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王文淵喊話「漲工資恐害失業」

學者:政府可針對行業訂標準

【綜合報導】薪資猶如雙面刃,低了不見得對僱主有利,高了也可能讓勞工受害,全國工業總會理事長王文淵昨表示,並非提高最低工資就是照顧員工,也可能會造成更多失業問題,「薪水應該要回歸市場機制。」台灣經濟研究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孫明德建議政府針對不同縣市與行業訂定標準,給予更多彈性。

工總理事長王文淵昨表示,薪水應該要回歸市場機制。葉志明攝

王文淵昨藉「2018工總白皮書」發表機會向政府喊話,並以許多超商因工資成本問題取消24小時營業制度為例說:「聽說最近24小時便利店愈來愈少,方便性降低。我很少出去買東西,我也很少用錢,也不知道到底24小時便利店增減多少,我是聽人家講的。」他指出,台塑員工基層平均工資之前是5萬2600元,最近他才幫員工調薪調到近5萬5000元,但他反對一直調漲基本工資。
工總則指出,最低工資自2011年至今年2萬2000元已上漲23%,時薪今年140元已漲43%,上漲幅度比經濟成長率還高。工總建議,月薪超過基本工資3倍半(約台幣7.7萬元),可不受工時、休(例)假等限制。


南韓日本近年皆調漲

對此,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說,有關高薪、高階人員工時限制的彈性化,國發會正在進行相關研議,政府會秉持兼顧保障勞工權益與促進經濟發展原則。
不過,亞洲國家調高基本工資已蔚為風潮。南韓去年調漲最低時薪7.3%,今年大漲16.4%,明年擬再漲10.9%,儘管面對僱主怨聲載道,漲幅已較先前計劃和緩,但文在寅政府仍未放棄2020年最低時薪至少1萬韓元(296元台幣)目標。
日本去年10月最低工資調高約3%,連3年調升,反映勞動力嚴重短缺。日本勞動省工作小組周四建議今年10月例行調薪將全國最低平均時薪創紀錄上調26日圓至874日圓(約244元台幣)。



對於薪資與就業平衡,台灣經濟研究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孫明德表示,提高最低基本工資要考量企業獲利的問題,若企業成本不斷增加無法負荷,的確不願意僱用更多人力。
孫明德建議政府針對不同縣市與行業給予更多彈性。以中國為例,一個省有5種最低基本工資,以目前台灣月薪最低工資2.2萬來說,在台東也許可以過日子,但若在台北討生活恐怕不容易。
孫明德指,台灣目前低薪是因製造業出走,從1993年左右的實質薪資開始下降,1990年蘇聯瓦解、中國開放改革,鐵幕結束後的低廉勞動成本吸引全球製造業,也連帶排擠台灣。而2008年後金融海嘯影響全球經濟低迷,企業若無成長,要帶動加薪也很困難,在製造業外移,服務業沒有創新情況下,對於利潤較薄、沒有獲利的企業,加薪造成的負擔較大。


社會新鮮人薪資僅2萬多元,但扣除基本開銷根本存不到錢。資料照片

偏僻超商取消24小時

孫明德也指出,有些偏僻的超商考量人力,不再24小時營業,最低基本工資一刀切下去適用各行業其實並不合理,以台塑、台積電來說,不會有最低基本工資的問題,薪資一定都比最低工資高,最低工資影響的是社會較底層100~200萬人,若拿最低工資與平均薪資相比,也仍有一段差距。
23歲的陳小姐6月剛畢業進入台北飯店業工作,薪資僅依基本工資2萬多元,但扣除房租、交通等開銷,根本存不到錢。她說:「會造成失業只是僱主推托之詞。以台灣基本工資22K,我認為調漲空間還很大,年輕人月薪領3萬多才算合理。」


人氣(29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