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我在中國黨媒工作的日子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秉持民族主義路線,多次對美國、日本乃至台灣、香港事務發表措辭激烈的社評,甚至被批評煽動仇恨與造謠,不少外媒稱之為「小報」(tabloid)。《環時》經常嚴詞反對「外國勢力」干涉中國內部事務,但該報英文版卻仍須仰賴「外國專家」才能出版。美國《大西洋》旗下新聞網站Quartz報導,《環球時報》的英文版與中文版各自獨立運作,英文版目前約有20名外籍編輯,和其他在中國官媒工作的外國人一樣,被稱之為「外國專家」。他們與本地記者一起工作,負責報導、編輯一切無涉政治的新聞。曾於2009年至2012年在《環時》英文版擔任編輯的米契爾(Justin Mitchell)透露,當時報社為他負擔每月3000元人民幣(約1.4萬元台幣)房租,另付月薪1.9萬元人民幣(約8.8萬元台幣),社內當地員工月薪僅約3.7萬元台幣。這樣的收入在中國雖屬高薪,但仍遠低於美國、澳洲等西方國家的新聞工作者。米契爾說,老外願在《環時》工作,各有理由。有些人想待在中國,又不想教英文,於是選擇《環時》;也有人滿懷理想,「想將《環時》改變成西方觀點刊物」。另一名前外籍員工則說,這份工作讓他能告訴別人「我曾經為中共宣傳機器工作」,「這比什麼都有意思」。2009年曾在《環時》英文版擔任評論版編輯的柏格(Richard Burger)說,他的職責包括協助中國記者改善英文寫作,「我自覺有點像老師,要努力修改一些完全用『中式英文』(Chinglish)寫的文章。」曾在該報擔任財經記者的前中國籍員工Albert Sun就「非常感激」這些外國專家幫助他增進新聞報導技巧,包括介紹他看美國優質刊物《紐約客》(The New Yorker)。對於一些中國記者來說,在《環時》工作其實不怎麼光彩,因為其聲譽遠不如《財新》、《新京報》等以調查報導著稱的媒體。Albert Sun就說,他總是跟別人強調自己是在《環時》的英文版工作,「這樣讓我自覺和那些糟糕的社評比較沒有關係,我也是有良知的。」他後來還是離職了,主因正是遭同業嘲笑,自覺「名譽受損」。米契爾說,《環時》管理階層是中共的「真實信徒」,但基層年輕記者大多只是想在新聞業有一份工作。該報一項每周召開的會議只讓中國籍員工參加,總編輯胡錫進會大談該報發行量與影響力,而非編輯方針。一位不願具名的前外籍員工說,《環時》的內容其實不乏佳作。因為該報最為人矚目的焦點是由胡錫進及其他左派評論者撰寫的民族主義社評,「報紙其他內容都只是充版面」,因此一些記者能放膽報導關於同志權利、工人抗爭、少數民族等進步議題的新聞。柏格回憶,《環時》2009年甚至報導過上訪人士被關進黑牢的新聞,讓他非常驚訝。背後真相則是,這些黑牢是由地方警察非法設置,「中央政府也想讓這些黑牢消失,因此批准刊登」。 (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翻攝Quartz

人氣(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