井貨輪的方式迫使三井在5天內繳清約11億元台幣的賠償金。殊不知,此舉卻開啟新一輪、令人不勝唏噓的「爭產官司」。賠償定案後,不曾參與求償的中國陳家後人卻一個個冒出來,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分配賠償金。儘管香港的陳家後人持有陳順通遺囑,其中寫明中威公司若有相關賠款均交予長子陳洽群及其後人,但陳家在中國的親屬卻向法院提出訴訟,指遺囑違反中國法律,要求賠款應平等分配給後人。其實早在20年前,陳順通的遺囑經上海法院審理確認其效力,他在中國的後人卻為了分得鉅額賠償金,計劃對該遺囑重啟訴訟。此外,更有自稱為陳順通「非婚生孫子」出面,向法院要求以陳家後人身分分配相關賠償金。在重重官司纏訟下,日本三井所提交的賠償金,兩年來被迫存留在上海法院,無法執行。高達11億元台幣的賠償讓陳家後人「眼紅」,進而掀起爭產大戰令人感嘆。(大陸中心/綜合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三井貨輪遭上海法院扣押。資料照片

民國船王陳順通。翻攝網路

陳順通長子陳洽群(中)與日本律師討論案情。翻攝網路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