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救難人員抵抗不了的心魔

48歲的丹吉弗(David Dangefield)是一名消防老手,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印地安河郡擔任消防部門,擔任潛水搜救大隊長。10月一個周末,他在臉書上發佈一則貼文:「消防員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是真的,如果你愛的人正經歷它,快為他們尋求幫助。27年來,那些死者,和死在你手中的嬰兒的回憶,讓你永遠沒辦法擺脫。我愛我的隊員,你們要安全、要小心,我愛你們。」接著他開車到樹林,撥打911救災電話,告訴對方到哪裡找他的遺體,掛斷電話,開槍自殺。3成有PTSD他的死,讓消防人員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問題再次浮現。這是消防人員與從軍者常見的精神疾病,他們常需表現強悍,對於痛苦習慣保持沈默,視說出痛苦、尋求幫助為軟弱,怕遭同僚側目排擠。於是,心理或情緒創傷,就成為他們沈默的殺手。根據美國「消防隊員行為健康聯盟」估計,全美130萬名職業及志願消防員中,約3成有PTSD,在去年造成132件現役、退役消防員自殺案例,官方相信這僅是保守估計的數字。另有研究顯示,消防隊員因自殺而死的人數,比出勤時死於意外的多出3到4倍。官方開始訓練消防員識別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徵兆的能力,並且鼓勵他們尋求幫助。丹吉弗1980年代成為消防救災人員,他曾經和隊員一同發現遭鯊魚猛烈攻擊的9歲男童遺體;也曾在附近沼澤,將破碎遺體從失事飛機中拉出來。2014年,一名騎單車的16歲少年在橋上遭車撞,丹吉弗在水裡找到少年遺體。他曾告訴媒體:「救災人員能感受到家屬的痛苦,這對我們來說也很困難,這種感覺會一直跟著你。」丹吉弗生前的好友,也曾為消防人員的羅賓森說,丹吉弗過去幾年生活上遇到一些挫折,他離婚,而且接受PTSD的心理諮詢。不過他去年升職了,買了新房和新車,看起來好像過得還行,好友說:「他的死讓我們措手不及。」自責沒救到人明尼蘇達州的47歲志願消防員蓋澤哈特(Scott Geiselhart),在小鎮擁有一間修車廠,他跟丹吉弗遇上一樣的心魔,差點也走上一樣的結局,只不過他幸運一點。 他常發現救助對象是他的朋友或鄰居,有一晚他在酒吧中和女酒保聊天時,談到她脖子上的項鍊,隔天早上他從一台被撞爛的車裡拉出破碎的遺體,遺體脖子正掛著他昨天聊到的項鍊。2010年,蓋澤哈特和同僚救了一名誤將車子開進沼澤的青少年,青少年在醫院中康復了。他說:「每件事都很完美,這是個棒透了的救援行動。我們還慶祝救了一條人命,但一個月後,青少年死了,因為在沼澤中吸入的水造成肺部感染。」為此他深深自責。接著他開始噩夢不斷,夢境通常跟他2個兒子有關。「他們在夢中被火燒、或者從空中摔進水裡,他們要我救他們,但我完全癱掉,沒辦法救他們。或者,他們在車禍中命懸一線,但我的器具故障或手臂沒法動。」由於夢境太恐怖,他說:「我決定再也不睡了。」他開始使用興奮劑維持清醒,這讓PTSD更加惡化。走過生死一瞬他鎮上觸目所及,都會想起曾在這裡目睹誰死了、誰奄奄一息,也開始對女友和孩子大吼大叫,他一天花23小時待在修車廠,呆呆地盯著某個監視器螢幕。2014年,他選擇拿起槍,朝著腦袋扣下扳機。但是,手槍竟沒有擊發。走過生死一瞬,蓋澤哈特放下槍:「我想,這是上帝用槍在引起我的注意。」他轉而尋求幫助,接受心理治療,也接受治療PTSD的眼動心身重建法(EMDR)治療,漸漸,他不再使用興奮劑,莫名的憤怒感覺停了,他繼續擔任志願消防員。這期間他的汽車修理場經營不下去,他說:「奇怪的是,我正處於這輩子經濟狀況最糟的時候,但我卻最快樂,因為我找回我原本的生活,而且我知道我還有未來,體內有什麼東西找到了平靜。」他現在常跟其他消防員團體聊PTSD,鼓勵他們不要把談論心魔視為軟弱,要在一切太遲前尋求幫助。他說:「我知道對抗PTSD需要多大的力氣,這跟『軟弱』差得可多著呢!」(簡竹君/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丹吉弗飽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之苦。翻攝chunkychat.com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