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日本人歧視沖繩人

日本沖繩縣東村高江有10多名民眾上月18日,不滿中央政府在當地興建美軍直升機停機坪,而到建設工地抗議。期間有兩名由大阪調派到當地執勤的機動隊警員,因不滿民眾拉扯鐵絲網,而用「土人」和「支那人」等言語辱罵示威者。影片曝光後,引起當地民眾嘩然,再次暴露出日本國內對沖繩的差別意識。曾獲日本多項新聞獎項的自由記者安田浩一指出,高江的示威民眾對「土人」、「支那」、「笨蛋」、「噁心」、「犯人」、「臭老太婆」等辱罵並不覺得陌生,因為機動隊不是最近才用這些字眼羞辱他們。沖繩和平運動中心的事務局長大城悟說:「辱罵並不稀奇,機動隊從一開始就把我們這些反對興建美軍直升機停機坪的示威者,當成敵人。」東村議會的伊佐真次議員也稱:「常駐在高江的機動隊向來就敵視市民運動,整個機動隊都是這種思維,絕不是員警個人資質的問題。」「土人」發言之所以會引起許多沖繩縣民的不滿,原因在於當地人從中看見了「日本人」對沖繩的蔑視與偏見。在「土人」發言的10天後,沖繩縣議會在上月28日通過譴責「對縣民侮辱」的決議案。決議案指出,「『土人』是用來形容『未開化、不文明』的侮蔑、差別用語。『土人』和『支那』言論,無疑是把沖繩縣民的尊嚴與自信踩在腳底,在沖繩人心中留下難以癒合的深深傷口。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當局為了固守『本土』(本州、九州、四國、北海道),捨棄救援沖繩,戰後27年間,沖繩又被美軍佔領、與本土分離,如今全日本74%的美軍基地集中在沖繩,導致沖繩縣民必須一再忍受基地帶來的痛苦與犯罪。這次發言不但否定了沖繩人的苦難歷史,也在一瞬間粉碎了縣民對和平沖繩的願望。」出現歧視性發言的「舞台」,高江美軍基地的正式名稱為「叢林戰鬥訓練中心」,是美軍用來演練叢林游擊戰的訓練場,在1960年代,美軍以越共為假想敵進行訓練,基地內不但模仿越南村落的「越南村」,當時還會動員高江的居民到越南村扮演越南人。在美軍佔領沖繩時期(1945-1972年),美軍為凸顯出主從關係,會用土人(Gook)來稱呼沖繩人,不把當地人視為「同等級」的人類。不只美軍,過去許多東京和大阪的房東也會在公寓貼上「不歡迎沖繩人入住」的告示,沖繩人不但在就職時會受到歧視評價,當時日本網路上也充斥著對沖繩的侮蔑和差別用語。沖繩出身、在大阪開辦「關西沖繩文庫」的金城馨表示,「土人」發言凸顯出日本人的意識問題,也是日本人對沖繩歧視的「具體化」表現。「透過把沖繩貶低一階,來維持本土的優越意識」。沖繩媒體在報導「土人」言論時,也紛紛搬出「人類館事件」,強調對沖繩的歧視迄今仍未「風化」。在1903年的大阪「內國勸業博覽會」上,主辦單位曾開設「學術人類館」展示北海道愛奴族、台灣的生蕃(高山原住民)、琉球人、朝鮮人,支那人(清朝人)、印度人、爪哇人等7種「土人」。當時沖繩媒體痛批此舉讓「沖繩人永世憤怒」,甚至有些沖繩的知識份子不滿「未被視為日本人」,還投書「別把我們和台灣原住民相提並論」。凸顯出在當時的日本同化政策下,對多民族的歧視意識,「被貶低的人,又會去瞧不起更低一階的人,形成連鎖歧視。」沖繩僅占日本國土面積約0.6%,但7成駐日美軍專用設施都集中在沖繩。當地人最常問的問題就是:「沖繩的基地不會太多嗎?」然而,這問題在過去10年,一向被本土的日本人無視,甚至本土的民眾還把美軍基地「趕到」沖繩。如:位於富山縣和岐阜縣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基地,雖在當地民眾的抗議下撤出,最後卻是移到沖繩。反觀沖繩長年反對美軍基地,但基地始終「不為所動」。安田也憶述,2013年1月,時任那霸市長的翁長雄志(現為沖繩縣知事)帶著沖繩的首長和議會人員走上東京銀座街頭,抗議魚鷹式傾轉旋翼機進駐沖繩時,沿路遭人辱罵「賣國賊」、「中國間諜」、「不是日本國民」。且不管他們怎麼被羞辱,當時在銀座的行人們仍開心地顧著購物、談笑、用餐,且只有沖繩媒體肯報導。日本社會常把沖繩至於視線外,金城認為,「人類館還沒有落幕,仍存在日本人心中」。日本人依然不自覺的蔑視沖繩。(陳浩誼/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由於日本網傳,沖繩的反美活動背後有中國政府支援,因此常以「支那人」辱罵反美人士。 翻攝《Youtube》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