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年輕公務員:「年改」革了自己的命,利了誰?

歸去兮/公務員繆德生前上校參與反年金改革抗議,不慎於立法院墜樓,走向生命終點,身為一個曾經支持年金改革的年輕公務員,我對這個政府的信心也到此為止了。回想年金改革的前半段,在陳建仁副總統號召各界正面對話,召開年金改革委員會及分區會議時,雖然眾聲紛呈,尚算行禮如儀,但年改會擬出的年金改革草案,送進立法院卻演出一場大暴衝鬧劇,明知修法必定伴隨抗議,段宜康等立委揚言「反年改團體包圍愈多次、砍更兇」,最後年改會版本只砍五毛,立法委員卻殺了一大塊,立法部門打臉年改會端出來的「共識」,修出一部刀刀見骨的《公務人員退休撫卹法》。公務人員這刀砍完,教師部分立馬跟進,再修《公立學校教職員退休撫卹條例》,諸般細節一併照抄,將生效日期訂在今年七月一日,完全未考量學校的特殊生態,教師為配合學年學期時程,慣常於每年二月或八月辦理離退職,但七月生效的新制,等於逼迫符合原始退休要件的教師於學年中退休,學校人事怎不天翻地覆?最後教育部以一紙行政命令,教師可於緩衝期間內以「特殊原因」退休,讓學校免於找一大票代課教師補天窗的空前危機,然已顯見本次年金改革匆促修法,造成嚴重失誤,影響大眾權益甚鉅,至於還有多少因急就章修法而埋下的未爆彈,沒有人說得清楚。在賴揆宣示軍公教年金改革今年七月必定要同步上路的基調下,立法院本會期內勢必要通過軍人的年改方案,但眼見政府如此待退休公教人員,退伍軍人豈有任何信任可言?在毫無共識與對話基礎下,立院仍要修法強渡關山,部分退休人員冒人身安全危險進行抗爭,也是完全可以想見,終至發生憾事,政府大員及民意代表豈能天真大嘆「雖然遺憾、改革不斷」?更何況目前的年金改革制度,只是透過多繳、少領、晚退,讓退撫基金破產時程延後的鋸箭手段,年金機制的本質危機並未真正予以處理。部分立法委員及政黨曾在修法過程中,宣示要儘早修訂可真正永續的年金制度,但在年金改革議題熱潮過後,執政黨忙著修惡《勞基法》討好資本家、拼年底三合一選舉,永續年金這任務,似乎被遺忘在待辦事項清單的最底層了。部分青年公部門從業人員,先前還支持年金改革,是希望這一波修法過後,政府能擔起責任,積極擬具能保障老年生活的合理年金制度,眼見這張支票的兌現日程遙遙無期,劃在前輩身上的傷口卻越來越深,再看到政府於勞基法修惡的嘴臉,年金改革這道菜眼看是餿了、吃不得了,青年軍公教怎麼還吞得下去?上校之死,是政府失信下的悲劇,誤入公門叢林的小白兔們,也不用期待這個政府能給出足以託付終生的承諾了,什麼忠誠義務、感動服務,還是拋一邊去,日頭炎炎,隨人顧性命吧。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藍天行動聯盟秘書長、退役上校繆德生上月27日清晨參與反年改抗爭,在攀爬立院外牆欲插旗,不慎從2樓摔落地面命危,昨下午2時許其家屬同意拔管,繆離世,享壽62歲。翻攝「白色正義連盟」臉書專頁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