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川普崛起、英國脫歐的共通性

今年6月英國脫歐公投前夕,美國精英階層紛紛打破沉默表達擔憂和反對,總統歐巴馬還親赴倫敦遊說。 如今,隨著美國大選投票在即,換成歐洲國家擔憂大西洋彼岸的政治變動會在歐洲產生示範和輻射效應,影響歐洲的政治風向,甚至動搖歐美關係的根基。不再輕易斷言英國脫歐、川普崛起是今年歐美政壇的兩大「黑天鵝事件」,新華社報導,不少專家注意到兩者之間的共通性。德國全球與地區問題研究所研究員艾沛思說,兩者背後的主要推動力都是反全球化思潮、種族民族主義,而在歐洲還有反對向歐盟等超國家組織讓渡主權。他認為,全球化過程中,隨著製造業轉移到海外,歐美國家低技能工人的競爭壓力陡增。在英國等一些歐盟國家中就面臨東歐移民的衝擊,加劇歐美社會的階級與種族仇恨,並被一些政治勢力利用。英國脫歐公投之前,不少歐洲媒體根據民意調查預測「留歐」,但結果讓人跌破眼鏡。這回歐洲媒體不再輕易斷言誰能入主白宮,德國馬歇爾基金會跨大西洋中心主任萊塞形容,川普讓很多歐洲人聯想到英國脫歐,繼而想到民調的不可靠與投票結果出人意料。艾沛思則認為,英國脫歐公投已表明,政客可以動員很多選民支持糟糕的政策,相關辯論常脫離現實,鼓吹排外主義和恐懼情緒,而非理性討論。這在西方國家是普遍現象。助長民粹主義正是由於歐美政治存在某種「共振」,歐洲政治精英和學者擔心,美國總統選舉會助長歐洲國家的民粹主義和反全球化運動,尤其是出現川普勝出的情況。中國社科院德國問題學者黃萌萌說,歐債危機之後,民粹主義在歐洲抬頭,法國國民陣線、英國獨立黨、奧地利自由黨等右派民粹主義政黨都進入國家議會,匈牙利、波蘭等國的執政黨也有右翼民粹主義色彩,德國選擇黨的支持率超過一成。民粹主義者自稱是真正的民意代表,借難民危機與債務危機,利用選民的恐慌心理獲取支持。歐洲人認為川普也是右翼民粹主義者,他當選將是危險的政治信號。特別是歐洲即將舉行決定性的選舉,包括今年12月義大利全民公投、重選奧地利總統,明年登場的法國總統選舉和德國總理選舉等。歐洲精英真正擔心的是,如果美國人真的選川普當總統,那麼法國人也可能讓極右派的派政黨「民族陣線」黨魁瑪琳勒朋當總統,國民陣線主張排外、反移民、反對申根協定。艾沛思認為,即便川普敗,今後還會有其他候選人,以相同的孤立主義、反全球化立場,且擁有更強的政治能量,更可能贏得選舉。如果發生這種情況發生,會比英國脫歐造成更嚴重的後果。擔心根基動搖美國總統候選人一些言論也引發歐洲關注。川普暗示,如果北約成員國沒有盡到經濟上的義務,他將不會在俄羅斯發動攻擊時自發防衛它們,這一言論意味著對北約「集體防禦」原則的背棄,引發歐洲國家擔憂。德國外交政策協會美國問題專家布拉姆爾說,雖然歐洲的民眾覺得川普好笑,但精英們卻非常擔心,因為川普在選戰中質疑跨大西洋關係的根基,特別是安全聯盟北約和自由貿易倡議。此外,美國和歐盟2013年中啟動《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協定》(TTIP)談判,但目前來看,談判難以在歐巴馬任期內完成,新總統上台後,前景可能更複雜和困難。  專家普遍認為,歐美關係有所謂「四大紐帶」,即共同價值觀、北約、緊密的經濟合作以及深遠的歷史文化聯繫。如果這些紐帶鬆動乃至斷裂,歐美關係的根基就會動搖。(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法新社

人氣(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