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IS性奴的復仇

海薩(Heza)是雅茲迪族(Yazidi),和數千名女性族人一樣曾淪為激進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的性奴,在拉卡(Raqa)像牲口一樣被拘禁、轉賣、蹂躪。設法逃走後,她拿起槍、接受戰鬥訓練,成為女戰士,現在她重回拉卡,在街巷中與IS駁火,回到成為性奴之地,她說:「我依然背負巨大痛苦,卻也有一絲喜悅。」符合比例的復仇2014年8月,IS攻佔海薩與族人居住的伊拉克辛賈爾區(Sinjar),殺了數千名雅茲迪男性,俘虜數千女性,包括海薩和她2個姊妹,她們被帶到敘利亞的拉卡,成為IS戰士的性奴:「他們在街道上像趕羊一樣驅趕我們、羞辱我們。」她被困在拉卡10個月,先後成為5名聖戰士的性奴,受訪時她不願詳述當時經歷,只說生不如死,「數度自殺」。2015年5月,她在當地民眾幫助下逃出拉卡,之後加入「敘利亞民主力量」的雅茲迪女戰士單位「辛賈爾女性部隊」(YPS),接受嚴格的武器、作戰訓練,反抗IS:「當我開始戰鬥,我心中部分重擔就消失了。」去年11月,海薩與YPS加入收復拉卡行動,YPS的營區牆上寫著「雅茲迪女人重返拉卡,為8月3日大屠殺復仇」。今年6月YPS攻入城裡一區,海薩走在她被當成牲口的街道:「我有一種很奇怪、無法形容的感覺,我要為所有在這個城市,被販售過的雅茲迪女性復仇,等所有被俘女性都獲自由,我就算是復仇了。」與海薩同為YPS一員的女戰士芭絲(Basih)平靜而堅定地說:「我們經歷世上最醜陋的非正義,我們對他們的復仇,一定會符合比例原則。」「讓他慢慢地死」懷抱復仇之心的不只雅茲迪人。伊拉克軍方一名「少尉」,花了3年的時間追蹤2名IS份子,對方是他的殺父仇人。縱然軍方禁止報仇,少尉誓言只要找到人,必定讓他們「慢慢地、嘗盡痛苦地死亡」。許多伊拉克士兵跟「少尉」一樣,打擊IS不是為國為和平,而是為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少尉」與這2名IS成員是同鄉,2人原屬「基地組織」(al-Qaida),「少尉」的父親則是村裡的執法人員,2007年將「基地」成員趕出村莊。但2014年他不在村裡時,IS佔領村莊,這2人也在IS隊伍中,殺了他的父親、叔叔和逾10名親友,還到處吹噓炫耀,「少尉」至今不知道父親屍骨何處,無法安葬,他的手機長期保留這2人的照片。本月一名相熟的情報人員告訴「少尉」,逮到1名與他同鄉的IS,他立刻趕去,發現那是其中一名仇人的叔叔,頭髮灰白的老叟,他說:「我沒有刑求他,我除去他的手銬還給他水喝。他告訴我,我要找的人就在摩蘇爾。我問完後,就給他一槍,送他去地獄。」「這是私人恩怨」「少尉」沒想過尋求司法解決,他說司法腐敗,無論犯什麼罪,只要賄賂就能脫身:「我知道有人覺得復仇是錯的,但IS根本不算人類。」對於殺父仇人,他說:「我最希望能活捉他們,因為我要確定他死得很慢,我要他們說出我父親的遺體在哪裡,然後把他(仇人)的屍體吊在我的村莊示眾。」美聯社訪問來自不同單位的軍方或安全人員,都承認各自單位中有私刑殺害已投降或被俘的IS份子,官方雖禁止復仇,一名伊拉克資深軍官說:「當你面對那些殺死你親友的兇手,人會變得粗暴,對我們來說,這是私人恩怨。」不過復仇會帶來惡性循環,「人權觀察組織」的伊拉克學者威爾(Belkis Wille)說,以遜尼派為主的IS之所以興起,就是不滿之前遭到殘酷的殺害、拘禁、刑求。如果擊敗IS的人繼續法外、非正義地復仇:「你往後會再看到,年輕的遜尼派蜂擁加入下一個像IS那樣的激進組織。」(簡竹君/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相關新聞】
性奴組「太陽女戰隊」 要找IS復仇
IS煮嬰兒餵雅茲迪族性奴 逼人看女兒被姦更多新聞……
美最強航母「福特號」 今正式服役 
【特赦片】穆勒將擴大調查通俄案 川普考慮特赦自己
為了不造成紙杯亂丟 星巴克想出「這招」
 


海薩。法新社

雅茲迪女戰士。法新社

雅茲迪女戰士。法新社

海薩。法新社

法新社

法新社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