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公教年改將上路】大學教授:讓李教授晚景淒涼是台灣之恥

劉士奇/大學教授日前李家同教授在收到「退休所得重算處分書」,因年金銳減而發出「晚景淒涼」的感慨。這位當年台大電機系的高材生,在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取得電機及計算機系博士,捨棄了在美的高薪,於民國64年回台任教,是當年願意回來的少數科技學者。沒想到43年後,這位國內外知名的科學家、作家與關懷弱勢的人道主義者,在發出晚景淒涼感慨後,主導年金案的台大社工系前教授林萬億,竟反駁李教授10年後每月尚可領6萬元云云,讓李教授淪為網路酸民的箭靶。這樣的訊息傳入全國數萬大學教師心中,不但對李教授處境感同身受,也開始思考個人的未來,對台灣更充滿憂慮。回想20多年前,筆者完成美國博士學位回台搭機途中,鄰座歐里桑在獲悉筆者回國任教時,操著閩南話問我:「大家都要跑出去了,你幹嘛要回台灣?」他狐疑的看著我。說真的20多年來,筆者從未後悔過選擇回台一事,哪怕期間出國開會,必須與其他學生擠一個旅館房間,永遠只能搭經濟艙出國,面對種種國內學術資源短絀的窘境,但期間仍不時安慰自己:沒關係,台灣教授的薪水雖然遠不及香港、日、韓、星,甚至澳門同條件的學者,但國內有好的退撫制度,可以保障教授的退休生活。即使後來在面對愈來愈多有能力添購二房、三房,開著名牌車來接機的北大、清華、中山與華中科大等同行,我也以台灣的大學享有較高學術自由與社會地位來自我安慰。一直到日前遇到計程車司機對我說出:「憑什麼你們這群教授只因會讀書,多讀了幾年書,退休後就可以比工作3、40年的勞工,多領那麼多退休金?」面對如此的質疑,筆者黯然之餘,不禁反問自己:難道真的被當年飛機上那段對話,不幸而言中?李家同教授上述的感慨,難道不是許多當年選擇回台貢獻教授們的心聲?尤其,過程中政府透過各種粗暴手法通過年金新制,明明是退休應得的待遇,為何偏用「退休所得重算處分書」造成二度傷害?「處分」一詞是連小學生都懂的負面用語,政府為何麻木不仁到此地步?又憑什麼幾十萬「一次性補償金」,明年7月1日就必須歸零,理由安在?這是不但令台灣公部門違背信賴保護原則、法律不溯及既往等常理,連「政府財政會被軍公教退休金拖垮」的污名鬼話,都用來誤導一般民眾,這讓人想起半世紀前的中共文化大革命中清算資本家與知識份子的行動。 當執政者不顧通貨膨脹,不願沿用前面政府的威信及承諾,執意且快速刪減年金的蠻橫作法,結果讓一位將大半輩子奉獻於台灣、愛台的老教授,被迫必須面對晚年的窘境,甚至難以再負擔那些當年留在國外、薪資待遇高數倍老同學的邀約,傳到國際上,難道不會影響留才與延攬人才嗎?政府不覺得羞愧嗎?


日前清華大學講座教授李家同(圖)在收到「退休所得重算處分書」,因年金銳減而發出「晚景淒涼」的感慨。資料照片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