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國際為什麼】無法長大的小女孩

4歲的蘿絲梅達(Rosmaida Bibi)出生在緬甸骯髒破落的洛興雅難民營,她有褐色的眼睛、細瘦的手腳,胸前一根根肋骨清晰可見,4年來,家人最希望她做到的一件事,是無數兒童天經地義能做到的:長大。嚴重的營養不良,讓她的身形彷彿1、2歲的孩童,她走起路來顛簸不穩,只能說簡單的詞彙「爸爸」、「媽媽」、「飯」。她的不幸,反映了緬甸多數洛興雅人的困境。這裡比監獄還糟多 數緬甸人是佛教徒,其中許多人仇視信奉伊斯蘭的洛興雅人(Rohingya),認為他們是來自孟加拉非法移民,雖然洛興雅人已緬甸落地生根好幾代。 2012年緬甸西部若開邦,發生激進佛教份子針對洛興雅人的暴力攻擊,超過12萬洛興雅人被迫離家,逃到荒山野嶺,以簡陋的帳棚小屋為家。蘿絲梅達的媽媽哈米達(Hamida Begum)說:「這裡比監獄還糟,我想讓她像其他孩子一樣受教育,但是她病了,她長不大。」哈米達在暴動那年跟族人一起逃往山區,走得滿腳都是血,她說從祖父那代就擁有那個家,現在佛教徒佔了她的家。政 府拒絕給洛興雅人公民身分,他們不能投票、不能自由離開聚集區、不能受教,有些地方的軍警不讓他們農耕和捕魚,他們無法買糧食、就醫。哈米達的丈夫因為無 法在緬甸工作而赴馬來西亞,卻死在馬國。她改嫁,現在的丈夫以捕魚為生,工作一整天如果運氣好,可以拿到低於1美元的工資,運氣不好就是空手而回。翁山蘇姬也沉默赤貧的狀況下,哈米達說蘿絲梅達還能活著,就是奇蹟了。現在雖有國際救援組織負責蘿絲梅達的飲食,哈米達仍憂慮:「她的食量太小了,吃東西都有問題。」她每天2次牽著女兒的手在「家」附近走動,但蘿絲梅達的關節太脆弱支撐不了身體、無法走遠,可能永遠都無法跑步。緬甸政府對洛興雅人許多苛刻的規定,是之前軍政府訂定,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領導的政黨2015年贏得大選後,世人對緬甸的民主進步充滿期待。但她對緬甸軍隊在若開邦的洛興雅人遭屠殺、遭不平等對待保持沉默,讓她人權鬥士形象蒙上陰影。許 多國際組織指控緬甸對洛興雅人種族隔離、種族清洗,翁山蘇姬否認,但維權組織「鞏固人權」(Fortify Rights)成員史密斯(Matthew Smith)說從2012年暴力衝突至今已5年:「翁山蘇姬可以做很多事,卻沒做,洛興雅人的權利沒有好轉反而惡化,去年整年發生大規模的殺戮、性侵、強 迫勞動和其他侵害人權的事件,沒有任何人受到制裁。」拒絕聯合國調查世界糧食計劃署(WFP)7月公布,緬甸西部約8萬名5歲以下的幼童,因營養不良急需幫助。翁山蘇姬政府一度拒絕聯合國救援組織進入當地調查或施以援手,認為他們進入當地會激化衝突。緬甸警方最近證實,上月有7名洛興雅人在警方保護下,到若開邦首府實兌出庭,這些人離開法院後,遭上百名激進佛教份子攻擊,儘管有警方保護,1人遭石塊打死,其他6人都受傷,其中2人傷勢嚴重。當地人威納(Vanna Sara)告訴美聯社,嚴厲對付洛興雅人是保護佛教徒的必要手段,不然「穆斯林的人口會吞噬整個地區」,他說:「不能信任穆斯林,他們沒有一個能信任,他們很嚇人,老實說我們的感受就是,最好不要跟穆斯林生活在一起。」翁山蘇姬政府成立委員會,由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領導,為洛興雅人問題找尋出路,在出路尚未尋獲前,洛興雅人只能繼續困在在荒山野嶺,在貧病交加中奮力求生。(簡竹君/綜合外電報導)更多深度專題請點【國際為什麼】
 


蘿絲梅達與母親哈米達。美聯社

美聯社

美聯社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