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菲律賓為何私刑嚴重?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6月30日正式上任後,全面執行選舉承諾,在全國各地展開血腥掃毒。根據上周最新統計,兩個多月以來已有2956人死於掃毒,其中1466人是在警察執法行動中被擊斃,另外1490人死於民兵之手,亦即私刑。其中許多人是死於無辜,也無法被依法定罪。但令人驚訝的是,杜特蒂這種動用私刑的掃毒方式非但沒有受到人民譴責,反而獲得共鳴,他的支持度也隨著死亡人數增加水漲船高。為何菲律賓人民願意支持私刑?這絕對不能用正義打擊邪惡這種故事,兩三筆簡單帶過。社會科學家認為,一個國家的人民會支持私刑,通常都是因為政府無能,加上人民又迫切渴望安全。這些短期的誘因,會讓所有人願意接受助長暴力的壞決定。但暴力如已到了血腥的程度,就如目前菲律賓的情形,就很難再停下來了。菲律賓目前的血腥掃蕩看似是由杜特蒂開啟,其實他的前任者小艾奎諾(Benigno Aquino)也難辭其咎。2010年上台的小艾奎諾承諾支持法治和人權,卻無力解決菲律賓的貪污和無能的司法制度,還捲入一連串的安全醜聞,例如2010年發生在馬尼拉的人質事件。小艾奎諾的作風導致人民對政府失去信心,反而願意支持立竿見影式的懲罰和控制。菲律賓人民甚至認為小艾奎諾太軟弱又懶惰,不願意對症下藥,採取必要的措施,所以才會願意接受有魄力的領導人,像是多年來大力掃毒的杜特蒂,提供必要的人身安全。《紐約時報》分析,當人們認為司法制度徹底衰敗和瓦解時,會覺得自身安全受到威脅,就會轉而支持私刑。人們會把私刑當成司法制度的替代品,因為這看似是保護自身安全的最佳選擇。專研私刑的墨西哥自治科技學院教授山塔瑪利亞表示,「當制度失敗時,假以時日,人們會創造出一種懲罰的文化」,「無論警察要如何做,人們只想要正義,而這將會是一種未經琢磨的正義」。令人驚訝的是,人們甚至也支持警察使用嚴峻的私刑。山塔瑪利亞表示,「這實在是非常不合常理,你如果不信任警察能讓罪犯繩之以法,你又如何信任他們違法辦案?」然而,山塔瑪利亞分析,人們太渴望安全,寧願警察行使未經調停的暴力懲罰,因為這比等待腐敗制度採取行動更有效力。不僅如此,假以時日,人民會因為對政府制度的挫折感,加上對犯罪和不安全的恐懼,開始走向專制式的暴力。諷刺的是,人們會將行使暴力的權力交給同一群腐敗又充滿陋習的官員,而一切的源頭就是因為他們無法讓人民覺得安全。杜特蒂抓住民心,承諾會繞過司法制度,願意無所不用其極解決問題,其實背後有政治動機。山塔瑪利亞分析,「當你擁有一個軟弱的政府,其正面臨安全危機,還有人民的信任危機,此時想要贏得人民的信心和支持,最快的捷徑就是承諾更多的懲處。」為何杜特蒂不直接改革制度?分析家指出,因為改革制度在政治上的吸引力,遠遠不如找出壞人,打擊壞人。而且一個國家會走到這般田地,通常都意味著領導人無力解決最根本的問題。芝加哥大學公共政策教授羅賓森表示,政府的軟弱會產生一種需求,需要不擇手段地獲得安全。有需求,就有供應。供應方也是政府,他們會鼓勵非正式的暴力(私刑)。在這種循環下,支持私刑的政客常會贏得公眾的支持,反對私刑的政客反而會被認為是軟弱,行事無力。這就是為什麼杜特蒂會鼓勵私刑,即使私刑只會造成治安惡化,即使被施以私刑的人多半都是無辜者。杜特蒂可以把這些受害者都稱為罪犯,宣告掃毒成功,替自己的政績加分。地方人士也可能相信治安正在改善。但是這種私刑,即使出發點是提供人民安全,最後一定會陷入治安不斷惡化和報復的惡性循環。「人權觀察組織」分析家凱恩表示,一旦政府擺明告訴人民,沒有人必須為私刑濫殺負起法律責任時,「之後任何一個人只要有把槍,心懷怨恨,都像拿了一張免費的許可證,可以任意殘害他人,不用擔心後果」。這只會導致人民更渴望有更多的私刑暴力來平息問題。最後整個局勢必然走上失控一途。這就是社會科學家最擔憂的情節:並不是邪惡的一方破壞了國家平靜與安全。反而是平民對於安全的渴望,政府機制的無能,再加上迫切絕望的短期思維,會讓一個國家陷入不斷惡化的災難裡。(韓政燕/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菲律賓葬儀社人員抬走遭擊斃毒販屍體。歐新社

人氣(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