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中國有問題都怪外部勢力

中國當局最近在一連串引發爭議的事件中指責「外部勢力」介入,使得「外部勢力」成為官方話語中曝光率最高的關鍵字之一。從銅鑼灣書店風波、烏坎警民對峙、玉林狗肉節爭議到還未出爐的南海仲裁,中國處處指責外部勢力在「煽動、策劃和導演」。其實,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以來,所謂「外部勢力」就成了中國在政治,經濟和外交問題上屢試不爽的代罪羔羊。香港佔中、股市崩盤、南海危機,都成了當局加緊防範外部勢力,加強社會控制的理由。外部勢力為何在中國官方語言中佔有如此重要的地位?體現什麼思維?所謂外部勢力到底是誰?美國之音特別訪問旅居美國的中國作家陳破空、時事評論家曹長青、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中天新聞華盛頓特派員臧國華。陳破空指出,樹立外部假想敵,把國內問題歸結為外部勢力操縱的結果,藉以轉嫁矛盾、轉移視線,是所有極權政府的慣用手段。中共當局把這一手法發揮到極點。發生在中國的民眾請願與抗議活動,包括香港、西藏、新疆的自治或獨立訴求,在中共的宣傳喉舌裡, 統統成了外國勢力插手和操縱的結果。曹長青表示,用「外部勢力干預」做藉口進行獨裁統治,是專制者的慣用手法。這種說法之所以能在一定程度上奏效,主要就是它可以煽動民族主義情緒,用「我們」和「他們」,內部和外部,把自己內部問題扭曲成兩個種族的問題。要改變這種思維和做法的重要途徑,就是實行民主,用民主主義取代民族主義。用民意(選舉)來改變領導人和其錯誤的政策,使他們無法再把自身問題推給給外部。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動物農場》和《一九八四》都是描寫總結共產老大哥世界的經典作品,揭示共產國家給民眾洗腦的專制方式。這也是中共慣用手法,從天安門事件到今天的烏坎事件,都是用外部勢力來回避和掩蓋自己內部,尤其是專制者本身的問題。楊建利反問,中共政權每年花100億搞國外宣傳,為什不能做到煽動民主國家的人民顛覆其政權,為什麼中國民眾被外部勢力一煽動就起來?臧國華認為,中方所稱的「敵對勢力」的確存在,但首先是它自己製造的,因為沒有中共的敵視和打壓,這些勢力例如海外民運、藏獨、疆獨、台獨及所謂的反華勢力就不會存在。至於每當中國國內出事,當局立即指責「境外勢力」煽風點火,完全是卸責和轉移焦點的把戲。通常是國內某地先出事了,國外的民運民權組織發聲支援,而不是因為這些組織的發聲和支援才導致國內出事。(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人氣(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