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一帶一路害各國破產

委內瑞拉深陷嚴重經濟危機,通貨膨脹一發不可收拾,近百萬人已連續多月佔據首都卡拉卡斯等大城市的街頭,他們抗議總統馬度洛(Nicolas Maduro)專制獨裁,搞垮經濟。而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副教授、美中貿易關係專家包定(Christopher Balding)認為,中國與委內瑞拉有著共通的經濟風險。馬度洛繼承前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的左派路線,高舉著「玻利瓦爾主義」(Bolivarianismo,反帝國主義)的大旗,但近年國際石油價格持續低迷,重創產油大國委內瑞拉的經濟。國營公司因沒有錢維修油田挖掘裝置,也發不出工人薪水,原油生產被迫暫停。經濟不振、糧食及物資短缺,令人民的怒火達到最高點,要求馬杜洛下台的示威運動,已遍及全國。而地球另一側的中國,購物商場依舊擠滿民眾;國家主席習近平向來也以強大的資金財力作為後盾,推動「金錢外交」,藉以擴大國際上的影響力。但包定說,看似南轅北轍的兩國經濟,其實卻抱著相同的「炸彈」。而中國撒錢的企圖,不但會令接受國會受到重創、中國最後也恐難以倖免,委內瑞拉的經濟崩盤,就是最好的例子。查維茲於1999年上台後,成了反美、社會主義的代表政權,中國更視委內瑞拉為意識形態上的盟友。2000年以後,中國為了開拓新市場,並確保資源,開始積極對外投資、融資。一方為了確保石油、在中南美獲得友邦,一方則在與美國翻臉後,希望找到其他貿易對象,因為能滿足彼此「需求」,中國很快就向委內瑞拉靠攏,熱心地提供大筆貸款。只是,中國的貸款非但沒有降低利息,融資條件還對中國「非常有利」。包定指,中國於2007至2014年,向委內瑞拉提供630億美元(約1.9兆元台幣)的融資,佔同時期中國向中南美各國融資總額的53%。這看似慷慨的貸款,其實要求委內瑞拉得用石油償還。而簽下融資契約時,原油價格每桶(Barrel)約100美元(約3026元台幣),但到了2016年1月,原油價格已掉到每桶約30美元(約908元台幣)。如今的委內瑞拉,得向中國輸出簽約當時的2倍原油,陷入「怎麼還也還不完」的狀況。由於馬度洛一旦垮台,將對中國的外交、經濟造成打擊,委內瑞拉的在野黨直言,馬度洛政權之所以能一直苟延殘喘,就是有中國在背後支持。因為一旦新政權上台,極可能會把查維茲、馬度洛時期與中國簽下的融資契約作廢,轉而尋求美國的支援。如此一來,向來愛面子的中國,鐵定面子掛不住。諷刺的是,中國過去還大力鼓吹貧困國「不用(向歐美債權國)履行債務」。一旦委內瑞拉若陷入「不履行債務」的狀況,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也勢必受到波及。中國「一帶一路」主軸是向友好國提供資金和技術等know how,並支援對方整備基礎建設,來確保資源與物流據點,同時增加友好國來擴大國際影響力,可說是,「一石二鳥」的援助計劃。且對中國而言,目前也是實現這壯大構想的大好環境,因為美國在川普上台後,正逐漸放棄扮演世界領導者的角色。許多不樂見中國稱霸的國家,也被迫面臨「明知有風險,仍仰賴中國」或「堅持不靠中國」的選擇,而包定相信,多數國家往往會選擇前者。委內瑞拉的經濟之所以會跌到谷底,除是因為獨裁政權硬推愚蠢的經濟政策,也是因為有大膽的「贊助者」無限制地提供融資。而這樣的有害組合,在「一帶一路」中,也很常見。因為中國為推動在「一帶一路」,也向多國提供高額,且類似委內瑞拉方式的融資。這些因經濟低迷而頭痛的獨裁政權,缺乏長期規劃,看到中國出資的大型開發事業,就撲了過去,那怕只能帶來短期的景氣效果。雖然「一帶一路」才起步不久,但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已開始陷入債務危機。斯里蘭卡靠中國資金興建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口,因為無法負擔高額的融資利息,而被迫把港口的營運權租借給中國99年,導致當地民眾與僧侶的土地都被徵收。而為了防止巴基斯坦爆發貨幣危機,中國在最近一年內已緊急融資巴國12億美元(約363.08億元台幣),未來數年還打算在投入520億美元(約1.57兆元台幣)。中國資金大舉流入巴基斯坦,勢必導致通貨膨脹,讓債務償還更為困難。中國政府常稱「一帶一路」是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二戰後的歐洲復興計劃),但包定直言「一帶一路」只是「中國為成就中國的計劃」。不同於低利息或無息的國際開發援助,中國把「一帶一路」的融資利息設定的比市場行情還高,不但承建鐵路、港口的都是中國企業,資材都是從中國輸入,連勞工也是中國人。而中國也得為「一帶一路」付出高額的代價,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去年就發表報告,引述中國官員私下預測「中國對中亞、南亞的投資計劃,有3成將出現虧本,在緬甸、巴基斯坦等地的投資,預估虧本更高達5成和8成。」中國已揚言,會在未來10至15年內,投入5兆美元(約151.28兆元台幣)到「一帶一路」計劃中,一旦實行勢必造成中國財政的一大負擔,甚至小規模的債務不履行,都可能令中國的政治、經濟受到打擊。不去考量對方的還錢能力、也不預先評估投資是否能回收,只是一昧提供大筆貸款,最後只會讓借方與貸方陷入互不信任,借錢的可能還會破產。包定表示,中國若不讓自己成為聰明的放款人,只靠亂貸款,不但會讓借錢的國家深陷痛苦、經濟出現破綻,也反讓中國遭當地民眾厭惡。(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更多新聞……
共和黨資深參議員爆料 川普準備以武力解決北韓問題 
日本茨城縣規模5.5地震 關東部分地區有感 
洛杉磯華裔男 在中國領事館外開槍再自殺 
男全裸衝入機場女廁 妙齡女被嚇到大哭
美女大學生身首異處 疑遭性侵後殺害  
 


法新社

翻攝rappler.com

人氣(36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