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經濟危機下的寵物悲歌

在缺水、缺電、缺糧、缺錢、缺藥、缺乏一切物資的委內瑞拉,連人都吃不飽,何況寵物!隨著經濟惡化,愈來愈多人棄養寵物,有的人帶貓、狗到公園、收容所丟,有的直接棄養在大街上,名貴的純種狗餓到毛無光澤、肋骨清晰可見,牠們在垃圾堆、泥土中刨挖嗅聞,試圖找點東西果腹。2周9隻貴賓犬53歲的阿泰加(Maria Arteaga)本來在首都卡拉卡斯,默默照顧這些曾經被主人寵愛的流浪犬,她說:「危機非常嚴峻,人們棄養狗,有的因為他們連人的食物都無法負擔,有的是因為他們要離開這個國家。」後來她集資在委國米蘭達州首府洛斯特克斯設立收容所。開張後後,每隔數小時,就有人開車來把狗交給她,包括各式名犬,也有志工每天來幫她的忙,少數的人會捐贈食物。阿泰加沒有正式統計紀錄,但她說過去2周,收容所收到9隻貴賓犬,送狗來的人還持續增加著。33歲的系統工程師羅德里格茲(Maria Rodriguez)告訴路透,她和12歲的女兒在洛斯特克斯街上看到一隻流浪犬,女兒不斷央求收養牠,好跟家裡的邊境牧羊犬作伴。她說:「說來傷心,我們的收入都不夠家人吃了,我要怎麼餵2隻狗!」她所能做的就是把狗帶到阿泰加的收容所。餵飽父母或者狗帕拉(Carlos Parra)過去很喜歡讓他的拳師狗妮娜(Nina)叫他起床,但現在每天看著瘦骨嶙峋的妮娜,他就難受得不得了。他本來在鞋店工作,但失業多時,他連自己吃不飽,也不願意在狗面前吃:「我坐下用餐,牠飢腸轆轆地看著我,而我什麼也不能做,這太可怕了。」當地一包20公斤狗食在黑市售價50美元(約1577元台幣),大約是美國售價的1倍,當地許多人1個月的薪水是23美元(約725元台幣)。上個月帕拉在臉書,請善心人士捐狗食給所有負擔不起的家庭,一天天過去,他只收過1包狗食,他說:「時局真的很艱難,有時我們空著肚子上床,我每天似乎都在選擇,今天要餵飽我的父母、我自己,還是餵我的狗?」雞飼料代替狗食家庭主婦嘉林多(Maria Galindo)則是到處找人領養她5歲的黃金獵犬「公主」,目前「公主」能存活,是因為好心鄰居會施捨一點殘羹剩餚,嘉林多看著「公主」瘦到見骨的身子,哀傷地說:「放棄她(公主)令人心碎,但經濟危機讓我們沒別的選擇,你不由自主想『如果我給狗一些吃的,我拿什麼餵小孩?』」卡拉卡斯一間動物保護中心的首席獸醫里歐(Russer Rios)說,今年夏天每天至少10隻寵物被丟到這裡,現在中心開課教授仍保留寵物的主人,如何幫狗找食物,例如拿雞飼料代替狗食,這在以前根本匪夷所思。另一間收容所的經營人昆塔斯(Katty Quintas)也說:「我們什麼都給牠們吃,因為再也沒有其他食物了。」她艱難地收容著200隻貓、犬,她說話時3隻皮包骨的小貓就站冰箱上望著她。失敗的白雪任務由於流浪犬問題嚴重,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2013年發起「白雪任務」(Mission Nevado),救援、保護流浪動物,白雪(Nevado)是19世紀南美獨立英雄玻利瓦(Simon Bolivar)的愛犬,全身雪白。但是政府縱然有心也無力,連警察都實施食物配給好留點食物給警犬。曼希拉(Angel Mancilla)經營的收容所參與了「白雪任務」,但依然餵不飽收容的動物,而且每日繼續湧入更多貓犬,她說:「我們(工作人員)每天都哭,每天離開收容所時心中都充滿創傷。」經濟問題也影響動物園,工作人員沒有食物餵養如老虎等大型動物。今年春天,委國第二大城馬拉開波的聖里塔賽馬場,共72匹馬死於飢餓或營養失調,馬主、馬師、馬場都無力餵養馬匹,馬場現已關閉。
(簡竹君/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路透

人氣(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