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伊朗女性不計代價勇提離婚

在外人眼中屬於保守伊斯蘭社會、婦女為男性附庸的伊朗,去年平均每小時竟然就有多達19對夫婦離婚,且有高達7成的離婚申請都是由女方提出。到底伊朗社會發生了什麼樣的轉變?伊朗女性開始覺醒了嗎?在伊朗,流傳著一句波斯諺語:「女人穿著白色婚紗離開父親的房子,穿著白色壽衣離開丈夫的房子」,但對36歲的女經理塔赫萊來說,她不想等到死的那天才能擺脫丈夫,因此3年前她不顧家人反對,毅然決然衝破傳統,選擇與結縭9年的丈夫離婚。然而根據伊朗法律,只有男人才可無需任何理由解除婚姻關係,女人若要離婚則得經歷長時間的紛爭才可能如願。塔赫萊為順利離婚,不計代價放棄了她的「瑪律」(也就是根據婚前協定,離婚後男方對女方的一次性經濟補償),以便重得自由。實際上,現今伊朗社會中,做出與塔赫萊類似選擇的女性越來越多,官方資料顯示,光是2015年3月到11月的9個月間,每四對新人中就有一對離婚,而在20年前這一比例僅為十三比一,此外,全伊朗婚後三年內的離婚率,更是高達50%。伊朗女權活躍人士吉拉巴尼雅胡伯對此分析:「婦女在社會中的形象發生了改變,尤其是在教育水準方面,她們變得更加自信。此外,她們的期望值也在提高,這些也是婚內地位平等的一部分。」根據伊斯蘭教法,婦女並非成熟的國家公民,所有重要的決定必須由其父親或者是丈夫做出。因此長期以來,伊朗婦女做任何決定,包括出去工作、住哪裡,甚至能不能出國,都得先與自己的丈夫商量,因此形成嚴重的婚內不平等情況。在婚姻過程中因丈夫不允許而被迫放棄自己工作的塔赫萊坦言:「離婚之後的一段時間裡,經濟上主要靠我父親。在放棄工作多年後再回到就業市場非常不容易」,但她也稱,在自己離婚後的三年來,情況已發生了變化,「最近三年裡我的兩個朋友以及一個表妹都離了婚,她們比我更快地找到了工作。」而這樣的改變與伊朗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為婦女開放就業市場的政策有一定關聯,部分保守勢力對此政策大肆批評,如伊斯蘭大長老塔巴塔貝內賈德就痛斥:「我們有那麼多男人失業,為什麼卻有越來越多的人認可婦女出去工作。」甚至還有部分保守勢力試圖推行限制婦女接受教育的相關措施,以便改善其眼中視為「毒瘤」的離婚率上升問題。伊朗社會學家帕萬迪則認為:「伊朗社會正在經歷一個轉型期,統治者必須要明白這一點。這種轉型的一個標誌就是婦女角色的轉變,伊朗婦女不再滿足於僅作為男人的女兒、妻子或者是母親,她們想成為平等的公民。儘管有各種不利條件,但是最近37年來婦女情況還是發生了可喜的變化。1979年革命之前,女性在大學中的比例是27%,而目前已經超過50%。勞動市場的變化還沒有那麼大,但是她們也在積極爭取。」但帕萬迪也坦言,在當前伊朗的教科書裡,仍存在大量對婦女歧視與不寬容的內容。「女性在教科書中的形象沒有反應出伊朗社會的真實狀況。雖然很多女孩也從該教育體系中獲益,但是她們並不認同書中所傳授的婦女形象,不會將此作為榜樣。」(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翻攝德國之聲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