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德專家:我們不能被恐懼牽著鼻子走

德國社會心理學家瓦格納(Ulrich Wagner)注意到,在如何看待恐怖主義的問題上,德國社會出現一種新的淡定態度。德國之聲昨刊出他接受專訪的內容。瓦格納強調要警惕,柏林恐攻事件被民粹主義者所利用。報導以問答方式呈現。
    
德國之聲:兩年來,德國當局一直稱存在著「不具體的恐怖威脅」,伴隨著巴黎、布魯塞爾和尼斯攻擊事件的發生,危險程度升高;在今夏維爾茨堡和安斯巴赫恐攻發生後,形勢更嚴峻。不同的只是,這兩次攻擊者本人喪生。但這次在柏林,我們幾乎已習以為常的那種「不具體的恐怖威脅」,以殘暴的方式,非常具體地呈現在我們眼前。這對像德國這樣的開放社會來說意味著什麼?瓦格納:過去兩年,我們沒有不停地就形勢還會如何危險而絞盡腦汁,這是好的。否則的話,會導致過分的憂慮,對我們的生活造成負面影響。反過來,在我看來,也不能說安全力量對形勢的看法毫無憂慮。但現在出現了一樁事件,一個可怕的暴力行為。它當然會大大增加民眾的恐懼和憂慮感。不過,我倒有這樣的印象:儘管這樣,德國依然有著面對社會不安的某種慎重態度。與此前發生類似事件後的情況不同,現在有很多人表示:我們現在就是不能屈服;我們不能被恐懼心理牽著鼻子走,不能讓進行這些行為的人稱心如意。
德國之聲:您所擔心的社會對立已經出現在社交網站:發生了柏林布賴特沙伊德廣場(Breitscheidplatz)聖誕市集的恐攻事件後,一方面出現很多表達同情和震驚的聲音,另一方面也出現了大量針對政界人士和難民的仇恨言論。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看,這是一種什麼現象?瓦格納:社交媒體的第一功能並非是傳播基本上客觀的信息。從本質上說,社交網站是表達意見的媒介。而且即使是在這裏,社交媒體的功能也受到限制。因為涉及到容易讓人對立的議題,社交網站的功用也只是證實自己的意見,有時還向對立意見方發出不恰當的侮辱性言論。社交網站的功用是相互強化自己的觀點。這是我們人類所具有一種根本傾向。我們對批評性檢驗自己的觀點毫無興趣。相反,我們孜孜於看到自己的觀點獲得證實。對某個議題的爭議越激烈,這一心理便越強烈。因此,可以設想,在最初數小時、數天的克制後,社交媒體上的兩極化進程還將大為加劇。
德國之聲:右翼暴力行為的某種精神滋生土壤會由此產生嗎?瓦格納:絕對會!潛在的施暴者常從社交媒體中得到對他們隨後實施暴力行為的支持。全然不受控制的觀點交流、錯誤觀點和故意散布的不實信息是暴力形成及強化的一個極重要源頭。它從普通的、毫無政治性的暴力開始、經由也從網上找到其榜樣的狂亂殺人行為,直到與恐怖主義暴力有聯繫的暴力行為。
德國之聲:保護人民是國家的核心任務。然而,不存在絕對的安全。難道,人們必須習慣將恐怖謀殺視為歐洲21世紀正常生活風險的一部份嗎?瓦格納:總會存在某種風險。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也面對普通的風險。例如,在街上被車撞了。這一點,人們無法完全排除。我們現在觀察到的是那種政治反射:要求採取措施,阻止此類恐怖暴力行為的具體措施。也就是說,要出動大量警力。然而,我們不妨看一看在柏林發生的事情,或者,看一看今年夏天在慕尼黑發生的事,或者,回想一下在維爾茨堡地區列車上發生的斧頭砍人事件:出動警察並不能阻止某些暴力行為。因此,重要的是,更注意這一問題:存在著哪些可能的手段,減少潛在的施暴者人數。這種手段就是基礎預防。它的意思是,使人不會被網上鼓動恐怖主義攻擊的宣傳所迷惑。能採取的基礎預防措施很多。當然,基礎預防措施並不會馬上就能開花結果,而是一種長期的發展。作為公民,我們可能對此會不滿意。我們希望看到立即採取措施。長期性措施對政府來說也缺乏吸引力:不能立即在某一屆執政期內顯示出成果。這些措施只在長期內才能顯示出效果。但是,如果我們要在我們的社會減少暴力現象,那麼從長遠角度看,這些基礎干預措施更有效,優於試圖僅靠荷槍實彈的警察控制住暴力的政策。(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遭攻擊的聖誕市集昨天重新開放。 歐新社

德國社會心理學家瓦格納。翻攝德國之聲

人氣(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