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BBC記者北韓驚魂記

上月底跟隨以色列化學家切哈諾沃、挪威經濟學家基德蘭(Finn Kydland),英國生物學家羅伯茲(Richard Roberts)等3名諾貝爾獎得主,受邀到平壤參訪的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傅東飛等3人組成的採訪團隊,在參訪結束欲搭機離開時,竟遭北韓當局扣留,傅東飛更被單獨關押10多小時,最後在北韓壓力下被迫為自己的報導做出道歉,最後遭驅逐出境,於5月9日抵達北京重獲自由的傅東飛(Rupert Wingfield-Hayes)近日將當時的經歷完整記錄,在BBC網站公布。傅表示,其在北韓參訪期間,「如果沒有5個官方派出的隨行監督人員陪同,我哪兒也不能去」,他透露「晚上,BBC團隊都集中在有人看守的小區內的一個非常熱的別墅中。我們和每個人都發生了矛盾。我們的北韓監督人員已經很公開地敵視我們。」果然,當傅東飛與另兩名採訪同仁在機場準備登機時就出事了。「在平壤飛機場的女移民官花了很長時間檢查我的護照。當她最終在我護照上蓋章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通過安檢去了登機口。當時我就感到很奇怪,但是卻沒有馬上引起我的警惕。」隨後,傅東飛被叫到房間內,要檢查他數位錄影機內的檔案,傅東飛告訴對方自己正趕著搭機赴北京,卻得到北韓官員答:「飛機已起飛了。你不會去北京」,傅心想:「天呢,這是真的。我的飛機要起飛了,我卻被留在了北韓。」因為與同行團隊分離遭單獨帶走訊問,傅東飛備感孤立無援。北韓當局將他押至平壤一間飯店的會議室,稱他發布的報導污辱了北韓人民,要求其承認錯誤。「臉色陰沉」變「醜陋」 「嚷」被指人像狗
「他們拿出來3篇在BBC網站發表的文章,那都是我在3名諾貝爾獲獎者訪問期間的報導。」傅東飛引述官員的訊問,包括「你認為北韓人民都很醜陋嗎?」、「你認為北韓人民有著像狗一樣的聲音嗎?」,在傅東飛否認後,官員再度逼問傅「那你為什麼寫這些東西?!」北韓官員出示部分被認為「侮辱北韓」的文章,原文如下:「The grim-faced(臉色陰沉的) customs officer is wearing one of those slightly ridiculous oversized military caps that they were so fond of in the Soviet Union. It makes the slightly built North Korean in his baggy uniform comically top heavy. "Open," he grunts, pointing at my mobile phone. I dutifully punch in the passcode. He grabs it back and goes immediately to photos. He scrolls through pictures of my children skiing, Japanese cherry blossom, the Hong Kong skyline. Apparently satisfied he turns to my suitcase. "Books?" he barks (他嚷道). No, no books. "Movies?" No, no movies. I am sent off to another desk where a much less gruff lady is already looking through my laptop.」文章部分字樣被黑筆畫下記號。傅東飛表示當看到這篇文章時心想,「他們不是真的吧?」他們把「臉色陰沉」(grim-faced)理解為「醜陋」(Ugly),而說我使用的「嚷(Barks)」是在顯示我認為他們聽起來像狗。儘管感到不可思議,傅東飛仍向官員表示,自己文章要表達的意思與他們的理解不同,但北韓官員卻告訴他「我學過英語語言文學,你認為我不理解這些詞的意思嗎?」因為不肯「承認錯誤」,北韓官員不但逐字逐句地檢查傅東飛的文章,更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地重覆對傅展開譴責,沒有止境。「每兩個小時他們會休息,另外一組接替。他們開始使用『嚴重的罪行』這個詞。」此外,北韓官員更懷疑傅東飛在赴平壤參訪前,與南韓當局勾結,不斷質詢他,「你來平壤之前與韓國媒體見面了嗎?」、「你是不是和他們串通編造了反對北韓的宣傳?」審訊期間,傅東飛連上廁所,也都被兩名人員監督,「一人站在小便池旁邊,一個人站在我身後。」主管救援 兩人被迫寫下道歉信幸運的是,在他遭審訊期間,平壤還有另一組由BBC亞洲區總編周飛鵬(Jo Floto)帶領的採訪團隊,周及時獲悉傅東飛等遭審訊關押的訊息,透過北韓外交部才得以與傅會面。為了讓傅東飛能脫困,周與傅兩人被迫簽寫下「道歉信」,北韓官員甚至還要求錄製傅東飛大聲讀出道歉信內容的畫面但遭拒。經過10個多小時折騰,傅東飛被送往北韓外籍記者駐紮的「羊角島酒店(Yanggakdo Hotel)」,5月8日被北韓驅逐出境。傅東飛回憶,「他們為什麼選擇要拘押我然後把我驅逐出境?我猜是高層的某個人認為我的報導給諾貝爾獲獎者訪問的成功造成了影響。平壤非常渴望得到認可。他們的平壤之行對於北韓政府非常重要。他們向這3位諾貝爾獲獎者顯示了國家最好的一面。他們見到北韓最聰明的學生。而我們的報導對於這個計劃具有威脅性,他們需要做出一個先例。」「但是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們這樣做讓我有機會見識到了北韓黑暗的一面。我被關押了10個小時。在這期間,我看到了在北韓要讓一個人失蹤是件多麼容易的事情。我感受到了其中的恐怖:被單獨關押、被指控自己沒有犯下的罪行,以及被威脅會受審而證據無關緊要,且毫無疑問會被定罪。」(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BBC記者傅東飛。路透

傅東飛重獲自由抵北京。美聯社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