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搶救競爭力─勞工篇】勞基法缺彈性引怒火 朝野齊喊「三度修法!」(動畫)

(調整內容)
新版《勞動基準法》3月1日實施至現在,勞、資雙方都不滿意,全國商業總會理事長賴正鎰直指,《勞基法》缺乏彈性,老闆沒尊嚴,不僅容易造成勞資糾紛,運作上還增加很多成本,很多小公司都吃不消,快關門、不幹了。也有企業直指,勞基法窒礙難行,尤其加班費的計算,讓企業成本大增,是外商企業來台投資卻步的重要原因。

東元集團會長黃茂雄說,《勞基法》要有彈性,太僵硬、太偏勞方,很多中小企業都吃不消。

一位不願具名的餐飲業的總經理私下透露,新版勞基法強推一例一休,實施後成本提高很多,尤其是現做餐點師傅,成本更貴;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資主管也反映,班表超難排,規定超多,常常會弄錯,他強烈建議,政府應該要提供人工軟體。

民進黨政府2016年上台後,兩度啟動修正《勞動基準法》,第一次先放寬勞工可一例一休,但引發企業主反彈,認為不夠彈性,去年底再修一次,放寬勞工可7休1,但又讓勞團不滿。時代力量立委發起公投,要求重修《勞基法》。

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指出,修法越修越糟,民進黨在執政前的承諾都沒有達到,目前勞工政策太往右走,希望民進黨能理解,年輕人對修法非常不滿,已經導致年輕選票嚴重流失,政府勞工政策,不要繼續往往資方走。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書記長李彥秀認為,兩度修《勞基法》,並未落實總統蔡英文政見,勞工未獲具體保障,責任制行業也越來越多,不符合社會大眾對於勞動條件的期待。不過對於是否再修法,李彥秀較保留,認為還是要先評估。

民進黨立委蔡易餘認為,首度修法要讓全國勞工與軍公教休假一致,落實周休二日,但因有產業適應不良,因此才會再度修法來賦予產業彈性。蔡易餘坦言,第一次修法很傾向勞方,讓產業無法對應,第二次有點拉回資方,導致更多勞工團體無法接受,但修法是逐步到位,未來也可以討論再修法,改善勞動環境。

近期台北市美國商會也發出聲明,針對白領職工和專業、管理人員的勞動條件,這類人員在安排工作時間和地點方面需要更大的彈性,以滿足新創、知識型經濟的需求,建議在《勞動基準法》中擴增特定責任制專業及管理人員得不受工時及加班費限制。

商會指出《勞基法》第84條之1第1項第1款及第3款規定「監督、管理人員或責任制專業人員、其他性質特殊之工作者,不受該法第30條等規定對於工時及加班費之限制」。但因勞動主管機關對該免除條款適用一向採取嚴格解釋,導致這項規定無法因應現今知識經濟時代許多勞工對彈性工時要求。

商會建議以下這3類應該適用前項規定,1.不論雇主人數,薪資達中位數2倍(含)以上。2.薪資達同一雇主全體員工薪資前15%以上者。3.工作職責重於其特殊技能或才能而非所投入時間之長短;工作內容由其籌備、研發、設計、與他人共同或親自執行;工作成果與他人或其個人負責成敗;工作所需時間、地點及人數由其規劃或調整,如適用《勞基法》第 30 條等相關規定,將有窒礙難行或妨礙效能虞者。

不過對於是否再修第三次,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表示,目前沒有聽說勞動部要修法,也沒有這樣的討論。至於對現行《勞基法》是否滿意?徐國勇說,這種問題不評論。

學界則認為勞基法還有修法空間。中經院經濟展望中心助理研究員陳馨蕙表示,勞動法規修改後爭議性沒有像去年那麼大,但修法並不能導向企業增僱員工,只能看到加薪、加班費增加等企業主的成本走高,今年輿輪關注的焦點不止在成本增加,還有人力調度彈性和勞資和諧,修法以後企業是否有餘力增聘人,業者狀況不好,只能從人力輪班和現有人力去調整。

陳馨蕙指出,去年服務業反映,內需成長但受一例一休沒有彈性影響沒辦法搶佔商機,今年一例一休彈性略增,但年金縮水、觀光客減少,內需市場成長有限,修法雖然較未法前更有彈性,但勞動法規還是要能符合產業現實狀況,勞動福利能否做到提升,和產品能不能提高附加價值、售價提高等市場機制有關。

陳馨蕙表示,修法前必須有全盤統整,就目前勞資雙方情況彙整,涉及人力調度、配置、公司會計帳務調整,修改必須嚴密進行,應多做觀察,不可淪入朝令夕改的局面。

中興大學管理學院院長林丙輝說,勞基法再怎麼修都會有人不滿意,不可能大家都滿意,永遠沒完沒了,現階段有更重要的議題需要關心,他不贊成短期再度大翻修,會演變成吵鬧更不平,變成一個政治議題。
 
林丙輝說,一例一休有人滿意,有人不滿意,是大家都妥協的一個結果。 企業覺得加班費計算很複雜,他則說,習慣了就好,勞工團體與資方各有立場,永遠吵不完, 他建議才剛修法,暫時不要再動 。(政治中心、林巧雁、陳瑩欣/台北報導)

出版:0800
更新:1420


新版勞基法實施至今,勞、資雙方都不滿意,圖為去年底修法,引發勞團抗議。資料照片

人氣(10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