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愛哪國?】《神力女超人》得愛美國? 網友:笑死人

(新增動新聞)好萊塢電影《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正在全球上映,北美首周票房就衝破1億美元(約30.35億元台幣),主演本片的以色列女星蓋兒賈多特(Gal Gadot)一躍而成全球紅星,導演派蒂詹金斯(Patty Jenkins)也創下女導演最高開片紀錄。不過美國福斯新聞網節目《Your World with Neil Cavuto》邀請的嘉賓,卻在節目中批評本片「不夠美國」、「缺乏愛國心」、「向錢看」,引來網友取笑,美國《娛樂周刊》雜誌也忍不住酸福斯,拜託去查一下神力女超人的出生證明吧!亞馬遜無關美國該節目的來賓拜亞(Dion Baia)指神力女超人的服飾以紅、金、藍色為主,而非象徵美國愛國精神的紅、白、藍色:「現今,很悲哀的,金錢利益勝過愛國情操。他們想要電影獲得國際上的成功,所以(愛國精神)倒退了。」另一來賓岡薩門(Mike Gunzelman)也說:「好萊塢這種狀況太多了,現在有的人覺得『恨美國』是一件很酷的事。」《娛樂周刊》指出這個角色為「亞馬遜女戰士」,本來就不是美國人,「福斯新聞網可能要去查一下神力女超人的出生證明。」。英國《獨立報》也指「亞馬遜的公主戰士,確實不能代表川普(Donald Trump)國家的人民。」節目中的評論引來網友一陣「太蠢了」罵聲,不過也有好心網友「教育」該節目,神力女超人設定上,是希臘神話天神宙斯的女兒:「福斯新聞,她是希臘人,不用『夠美國』。」甚至有網友說,傳說中以女戰士聞名的斯基泰人(Scythians)生活在黑海附近;達荷美王國的女戰士軍團「達荷美亞馬遜」(Dahomey Amazons)則是在非洲:「提到女戰士,從來不關美國的事。」英雄剛好是女性著有《女性主義者的格鬥俱樂部》(Feminist Fight Club)一書的美國女作家貝內特(Jessica Bennett),近期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描述她看本片時,坐在隔壁的小女孩不斷對媽媽驚奇地說:「她好堅強!」貝內特一個朋友看完後立刻買了40張票,分送認識的女孩;一個紐約市女性作家團體募資7千美元(約21萬元台幣)贊助該市的女孩觀賞本片。一名女性觀眾說:「我希望時光倒流,讓我陪著8歲的自己來看這部片。」貝內特指這部電影中,性別之於這位英雄既無關宏旨,又至關重要,她當然會讓女孩們想扮成她,想像自己是亞馬遜女神,但她同時也是個單純的超級英雄,只是碰巧是女性,就像導演詹金斯受訪時說得:「我不是在拍一名女性,我在拍一個英雄。」貝內特指,以影像說故事,比起語言、文字更能留下深刻印象,但美國電影中男女角色地位失衡,讓女孩很少有機會透過影像得到女性榜樣。美國影星吉娜戴維斯(Geena Davis)創辦的「吉娜戴維斯媒體性別機構」,研究2006年到2009年上映的21部普級電影發現,片中擁有職業的角色81%為男性,且男性角色較可能在醫學、科學、商業、法律、政治等範疇工作。南加州大學針對2007年到2014年,700部賣座電影研究指出,女性角色的台詞明顯少於男性,即使是女性為主角的《冰雪奇緣》(Frozen),男性角色的台詞也佔全片過半的59%。另一個極端的例子是《星際大戰》(Star Wars),「莉雅公主」之外的女性角色,在整部電影中的講話時間加總僅63秒。女童在成長過程中,電視電影等媒體欠缺強而有力女性角色,影響她們的觀念,影星吉娜戴維斯曾指出:「人們會因為他們所見之物,受到啟發或受到限制。女孩接觸媒體愈多,會以為自己在人生中的選擇愈少。」南加大學者史密斯(Stacy L. Smith)也說:「任何時候,我們在電視上看到有權勢的女性角色,都能挑戰古老而狹隘的『領導能力』定義。所以每當我們看到一名女性CEO,或者『神力女超人』在敵人砲火中昂首闊步,都能拓寬我們對領導者的定義。」貝內特建議女孩們看這部電影,她們不一定要懷抱英雄夢,但如果她們想,電影或可幫助她們相信自己有能力成為英雄。(簡竹君/綜合外電報導)發稿時間:01:56
更新時間:08:54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美聯社

《神力女超人》導演派蒂詹金斯(左)與該片主角蓋兒賈多特。美聯社

人氣(11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