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慘】選秀歌手轉戰直播主 慘被冷凍還遭求償百萬

(更新:動新聞)
懷抱明星夢的男子羅光捷曾參加《我要當歌手》等選秀節目,去年6月與經紀公司「網紅製造」接觸,對方宣稱可以訓練他做直播、當網紅,但簽約後除了協助他在直播平台「浪LIVE」開播,就沒再安排其他工作或課程,羅光捷去年底要求解約,不料挨告惡意違約求償100多萬元,台北地院今開庭,
羅光捷呼籲想走演藝路的年輕人多小心。網紅製造公司委任律師指控,羅光捷簽定的契約明定:「若有惡意違約情事,得請求合約期間收入10倍賠償。」網紅製造為免羅光捷擅自解約的行為引發其他旗下藝人效仿,因此認定羅男行為構成惡意違約,根據羅光捷在「浪LIVE」開播時數獲得的「直播酬」,以及粉絲打賞虛擬寶物獲得的「分潤酬」,請求羅光捷賠償懲罰性違約金共100餘萬元。網紅製造委任律師還說,他們也願意與羅光捷協商調解,但由於他們是給每個直播主專門配給一個主管,羅光捷至少要賠償專責主管的薪資。羅光捷的委任律師則辯稱,網紅製造求償100餘萬元金額過高,而且雙方契約屬於委任契約,本來就得以隨時終止,羅光捷並沒有惡意違約情事,因為網紅製造除了指導羅光捷一些直播小技巧,沒有其他任何作為,不過他們也願意協調和解。法官考量雙方都有和解意願,安排7月24日進行調解。羅光捷庭後受訪說明,他去年6月與網紅製造洽談合作,7月簽約,但到9月公司都沒有幫他安排什麼課程、訓練,契約書上寫的廣告、代言等工作機會也都沒有安排,公司只有幫他接洽直播平台的事情,並指導開播注意事項,他就說想要解約,卻還是沒有公司安排工作或訓練的消息,他只好在去年12月委任律師寄出存證信函,沒想到今年3月就被告了,迄今他都不敢再開直播,怕因此又挨告。羅光捷說,「我不認為自己有惡意違約,我現在真的蠻慘的,沒什麼收入,我想要在外面自己接case也不敢,因為怕因此又與公司產生什麼誤會糾紛。」羅光捷強調,「我想要警惕現在很多年輕人,想要從事演藝事業活動,在簽約以及挑選經紀公司的時候,要多多觀看、觀察,多聽聽看。」(李奕緯/台北報導)【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出版時間:13:29
更新時間:18:48


羅光捷赴台北地院出庭。李奕緯攝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