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爛鬼樓巷」藏身澳門

世界上用「鬼」命名的街道不多,但澳門就有一條叫做「爛鬼樓巷」的巷子。爛鬼樓巷距離澳門著名景點大三巴牌坊,只有一百多公尺距離,但這裡卻鮮少有遊客光臨。偶爾有背包客路過,看到路牌上寫著古怪的路名,都會驚奇地問:「這裡真的有鬼?鬼是爛在裏面的嗎?」新華社記者近日隨著澳門文化學者陳力志來到「爛鬼樓巷」,對於這條穿越澳門數百年歷史的老街一探究竟。其實,這裡不是真的有鬼,卻是一個苦難時代澳門華人社會悲涼生活的寫照。從大三巴牌坊下繁華的人行道轉入某個不起眼的小路口,便走進了爛鬼樓巷。遠處的霓虹燈照不進小巷曲折的碎石路,只能在黑暗中找路。陳力志說:「不要害怕,這裡都是老街坊,絕對不會有人幹壞事」。小路兩側高矮不一的閣樓式建築,依稀看出老式騎樓的痕跡。一些老房子已人去樓空,雜草和青苔從斑駁的牆縫中長出來;一扇紅漆老窗透出幽暗的燈光,幾位老者悠然擺著麻將。一些店面閃著霓虹燈廣告,大多是二手店,古書、古玩、古傢具密密麻麻地堆放著,等待著不知何時才能出現的伯樂。陳力志感慨說,如今的爛鬼樓巷,跟它的名字很相襯。不過百年前,這裡卻亦像十里洋場。相傳爛鬼樓本名叫做蘭桂樓,是一位叫楊若嚴的華僑,在19世紀初建的一系列西式樓房,有漂亮的騎樓和優雅的木窗。由於這裡臨近澳門內港,比鄰澳門因港而興的繁華街市草堆街、關前街,可以說是地價高昂的富人區。楊若嚴在澳門住幾年後返回美國,將蘭桂樓出售。彼時澳門以販賣華人出國充當勞工,稱為「豬仔」的生意興盛,而買下蘭桂樓的正是一名豬仔商人。據說,此人專營把華工賣至古巴的生意,並將準備「出售」的華工囚禁在蘭桂樓中。某日,蘭桂樓突起大火,30多名華工與姿態秀麗的蘭桂樓一起葬身火海,化為廢墟。由於澳門人習慣把損毀的東西形容為「爛」,而冤死華工的亡靈亦成為澳門華人社會揮之不去的夢魘。蘭桂樓的名字逐漸被爛鬼樓的綽號所取代,成為這一帶社區的名稱。  20世紀上半期,隨著葡萄牙對澳門華人社會治理的弱化,此處成為煙館、妓院林立,以及三教九流與黑社會交織盤踞之所。一些低階的葡國士兵常來此處嫖妓、滋事,痛恨他們的華人將其稱之為爛鬼。這是爛鬼樓巷得名的另一種說法。儘管爛鬼樓巷越來越爛,但在那個苦難的時代,卻是窮人的天堂。「在我很小的時候,爛鬼樓巷是一個很大的二手市場,舊衣服、舊鞋子、舊傢具、舊書,只要是過日子能用的東西應有盡有」上世紀50年代在爛鬼樓巷出生的羅景新對新華社記者說,「那個時候,華人過得苦,很少有人去商店買新貨品。每到傍晚,很多舊貨商就在這裡支出攤位擺上各種生活用品,大家覺得買舊貨比買新貨實惠得多。」從上世紀三、四十年代至六、七十年代,因戰亂和饑荒,大量周邊地區民眾湧入澳門,很多人為了活下去,只好把隨身的物品拿出來擺攤出售,爛鬼樓巷的二手市場因此形成。陳力志清楚地記得在少年時代,這條街上的商家們「熱辣辣,熱辣辣」叫賣聲。「後來我才明白,那是指從剛剛死去的人身上脫下來的衣服和鞋子。是屍骨未寒,衣裝猶熱的意思。因為生活艱辛,那時大家也並不覺得忌憚。」陳力志說。而在羅景新的記憶中,比苦日子印象更深的是苦中作樂的情節。「在這條街上,住著一對夫妻,先生姓梁,是收廢品的,梁太太開個小食鋪。有一天,梁先生收了一個保險櫃,他把鄰居們叫來一起打開,竟然發現裏面放著幾千塊錢,還有金條。梁先生沒有獨吞這些錢,而是想方設法找到了失主。失主為了酬謝他,給了他幾百塊錢。那時候,幾百塊可以用來買個房子了,可是梁生夫婦卻用這筆錢請整條街上的街坊們吃飯。這就是澳門人的性格!」陳力志說,90年代,爛鬼樓巷曾繁盛一時,出了很多相當有名氣的古玩店、古傢具店、二手古籍店,港澳台很多政商名流以及文化人,都常常來此淘寶。但隨著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澳門經濟受到很大打擊,大部分店舖在此期間關門或搬遷,只剩下為數不多的二手店慘澹經營。爛鬼樓巷逐漸失去了特色。如今也從事二手店生意的羅景新和他的朋友們成立了「澳門懷舊收藏學會」,致力於通過澳門老物件的收藏與展示,還原那段有情、有義、有故事的舊時光。入夜的爛鬼樓巷,「榮記豆腐麵食」小館裏聚集著很多老街坊。從父親手上接管店舖已有38年的榮記老闆李溢榮,是羅景新幾十年的老鄰居。如今,他們有個共同心願,「要想辦法把遊客從大三巴、新葡京拉過來,到這條老街上看看」。「我們給政府和街坊總會都提了建議,希望可以在遊客聚集的地方張貼一些招牌或者引路牌,告訴他們只走5分鐘,就可以看到不一樣的澳門!」李益榮說。不過他希望在把遊客吸引過來前,澳門政府可以先行對這條老街進行規整與修復。他說:「其實爛鬼樓巷沒有鬼,這裡是老澳門的心臟!」(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新華社

新華社

人氣(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