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為了追夢 她扮男裝10年

在英國倫敦舉行的「人權觀察組織電影節」,上周四(16日) 播放記錄片《不受束縛的女孩》(Girl Unbound,暫譯),描述巴基斯坦頂尖壁球女選手托帕凱(Maria Toorpakai),女扮男裝、勇敢追夢的故事。她在激進組織「神學士」控制、禁止女性拋頭露面的環境中,不顧死亡威脅,成為專業壁球選手,她的故事簡直是好萊塢勵志電影腳本。26歲的托帕凱生長在巴基斯坦、鄰近阿富汗的瓦濟里斯坦(Waziristan)一帶,父親是教師,她有4個兄弟、1個姊妹。她從小就嚮往像其他男孩一樣在戶外玩耍,但當地被「神學士」控制,對女性有諸多限制,她說:「那裡是男性主導,女性不能受教育,更不要說成為運動員。」收到死亡威脅她回憶在4歲時做出的決定:「我覺得自己比哥哥還要強壯有力,我看其他男孩在外面玩,看起來太有趣了,所以我開始像男孩一樣打扮。」她剪短頭髮、燒掉所有女孩衣服,換上她兄弟的衣服,像個男孩一樣地外出。父親罕見地支持她,還對外介紹托帕凱是他的兒子,叫她「Changez Khan」取「成吉思汗」(Genghis Khan)諧音,鼓勵她作為女性也可以積極、進取、強壯。她很快地展現優於常人的體能,一開始她舉重,後在壁球發現自己有天分,到這時她都還是以穿男裝,直到全家搬到白夏瓦(Peshawar)她要加入當地壁球隊時需要出生證明,女兒身才曝光。16歲時,她在「世界青少年壁球大賽」獲第3名,總統穆夏拉夫(Pervez Musharraf)親自頒獎給她,也在那時,她首次收到死亡威脅。關在家裡3年「我是第一個來自瓦濟里斯坦的巴基斯坦人,能達到世界級體育殿堂,新聞全都在報,我的家人收到神學士的死亡威脅,他們說我不該違反伊斯蘭教條從事體育,讓家鄉蒙羞,我應該待在家裡。」她說,神學士認為女性應遮掩身體,無法忍受她穿短裙比賽,而且不戴面紗。擔心家人安危,也擔心神學士會炸掉球場,波及和她一起比賽的人。整整3年時間,她把自己鎖在家裡,只能對房間牆壁練壁球;另一方面,她寫信給全球各壁球俱樂部、教練、大學,希望能出國繼續打壁球。終於2011年,加拿大前世界冠軍鮑爾(Jonathan Power)邀請她到多倫多受訓,她加入當地職業球隊,目前世界排名105,巴國排名第1。她說能有今日成就,應該歸功於擁有反抗性格的父親:「他總是教我永遠不要懼怕,無論男女都是母親生的,沒有不同。」父親在記錄片中說家裡仍會收到死亡威脅,他錄下每一通電話,家人外出時也會特別留心:「神學士不喜歡我們家的作為。」托帕凱去年推出自傳《不一樣的女兒》(A Different Kind of Daughter,暫譯),今年她從加國搬回巴基斯坦,運用她壁球比賽的獎金,在巴國的本努(Bannu)蓋醫院,專門救治因戰亂流離的婦女;另成立同名基金會,希望在故鄉瓦濟里斯坦建學校,收女學生,校內必須有運動器材。托帕凱說,瓦濟里斯坦的觀念慢慢在轉變,已有家庭開始以她,或她姊姊的名字為新生兒命名,她的姊姊現為國會議員。她說體育能幫女孩建立信心:「我要為女孩帶來改變,告訴她們,你生而自由,你必須自由地活。」(簡竹君/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翻攝臉書

翻攝臉書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