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老闆:賺不到錢 基層:一人當二人用

【生活中心╱台北報導】《勞基法》3年修法2次,勞方和資方各有不滿,讓台灣的勞動市場面臨前所未有的衝擊。《蘋果》走訪全台各地,詢問各行各業勞工和僱主心聲,傾聽他們在面對勞動法令不斷修改變動之際,雙方所面對的不同困境,並尋求解方,企盼台灣就業市場能早日恢復原本活躍的競爭力。

有勞工抱怨,不管《勞基法》怎麼修,基層工作者依舊窮忙。方萬民攝

心聲1 周日8成關診 藥師不夠用

同樣受一例一休上路、要多給加班費的影響,基層診所周末紛紛關診,以降低人事支出。中華民國診所協會全聯會榮譽理事長曾梓展說,據衛福部中央健保署統計,目前全國診所周六開診率約80%,但周日開診率已只剩下20%,以中區診所來說,周日開診率僅17%至18%。
曾梓展分析,小兒科、耳鼻喉科等診所多處理上呼吸道急症,患者較多,受《勞基法》衝擊較小,但復健科、眼科等診所多半選擇周末關診,主要源自排班問題,因法令規定周休二日,會讓本來就人力吃緊的藥師、護理人員等更難排班,也有些診所考量假日給加班費會增加成本而關診。


心聲2 專櫃遇缺不補 逼找臨時工

不願具名的百貨業者坦言,《勞基法》修法對百貨公司營運影響不大,尤其是利潤較高的精品、化妝品等專櫃,「畢竟最後增加的人力成本,仍會反映在售價上」;但對於利潤較低、不太容易漲價的小型品牌專櫃,尤其是餐飲、女鞋等衝擊較大,特別是百貨營業時間長,每天須排2班人力,很多業主不願多聘正職員工,就改用大量臨時人員因應。
百貨業者舉例,有品牌在3家百貨設櫃,原各請3名正職櫃姐輪班,但一例一休上路後,品牌業者乾脆遇缺不補,縮減為僅剩2名正職櫃姐,另請2名專門游走各櫃點的代班人員,以解決工時問題,「雖然臨時員工太多也會影響業績,但景氣不好,能省就省。」


心聲3 客運爆出走潮 請不到司機

《勞基法》前年底第一次修法後實施一例一休,國光客運副董王應傑說,客運、公車業「缺司機缺得很厲害,所有大客車都缺人」,因司機薪水大降至少2到3成,現頂多4萬多元,旺季相比少更多,以前司機認真跑車,一個月最多可領7萬到8萬元,現無法加班,加班費大減,上月國光司機高達100多人離職,因領到的薪資活不下去,只好去找其他工作。
司機湧現出走潮導致人力不足,王應傑坦言,只能把司機人力挪往尖峰的時段,離峰時間被迫減班,國道客運乘客更是怨聲載道,「以前隨時來都有車,現在卻要等」。
王感嘆業者也是受害者,建議政府應開放外勞和外籍技術人員來台擔任客運駕駛,目前客運和公車司機找不到人,若不開放外勞人力,只會越來越慘。
王應傑表示,雖加班費減少,人力成本支出下降,但長途客運業績受到高鐵和經濟影響也下滑,讓營收同步減少,而油價仍在高點,根據浮動機制,公路客運票價已達可調漲門檻,「業者一直虧本,情何以堪,將持續與政府爭取票價調漲。」


國光客運司機加班費大減,上月上百人離職,離峰時段只好減班資料照片

心聲4 員工周休2日 餐廳利潤被吃光

在高雄市開燒烤餐廳的老闆盧先生觀察,餐飲業生意普遍不好,除極少數賺錢的人氣店能應付《勞基法》規定,多數南部小型餐飲業根本沒能力照單全收,「只能靠平常和老員工搏感情,請他們體諒」,否則賺不到錢也只好被迫關店。
盧先生以自己的店為例,廚房請5名廚師、外場4人,假日客人較多須全員到齊,平日也只能輪休1人,他目前協調員工月休4天,若要完全依照《勞基法》,變成每個月要給8天假,他必須多請2人才有辦法應付,加上勞、健保等開銷,他試算過每月要多支出15萬元人事成本,「照我現在生意狀況,等同利潤統統被吃光、做白工。」
他常和客人聊天,有一對夫妻說原本每月有加班費2、3萬元,《勞基法》修法後「強制休假,加班費不見了」,只好節省支出,「有小孩要養,車貸也要繳,只能砍掉外食預算」,從每周可去餐廳用餐一次,變成每月一次,導致餐飲業生意變差,向原料商、酒商叫貨量下降,連帶其他產業都受影響。


心聲5 想要賺沒得賺 得勒緊腰帶

藉由超商打工維持生活的19歲店員坦言,在還沒有一例一休之前,超商人員短缺時,「我每星期都可以連上6天班,一個月多賺近5000元薪水,那時看到薪水就很開心,但現在若上第6天班,老闆要多付加班費,就不太願意派我了。」
店員表示,如果現在上第6天班,連同加班費一天可領到快1500元,「真的很賺沒錯,但老闆就不會願意多付錢了,所以我現在最常就是一星期上班5天、共40小時而已。」
他感嘆:「為了讓勞工適時休息而規定不能連上6天班,雖這想法很好,但我真的會想多賺一點錢。從老闆角度來想,與其多付我加班費,不如多請一名店員分擔工時就好,我等於少了加班費,又少了原先可上第6天班的8小時薪水,生活開銷得更勒緊腰帶。」
該名店員認為,《勞基法》修法也許是為了勞工好,但還是希望能給僱主跟勞工多點空間,希望在能力許可之下,讓他有機會多賺錢。


心聲6 計時工罵壓榨 拿嘸加班費

擔任服務業計時人員的台南市民林小姐說,《勞基法》修法上路後,工時減少,收入也變少,雖然法律保障加班費,但實際上老闆都藉故找好多理由,「硬拗」不發加班費,「例如明明工作超過8小時,老闆卻說因員工中間有休息,不是連續上班8小時,所以沒加班費」;不只計時人員會被剋扣加班費,即使是正職人員,老闆也不給報加班費。
林小姐直言:「《勞基法》修法後說加班費1.33倍,但真的沒有公司發過,壓榨勞工好誇張,政府都不知道嗎?」她覺得現在工作根本沒前景。
她痛批,政府把《勞基法》修得亂七八糟,她都搞不清楚修成什麼樣子,「因為今天修成這樣,明天又改了」,且修法「根本都是為大老闆或白領在修的,對他們有利,我們基層員工、尤其是計時人員,沒有一次被政府考慮進去」。



心聲7 連午飯都沒吃 收入沒變多

在桃園市某加油站工作的勞工葉先生抱怨,《勞基法》修法後,「一個人被當成兩個人用」,根本是基層工作者的普遍寫照,「每天忙,卻是窮忙,因為再忙於工作,還是窮。」
葉先生形容自己每天下班到家後,吃飯、洗澡完畢就累癱了,躺下直接睡著;他觀察送貨員更可憐,「被操到連吃午飯的時間都沒有,收入也沒有比以前多,卻比以前更忙。」
他覺得法律越修越糟,讓基層員工窮忙到連後來怎麼修法,都沒有時間關心,勞工做更多、收入卻不多,景氣也沒變好,工作更沒有前途;「而且政府修《勞基法》,都是圖利財團或維護資方大老闆的權益,結果有錢人越來越有錢,基層的勞工更忙更窮。」


心聲8 省錢不敢僱人 投注站關3間店

兼營按摩店、運彩、電腦彩券的金財神投注站老闆邢紀藩說,他曾一口氣開5家店,最多一天營收10多萬元,都聘請員工、不用自己動手,《勞基法》一例一休上路後收到只剩2家,為節省開支而不敢請員工,全靠自己扛。
他以上屆世足賽為例,當時請6名正職員工、4名臨時員工,全力應付運彩商機,今年靠他自己顧店,每天工作長達19小時,原店內以月薪5.5萬元聘請專職清潔人員,也改用清潔公司派遣人力,每天2次依時薪計價;按摩店師傅則採合作模式,有上班就抽成,勉強維持人力,「如用固定月薪員工可能也撐不住。」
邢紀藩另聽聞,附近超商加盟店老闆原開3家店,因人力不足、大夜班找不到人,只能靠夫妻兩人去頂,「夫妻一天到晚看不見對方,現已考慮收店。」他說:「小企業主都經營不下去而關門,對勞工真的比較好嗎?未來年輕人會越來越難創業。」


邢紀藩自己顧彩券行以節省開支,每天工時長達19小時。方萬民攝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