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突破干預 香港獨立新媒體開創新局

香港新聞自由排名連年下跌,「無國界記者」組織去年公布的《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香港排名淪落至69名,比2002年該報告首次評比所獲的第18名劇跌51個名次。除此之外,傳統媒體如報紙、雜誌停辦消息不絕於耳,部分老牌媒體遭中國企業收購,自主性備受質疑。面對此媒體寒冬,不少有心的香港媒體人開始透過「公民集資平台」籌措資本,建立非牟利、獨立的新媒體,嘗試為香港當前飽受內憂外患的新聞環境,尋找出一線生機。
今年1月1日上線,由10位資深新聞工作者創辦的「眾新聞」,可謂為這波「公民集資」新媒體浪潮的最新加入者。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近日報導,2014年莫名遭匪徒狂砍6刀,引發香港媒體業震撼的《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是眾新聞的創辦者之一,其遇襲後由友人發起匪徒懸賞所募得的約2百多萬台幣款項,成了眾新聞得以創立的重要啟動資金。但為維持營運,「眾新聞」仍計劃繼續透過集資平台,籌集約2千萬元台幣資金,待運作上軌道後,「眾新聞」希望能吸引訂戶每月繳費以支持運作。然而,讀者不願為網路新聞付費,幾乎是全世界通行的現象。英國牛津大學去年的研究顯示,英語世界平均只有9%讀者願意為網路新聞付錢。「眾新聞」憑甚麼讓讀者乖乖掏腰包?創辦人之一、台灣《蘋果日報》網路中心前總監李月華表示,「眾新聞」未來的方向是希望建立「讓人覺得值得付錢」的內容,同時也會資助「公民記者」,讓記者進行深入報導,並利用大數據疏理社會全貌。早在2015年便加入這波「公民集資」新媒體潮的香港「傳真社」(FactWire),則是由曾任電視記者多年的吳曉東創立,當時他發起的首輪集資一舉便募得約1600多萬元台幣。只有10名成員的傳真社,在短短10個月內做出有目共睹的成績。不但獨家報導香港台山核電廠的安全隱憂、北京擬在香港西九文化區興建的故宮文化博物館設計師,早在項目宣布前便已開展設計工作等,更率先報導新加坡退回中國製造的地鐵列車、從台灣運出的新加坡裝甲車在香港被扣查等消息,不少國際媒體都跟進報導。吳曉東指出,香港多數媒體老闆是商人,不少更在中國發展生意,這些利益或會影響媒體立場。而以公民集資所成立的傳真社,可免於受廣告利益、老闆立場左右。吳曉東本人藉由不參與採編,避免干涉編採方針及日常新聞運作,以利傳真社真正獨立,並希望未來能成為美聯社、法新社、路透之後的第四大國際通訊社。對比中文媒體,香港少數的英文媒體中,最有影響力《南華早報》自去年由中國企業「阿里巴巴」集團收購後,《南華早報》編採自主受影響的疑慮甚囂塵上。由居港英國記者Tom Grundy透過公民集資在2015年6月創立的《香港自由新聞》(Hong Kong Free Press; HKFP),則是罕見的香港獨立英文媒體。Tom Grundy說:「英文媒體需要多樣性、有一些競爭。《南華早報》現由中資持有,大家對某些報導、以及他們的社論都有疑問,如《南華早報》通過『神秘渠道』訪問趙威(中國2015年大規模逮捕人權律師的「709大抓捕」行動中,一名被捕的律師助理),就如同去年我們看見從中國官媒播出的認罪視頻(影片)一樣。」Tom Grundy認為,新英文媒體的加入對香港新聞自由有幫助,「我們能接觸到全球讀者,我們能向全世界講述香港故事……國際注視(香港)是重要的。」然而,這條「公民集資」新媒體的道路究竟可不可行,李月華坦言,未來媒體的發展:「很難看得透」,但她也指出,以傳統方式,由一間大企業、大機構聘請很多人的大型媒體企業,「在這個年代很艱難」,並預測數百人以上的大型媒體機構為維持生存,裁員機率高,「我(認為)會見到很多獨立、很專注某一範圍的媒體出現」。吳曉東則認為傳統大型媒體不會完全倒下,他坦言,「媒體對大財團來說,有其影響力及特殊價值。要直到(媒體)失去影響力,才會關閉。」但無論如何,在當前社交媒體盛行,新聞媒體機構的成立更為方便且成本下降的情況下,網路媒體的浪潮短期內還看不到盡頭。(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翻攝眾新聞官網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