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消滅茲卡疫情靠基改蚊子?

正在南美洲肆虐的茲卡病毒(Zika),目前無藥可醫,沒有預防針可打,而被感染的孕婦可能生下「小腦症」嬰兒。茲卡病毒的病媒埃及斑蚊不只存在南美洲,北美、亞太到台灣都有大量的埃及斑蚊,世界衛生組織(WHO)稱茲卡疫情已成為全球危機。那麼,如果有辦法改造埃及斑蚊的基因,讓埃及斑蚊大量滅絕,是不是當下應該採用的最佳辦法?美國《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報導,英國Oxitec公司開發出一種帶有自毀基因的雄性埃及斑蚊,一旦釋放到野外,與雌蚊交配,生下來的幼體將無法活到成年。Oxitec已在巴西東南部城市皮拉西卡巴(Piracicaba)做過野放實驗,結果發現效果非常良好。當地的埃及斑蚊數量在8個月內銳減82%。但人類使用「生物兵器」對抗害蟲害畜,失敗的歷史血淚斑斑,讓許多人質疑基改蚊子只會帶來更多問題。例如:夏威夷曾在1880年代大量引進貓鼬,希望撲滅危害甘蔗園的鼠患,結果貓鼬不只捕鼠,還大舉捕殺當地的鳥類,鼠患未除,生態卻陷入危機。1930年代,澳洲也在甘蔗園引進有毒的美洲巨蟾蜍,希望撲滅危害甘蔗的甲蟲,結果巨蟾蜍大舉捕食當地物種,本身就變成害蟲;甲蟲則依舊大量繁殖,侵害甘蔗根與甘蔗葉。人類再次完敗。一說到基因改造,許多民眾馬上就想到《侏儸紀公園》電影中基改恐龍失控的情節,心生恐慌。美國賓州大學「安能堡公共政策中心」今年2月的民調顯示,逾三分之一美國人相信茲卡病毒疫情肆虐,是因為「基因改造的蚊子」在傳播病毒,雖然實情絕非如此。Oxitec宣稱,他們的基改埃及斑蚊有多項優勢,相當安全。包括他們釋放的基改埃及斑蚊是不會叮咬的雄蚊,因此不會助長疫情;他們採用的基改策略是讓埃及斑蚊後代滅絕,而不是改變叮咬習性,因此並不會讓埃及斑蚊叮咬得更兇猛,助長疫情。《大西洋》報導,考慮到其他撲滅病媒蚊的作法其實並不特別安全,也不省事,對生態體系同樣有害,採用基改蚊子的做法因此更值得考慮。目前撲滅病媒蚊常見做法就是噴灑殺蟲劑,紐約大學醫學院教授卡普蘭(Arthur Caplan)表示,殺蟲劑不只殺蚊子也殺害其他的昆蟲,是全面性的毒害,而基改蚊子「像是來福槍,可以準確打擊病媒蚊」。生態環境中少掉蚊子,是否會造成不可預期的打擊。科學家對此沒有答案,但Oxitec的昆蟲學家麥肯米(Andrew McKemey)指出,埃及斑蚊不只散播茲卡病毒,也是登革熱、黃熱病等疫疾的病媒,全球40%人口受埃及斑蚊散播的疾病威脅。消滅埃及斑蚊的獲益應該勝過可能的代價。蚊子多產的特性,也讓「量產」基改埃及斑蚊很有機會達成。麥肯米說,一隻母蚊可以在1年內繁衍出10億隻後代。Oxitec認為基改蚊子的費用應該低於常規的消除積水、逐戶噴灑殺蟲劑的做法,不過沒有透露確切花費是多少,因為最終費用要看實施的規模有多大。世衛組織已建議,對抗茲卡病毒應考慮採用基改蚊子的選項。許多美國人也開始認為應該考慮基改蚊子的作法。安能堡公共政策中心3月的民調顯示,53%美國人強力贊成或者贊成用基改蚊子對抗疫情。美聯社與普度大學執行的另一民調,更顯示高達78%美國人支持用基改蚊子對付茲卡疫情。(陳家齊/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埃及斑蚊。法新社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