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走過傷痛的911孤兒們

美國本土遭受最嚴重恐怖攻擊911,明天將滿15年,全美現在有超過3000名青少年或年輕成人,在事件中至少失去雙親中的1人。15年來他們如何走過傷痛?成為怎樣的人?女摔角選手:崔尼達25歲的崔尼達(Thea Trinidad)是美國職業摔角手,2014年她和摔角手亞當蘿絲(Adam Rose)一同登上麥迪遜花園廣場的擂台,是她職業生涯中首次在該處登場,她童年常和父親在此看摔角比賽,她指著父女慣常坐的觀眾席位置仍激動不已:「像是一拳打在我心口上。」她的父親是電信通訊分析師,她記得15年前,自己10歲,父親在9月11日那天,從世貿中心打電話回家,跟她的母親訣別。「我一直想榮耀我的父親,我想起我們過去最常分享的事,就是摔角。」她說父親高中時曾練摔角,小時候父親常指導她:「你這動作錯了,我教你怎麼做。」她加入摔角界後曾使用「羅西塔」(Rosita)等藝名,她說:「我不想大家知道我父親的事,像在博取同情。」她身分曝光後,雜誌《職業摔角》(Pro Wrestling Illustrated)2011年將她選為「年度激勵人心摔角手」。她說每次上擂台就覺得父親與她同在,她總會喃喃地說:「爸爸,這場比賽獻給你,請保護我!」食物的力量:尚皮耶34歲尚皮耶(Anjunelly Jean-Pierre)原本的人生規劃是從軍,然後成為醫師或律師。不過母親死於911後,她的人生目標就變了。她的母親是多明尼加移民,在世貿中心一間餐廳當經理,母親過世後,她花了幾年的時間悲傷、振作,然後認真思考未來。她回想以往每周日,家中擠滿了親朋好友,吃飯說笑:「我看到了食物如何把人們聚在一起。」她去烹飪學校學習,曾在美國明星廚師拉加西(Emeril Lagasse)的電視節目中擔任副主廚,她說自己最擅長的就是母親當年的拿手菜:「我猜,愛跟傳承都在那料理裡。」她現在在美國國會餐廳任經理。密碼破解者:華德28歲華德(Alexandra Wald)閱讀大量有關911的書籍,她想要弄明白關於911的所有事,她在大學花4年學阿拉伯文,拿到了國際關係的博士學位,然後進入情報機構,她說:「我想要確保,類似事情不會再發生。」她的父親是股票經紀人,911時死於世貿中心,那是她高中入學的日子。她透過為911死者家屬設立的「家庭自由獎學基金」(Families of Freedom Scholarship Fund)完成學業,現在為美國聯邦總務署(GSA)的承包商工作,專司網路安全相關計劃,她說:「我想要當破解密碼、保衛國土的那個人」從事情報工作,試圖阻止恐怖份子的陰謀時,難免面對失敗挫折,她總是想起父親過去教她的:「對過去的事,永遠不要後悔,永遠不要說『假如』。」父親的歲數:小麥連14歲的小麥連(Ronald Milam Jr.)現在就讀高一,在學校足球隊和籃球隊的球衣背號都是「33」,很少隊友知道,這是為了紀念他的父親陸軍少校米連(Ronald Milam),他在911攻擊中死於五角大廈時,才33歲。小麥連從來沒有見過父親,母親是空軍上尉,也在五角大廈工作,在攻擊中幸運逃生,當時正懷著小麥連。全美有超過100名911死者的兒女,是在911攻擊後才出生。他遺傳了父親長相,跟父親一樣有著鎮定自持的個性,他說未曾謀面的父親大學時也是運動員:「選這球衣(背號)是想跟父親有所連結,我想要在比賽中榮耀他。」難民的志工:夏哈22歲的夏哈(Sonia Shah)整個暑假都在希臘的難民營當志工,在難民向她描述那些武力衝突、失去至愛的痛苦經歷後,她有時會透露,自己在911事件中失去了父親,她說:「這會是我們產生連結的時刻。」夏哈是美國貝勒大學社工系大四學生,7歲時,從事金融業的父親死在世貿中心,驟失父親的痛苦,讓她想對那些無人願意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因為我在那麼小的年紀,就必須以較一般人特殊的方式,面對『失去』,我常能輕易地辨認出別人生命中艱難的部分。」她讀大學時曾休學1年專門研究宗教,她說:「如果失去信仰,我不會像現在如此完整、如此被療癒。」(簡竹君/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崔尼達(左)成為美國職業摔角手。美聯社

華德(右)小時與妹妹、父親合影。 美聯社

小麥連為紀念亡父,球衣背號都是33。美聯社

人氣(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