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遲了21年的葬禮

這個月中旬,上萬人聚集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波赫聯邦)」的雪布尼札(Srebrenica),為21年前慘死的親人舉行葬禮,1995年8千名穆斯林男性,在此遭「種族滅絕」屠殺。每年這裡都會舉行紀念儀式和葬禮,52歲的杜瑞其(Fatima Duric)在場埋葬她的丈夫:「這麼多年過去,終於找到他的屍骨,其實也只找到幾根骨頭,我把找到的全埋了。」她和其他死者親屬,俯趴在棺木上哀泣,口中唸唸有詞。當年8千名死者還有逾千人不知屍骸何處,而生者只能承受時間也無法沖淡的悲慟。每年都找到新骸骨1991年歐洲共產政府垮台,隔年波士尼亞公投決定脫離南斯拉夫獨立,境內塞爾維亞族在鄰國塞爾維亞、蒙特內哥羅支持下,企圖以武力分裂國土,與波士尼亞穆斯林爆發流血衝突。1993年波士尼亞內戰爆發,至1995年12月結束,塞爾維亞族奪走20萬條生命,而發生於1995年7月的雪布尼札大屠殺,5天內超過8千名穆斯林男性喪生。波士尼亞內戰開打後,聯合國宣布雪布尼札為平民安全區,駐有維和部隊,不過1995年7月11日,塞爾維亞族民兵(包括塞爾維亞軍)開始攻擊附近村莊,平民逃往雪布尼札難民營,但民兵攻入難民營,且人數、武器都優於維和部隊,維和部隊只能眼睜睜看著穆斯林家庭在哀號哭叫中被拆散,男性被抓去處死,逃進樹林避難的許多女性也遭追殺。8千名男性死者被集合埋入萬人塚,但塞爾維亞族試圖掩蓋罪行,又挖出遺體分散到100個不同地點重埋,過程中,許多半腐的屍骨被挖土機等大型機具搞得支離破碎,21年來,這附近年年都能發現新的遺體,當局靠DNA辨認身份,於是每年7月這裡都會繼續舉行葬禮,到今年為止,能辨識身份又已埋葬者不足7千人,仍有超過千人遺體散在各處。波士尼亞屠夫上訴位於荷蘭海牙的聯合國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ICTY),至今依「種族滅絕」等罪已判本案中6人有罪,當年主導屠殺的「波士尼亞屠夫」卡拉迪奇(Radovan Karadzic),今年3月遭判40年,但本月上訴。當時的塞爾維亞軍事首長穆雷迪克(Ratko Mladic),目前仍受審中。雪布尼札的紀念儀式就在墓園舉行,這裡也是當年維和部隊駐守處,8千人葬身之處。今年的葬禮埋葬127人,最老77歲、最小14歲,因為大屠殺對象為男性,來參加葬禮的多為女性,埋葬她們的父親、丈夫、兄弟、兒子。67歲的美米說:「我本來有丈夫、有2個兒子,但現在只剩下3個冰冷的墓碑讓我擁抱,還有至死都無法釋懷的悲傷。」62歲的喬克波維奇指著一具棺木說:「那是我兄弟,我的痛苦無邊無際。7年前,在樹林裡發現了他2塊骨頭,最近又發現更多,我們決定把到目前為止找到的部分下葬。」塞族不認種族滅絕過往,若干塞爾維亞族或塞爾維亞官員會參與悼念儀式,但今年在死者家屬堅持下,首次沒有任何塞爾維亞官員參與。家屬的憤恨來自於塞爾維亞官方和波赫聯邦的塞爾維亞族至今都不承認「種族滅絕」。波赫聯邦的塞族共和國總理多迪克(Milorad Dodik)本月仍堅持:「那不是『種族滅絕』,塞爾維亞族永遠不會承認、不會接受這個字眼,因為這件事根本沒有發生。」去年同樣不承認種族滅絕的塞爾維亞總理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到場參與紀念儀式,憤怒家屬朝他丟鞋、石塊、水瓶,他在保鑣護衛下狼狽逃離。一名參加葬禮的人說:「21年了,儘管國際司法單位都作出判決,他們(塞爾維亞族)還是不承認,他們持續在傷害我們。」57歲的蘇奇悲憤地指著一列又一列的白色石墓碑:「怎麼有人能說這不是種族滅絕呢!」波赫主席團主席、波士尼亞族代表伊澤特貝戈維奇(Bakir Izetbegovic)說,想要讓一個罪行過去,第一要件是犯行者面對懲罰:「我們必須從歷史中學習,讓過去的教訓成為今日的和平、理解與容忍。想要消滅其他人者,永遠會先自我毀滅。接受並理解真相,才是和解的第一步。」(簡竹君/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路透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