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年改後遺症7】年輕教師悲嘆:我揹債 退休者領上千萬

軍公教年金改革7月實行,儘管許多年輕的軍公教人員認為確實要改,但是改法仍讓他們看了就有氣。一位台中的40歲特教老師陳姓老師認為,民國90多年這段時間退休的人,每個至今都已經領回上千萬退休金,「已不虧了!」但是錯誤的政策,讓教育界新血每個都在為他們背債,負擔超沉重。這位陳姓老師資歷約15年,不屬於18%的受惠者,每個月的薪水4萬多,他不認為繳出去的退撫金、公保以後拿不到,但教師又不得兼職,因此每年寒暑假他都沒有休假,不斷在做補救教學「加減賺」。陳姓老師指出,自己每月光是退撫金就要繳3600元、公保也要1300元,「繳出去的不僅是同薪資勞工的4~5倍之多,且報的都是實薪,很多勞工也沒報實薪,而是最低薪資。國教教師,尤其國小教師是體力活,然『產值』又不像勞工可量化,把孩子教得好,政府並不認為可以多給,現在的教師比起勞工更不如,很不服氣。」對於年改,他認為確實要改,他舉實例:一個民國92年退休的校長,月薪8萬多,至今退休金領了15年,起碼已領了1500萬元;另一個是民國90年退休的教師,月薪5萬多,至今退休17年了,起碼也領了破千萬元,「早年提撥出去的早就都大賺回來了,他們才是最大受益者。」吃掉他薪水最多的是「退撫金」,相對於「勞退金」是由企業雇主來負擔,「退撫金」則是在1995年後從原本的政府負擔(俗稱「恩給制」),轉變為公務人員共同撥繳費用,陳姓老師認為,這部分本來就該一刀切,以前的受惠者,就該由政府撥預算,怎麼會是由最辛苦的新進後輩基層來背?陳姓老師表示,年改必定要改,但公平性讓人失望,「基層教師的待遇低落,已經讓教育體系出現崩解,包括師資老化、師範大學排名下降、師資素質降低、老師有認真的也有打混的,能撐下去的依靠,只剩下熱情。」(洪子恩/台中報導)


教師待遇愈來愈差,又面對不公平的改革,很多人只能靠熱情撐下去。陳恒芳攝

人氣(8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