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悲歌﹗為了榮譽她燒死女兒

上月,巴基斯坦拉合爾市,18歲女子琪娜特(Zeenat)遭到母親勒喉到瀕死之際,母親還往她身上倒汽油後縱火,將她活活燒死。之後,母親爬上房子屋頂朝鄰里大吼:「我殺了我的女兒,挽救了我的名譽,她再也不能令我蒙羞了!」琪娜特所犯的罪,是擅自嫁給了青梅竹馬的玩伴。另一案中,母親將懷孕的女兒割喉,一屍兩命,因為她不願聽從家裡安排的婚事,堅持嫁給自己選擇的丈夫。還有一案,發生於巴國阿伯塔巴德,一名少女遭凌虐、注射有毒物,再綁在汽車座椅淋油燒死,因為她幫助朋友私奔。這些都是近期發生在巴基斯坦的「榮譽處決」(honor killing)。所謂「榮譽處決」,或「名譽殺人」,是指被害人遭家人、家族、部族或社群,以「維護家族名聲」之名殺害。雖然巴國依「伊斯蘭教法」施行榮譽處決由來已久,但近來殺人手段卻愈來愈殘暴駭人,令即使熟知榮譽處決的巴國人也驚怖不已。■每天3人被處決
除了手段殘暴,被害人數也急遽增加,巴基斯坦人權委員會統計,2013年,869名女性死於榮譽處決;隔年,1055名女性死於榮譽處決;去年共1096人因此而死,也就是,平均每天有3人遭因此送命,而這些都只是登記有案的數字。過去數十年,巴國政府或軍事強人執政時,仰仗伊斯蘭教支持,所以官方支持伊斯蘭教法,因此伊斯蘭教法以及其執行者,多為家族長老、地方耆老等,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威。不過目前巴國1.8億人口70%都在30歲以下,這些科技、網路世代增加了對外界的認識與連結,許多年輕人已明目張膽地批評傳統。人權及女權團體也認為,愈來愈多女性受教育後,年輕世代逐漸掙脫老一輩指揮,女權運動者瑟瑪德(Marvi Sirmed)說:「那些厭惡女性、極端主義的舊秩序已經分崩離析。」終身奉行「伊斯蘭教法」的耆老為了展現權威,只好用更加殘忍血腥的手段施行榮譽處決,用以殺雞儆猴,威嚇年輕人聽命。律師拉加(Salman Akram Raja)說:「新舊的鬥爭中,我不相信舊秩序會贏,但是它會以很暴力的方式墜落。」■母親燒死琪娜特
被燒死的琪娜特(Zeenat)有2個姊姊,都違抗了母親的命令,嫁給心儀的男子,琪娜特是母親挽救家族名聲的最後機會,母親為她找了個能拉抬家族地位的男子當丈夫。但是琪娜特的心早就給了哈山汗(Hassan Khan),初相識時他14歲、她12歲,兩家住得很近,青梅竹馬的玩伴慢慢變成愛侶,琪娜特不願意嫁給母親屬意人選,今年5月,琪娜特和哈山汗登記結婚,以為這樣能迫使母親接受事實。婚後幾天,母親出現在新婚夫婦家裡,她要琪娜特回娘家住幾天,好好辦個婚禮,顯示她是體面出嫁,讓她和娘家都有面子。琪娜特以為母親終於接納了婚事,高興返家,結果卻是母親下毒手,讓她烈火焚身而亡。■《反恐法》制裁兇手
基於伊斯蘭教法,巴基斯坦法律規定,若被害人家屬原諒兇手,兇手不會被判罪。這使得「榮譽處決」的犯行者往往不會遭判罪,因為這些兇手自己就是被害人的家屬,其他親友也不願犯行者因拯救了家族名聲入獄。不過在愈來愈多殘暴的「榮譽處決」引發民眾反感後,狀況出現轉機,年輕人猛烈批評政府,以及為政府提供法律建議、最具影響力的伊斯蘭團體「伊斯蘭教義理事會」(Council of Islamic Ideology),理事會終於在6月裁定「榮譽處決不符合伊斯蘭」。巴國總理夏立夫(Nawaz Sharif)的政府,也正悄悄地轉變,雖然他與伊斯蘭強硬派友好,但飽受貪污、政府積弱的批評,急於做出改變,且他也意識到巴國極端、容忍度低的形象,不利商業發展,夏立夫多次矢言建立「自由、現代的巴基斯坦」,也承諾將立法讓犯下榮譽處決的兇手無法逍遙法外。琪娜特的母親和一名幫助母親將她榮譽處決的兄弟,目前都被警方羈押,檢警以《反恐法》將這對母子起訴,因為他們的犯行是引發大眾恐慌的「恐怖行動」。拉合爾市警方高層說:「這是冷血謀殺,而且造成恐慌,所以符合《反恐法》。」■鰥夫珍藏的情詩
相較於政府的動作,扭轉民眾的觀念更為困難,琪娜特的鄰居們談起本案,多半認為母親做了正確的決定,不應該受審,一名女性鄰居說:「維護家族名譽是身為女兒的天責,有個令你蒙羞的女兒,不如一開始沒生下她。」這名鄰居自己有個女兒,她大嘆:「教育毀了現在的女孩,她們一上學就出問題,看到男生就戀愛了。我絕不會讓女兒上學,這就是解決之道。」對於琪娜特的慘案,鄰居說:「這給所有的女孩上了很好的一課,告訴她們要好好維護家族名聲,不要令家人蒙羞。」琪娜特的丈夫哈山汗珍藏著她的拖鞋、衣服,一個刻著「Love」的紅杯子,他的皮夾裡藏了一張折疊著的餐巾紙,展開來有琪娜特的字跡,她用英文和烏爾都(Urdu)文寫了詩:我愛你,我吻你
我愛你,我想你
我每一口呼吸都是你的名字
我在每個夢境看著你
我無時無刻都想見到你哈山汗輕聲說:「我們非常相愛。」他的手機裡都是琪娜特的自拍,笑容燦爛。他說琪娜特在娘家時曾經跟他通電話,說母親變得憤怒,他安慰妻子別擔心,只是在娘家小住幾天,他就會去接她回來,沒想到從此陰陽兩隔。「100種想法從我腦子裡飛過,第一個想法是想殺了我自己,接著我又想要殺了她家人。現在我改變想法了,我要打這場法律之戰,兇手沒有受到懲罰前,我都無法得到安寧。」他看著手機中妻子的倩影說:「我希望她的母親被處以絞刑,兇手必須被懲罰,這類的事才可能結束。」(簡竹君/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傷心的哈山汗,展示妻子寫在餐巾紙上的情詩。美聯社

哈山汗手機裡都是妻子琪娜特的照片。美聯社

琪娜特的母親已被警方羈押。美聯社

哈山汗在妻子墳上撒滿玫瑰花瓣。美聯社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