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美女作家筆下的階級論

2歲中國美女作家郝景芳,以科幻小說《北京折疊》近日在美國獲得雨果獎中短篇小說獎,力壓驚悚大師史蒂芬金的《訃告》摘得桂冠,是繼作家劉慈欣後,再有中國作家獲此殊榮,其小說裡的「階級論」更成為話題。畢業於北京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博士班的郝景芳,大學時開始創作小說,雨果獎是她首個國際獎項。2012年,她花3天時間寫完《北京折疊》,發表在清華水木BBS上,在她筆下的22世紀北京城,能像變形金剛一樣折起來,空間被分為三部分。第一空間裡的當權者享有完整的一天24小時,第二空間的中產白領和第三空間的底層工人各自分到一天裡的白天和夜晚。每到清晨,大地翻轉,城市折疊,不同階層的人在完全隔絕的時空裡過著各自的生活。跨越階層的通道極其狹窄,並且需要鋌而走險。一般來說,這類小說的經典模型是上層壓榨下層,由此爆發衝突,但《北京折疊》裡,衝突看似始終沒有發生,小說主角老刀為了給人送信,從第三空間來到第二空間又進入第一空間,最後帶著第一空間的信回去了,既無生離死別也無天人交戰。老刀是第三空間兩千萬垃圾工當中的一員,但事實上,由於生產力的發展,機器早已可以代替人處理垃圾,老刀們只不過是出於安置需要而被保留了工作。反抗無從發生,因為連剝削者都不存在了--老刀們面對的是無物之陣。澎湃新聞網引述北京師範大學教授、科幻文學作家吳岩表示,以往反烏托邦小說的典型模式,就是「階層的二元對立」,「例如上流社會和貧民、統治者和被統治者」,但郝景芳卻在《北京折疊》加入中產階級,他認為,「讓這個故事具有更冷峻的現實感。」新生代科幻小說作家夏笳認為,在她看來,世界分成兩種人,一種人相信世界是平的,另一種人卻生活在沉重的現實壓力下。她表示,對於前者來說,這些人成長於「網路烏托邦」時代,整天抱著iPhone、iPad,「他可以和隨便和哪國朋友微信或Skype聊天,而且智慧穿戴(裝置)遲早會解決一切語言障礙。」「他們有什麼理由不相信,未來世界只會更平坦、均勻、擁擠且親密無間呢?」但如果他們願意把目光放低一寸,就會看見這個貌似平坦的世界,有著巨大鴻溝,有些人過著難以想像的生活。郝景芳在獲獎感言表示,小說中提出未來的一種可能性,面對著自動化、技術進步、失業、經濟停滯等問題。「同時,我也提出一種解決方案,有一些黑暗,顯然並非最好的結果,但也並非最壞的:人們沒有活活餓死,年輕人沒有被大批送上戰場,就像現實中經常發生的那樣。我個人不希望我的小說成真,我真誠地希望未來會更加光明。」(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北京折疊》獲雨果獎。翻攝網路

郝景芳。翻攝網路

人氣(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