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中國人看共產黨與外國用兩套標準

日本APA連鎖飯店因在客房內放置該集團執行長元谷外志雄(筆名「藤誠志」)所著的右翼書籍,書中否認南京大屠殺的存在,前陣子引發大批中國網友不滿。但流亡日本的中國人時政漫畫家王立銘(筆名:「變態辣椒」)日前撰文指,南京大屠殺確實有爭議性,例如:1980年代前,中國的歷史教科書也不提南京大屠殺。他還點出,中國人評論事情常用兩套標準,在面對國內問題時,寬容大度,總能體諒政府,替政府辯解,是標準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心態;而在國際問題上,對外國一分不讓,完全不願意體諒對方的想法,完全是你死我活的戰爭心態。王立銘表示,由於中共長期的宣傳洗腦教育,中國人對待政治問題會呈現奇怪的兩面性,比如面對越來越嚴重的霧霾問題,很多中國人會說:「所有的國家都要經歷工業化引發的環境污染問題,這是避免不了的。」王還舉英國和日本的歷史為例,來替中國嚴重的霧霾辯解,但卻忽視政府的態度。一份由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歷時1年完成的研究顯示,光2013年在中國31座主要城市,就有25.7萬人死於空氣污染。中共不但對報告視而不見,更在網路上全面刪除這篇名為《北大研究團隊:31城因PM2.5多死26萬人石家莊最多》的文章,1月17日中國國家氣象局還下令各部門禁止霧霾預警,簡直像要昭告民眾,當局放棄治理霧霾污染。若北大報告正確,從2013年起中國每年有相當於一次20幾萬人的大屠殺在發生,如果中共繼續不作為,那麼這樣的屠殺每年都會繼續發生。中國另一個大問題是司法不獨立,員警也在政府的縱容之下,經常傷害他人,甚至導致無辜者死亡,而愛國者常常會就說:「雖然有一些問題存在,但是整體還是好的,期待改革。」王立銘想反問,習近平政府任意逮捕律師和異議人士的情況越來越嚴重,甚至連最高法院院長都公然反對司法獨立,這種情況下怎可能改革?而在南京大屠殺的爭議上,王立銘表示,他清楚記得,小時候(中國)歷史課本上提到南京,只有「雨花臺慘案」這事件。1949年中共建政後,在南京雨花臺修建了烈士陵園,由毛澤東題詞「死難烈士萬歲」。在接下來的30多年裡,南京市政府都在紀念在雨花臺被國民黨殺害的共產黨員和親共分子,根本沒有宣傳南京大屠殺。曾任中國國務院西部開發辦公室顧問、目前是日本東京福祉大學國際交流中心院長的遠藤譽特任教授也證實,從毛澤東年表來看,他的言論沒有一次譴責過南京大屠殺。她也指,在日軍入侵中國時,共產黨不只躲在陝北等農村根據地積蓄實力,還偷偷和日軍勾結,向日軍提供國民黨的情報。所以毛澤東在1949年後,每次日本友人來中國訪問向他道歉,毛都說不用,並感謝日本侵略中國。王立銘又說,南京大屠殺的另外一個疑點是中共不許討論和質疑,總是反復強調遇難者有30萬人,還把這個數字刻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的石碑上,偏偏能查證的有名有姓遇難者卻僅1萬615個名字;而南京大屠殺紀念館里的陳列品和照片,也被日本史學家多次發現錯誤。此外,很多承認南京大屠殺的日本歷史學者曾向中國表示,希望展開調查,但都遭拒絕,以上種種因素,給了日本極右翼更大的信心,讓他們相信南京大屠殺根本不存在,因為不允許討論、不允許調查,這本身就很可疑。面對越來越惡劣的各種問題,中國人總能替政府找到很多理由,「會變好的」、「別的國家也一樣,要給政府時間慢慢改」、「要理解政府的難處」。王立銘認為,若這份善解人意,也用在國際關係上,中國恐怕早就是周邊國家最歡迎的鄰居了。(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人氣(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