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香港新立法會 各派均碎片化

「雨傘運動」過後的首次香港立法會選舉結果揭曉,從表面來看,民主黨派在70席的議會內佔據至少29席,一些團體視之為勝利。但正如選前多數分析所言,傳統泛民主派的議席減少至22席,得依靠「傘運」後新興的激進政團才能維持「關鍵24席」,可否決議案。外界分析早已預期新的民主派內部呈現「碎片化」,阻擋「不得人心」法案的能力存疑。而接受BBC中文網訪問的學者指出,親中的建制派同樣有「碎片化」問題。香港未來四年的政治格局似乎更見凌亂。 各有立場與矛盾香港政界與政治學者對新衍生的民主黨派還沒有較統一的分類。一些媒體籠統稱之為非建制派,當中包括泛民主派,及泛民內部早年已出現的激進民主黨派。一些媒體選擇把新興的團體分為「激進本土派」和「自決派」,前者包括政團青年新政,以及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苑和城邦派香港復興會組成,俗稱「熱普城」的選舉聯盟,後者則包括「傘運」學生領袖組成的香港眾志黨和三名獨立當選人。兩陣營的政團均非全部支持「港獨」,但也有分析人士將這些新興組織都叫做「港獨派」,或稱之為「本土派」並視所有組成政團為「港獨」支持者。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說,泛民主派與「本土派」之間缺乏互信,正因為新政團各有不同立場與意識形態,加上他們許多都是「議會新手」,毫無經驗,以後非建制派要協調聯合行動將更困難。不過,馬嶽也說,建制派「有自己的分裂跟矛盾,他們共同行動也會比以前困難」。「建制派有40席,但民建聯(民主建港協進聯盟)作為『最大黨』,它佔的比例比以前少,第一代領袖大部分也退下來。所以它要再領導建制派也會比以前困難一點。」香港教育大學協理副校長盧兆興說,無論建制派還是民主派都出現嚴重的「碎片化」問題,但相比之下,泛民主派的表現其實不差。「因為它們在碎片化過程中達到世代交替,許多新的、年輕的議員當選,而老鳥都落選。」「蜜月期」短暫馬嶽指出,新科議員主要屬於抗爭型,其抗爭手法將有所創新,這將讓特區政府「很難搞」。這次並未參選、即將告別25年立法議員生涯的民主黨主席劉慧卿說,泛民主派與新興「本土派」政團之間「有可能」出現裂縫,但「碎片化」問題是源於北京。她接受BBC電視世界新聞台採訪時說:「我不認為年青的議員主張暴力,但他們清楚說明了我們要民主,不希望北京干預香港事務的明確信息。我希望北京能接收得到那信息。」盧兆興說:「10月會期開始之後到明年3月的特首選舉,相信新的立法會和政府之間將有一個『蜜月期』。首先新的議員不懂運作,該會比較有禮。其次特區政府得證明給(北京)中央看它能與新的立法機關合作。」但「蜜月期」只能維持到特首選舉之後,「因為新的立法會議員料將推出所謂的『憲政改革』運動,集中向特區政府和北京施壓,部分『本土派』打著自決旗號,暗示希望早些談到香港2047年之後的(前途)問題。我相信新一屆立法會裡的政治角力會非常嚴重。」(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法新社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