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辣媽玩直播玩到「每天哭」 《浪LIVE》判賠10萬

(更新:新增判決理由)直播經濟近年興起,也衍生不少官司糾紛,直播平台《浪LIVE》去年遭旗下直播主「樂伕」方姓辣媽怒告指控,去年8至10月間《浪LIVE》舉行比拚開播時數的活動,方女積極求勝,每天開播10多個小時,壓力大到天天哭,拚到榜上第二名,沒想到平台質疑她「掛播」而取消其參賽資格,她事後怒提告請求回復名譽,雖《浪LIVE》辯稱方女曾有3次超過5分鐘沒在鏡頭前講話,已違規才將她除名,台北地院今判《浪LIVE》應賠償方女10萬元,並需在APP首頁刊登道歉啟事一周。判決指出,《浪LIVE內容管理及處置條例》雖有明文規定:「嚴禁長時間未與觀眾互動或經平台認定之無意義直播內容…不得有離開鏡頭累積超過5分鐘(含以上)狀況。」但方女被指違規的去年10月11日、13日3次「掛播」行為,3段直播的錄影檔經當庭勘驗,可以發現方女並沒有超過5分鐘離開畫面。法官審酌,方女在這3段直播中,都有不時對鏡頭說「嗨早安、大家早」,並做出畫眉毛、上髮捲等動作,也持續放音樂,就算《浪LIVE》要說這是「無意義直播內容」,但法官認為,應用程式直播之所以蓬勃發展,就是因為可以觀賞到社會各階層多元樣貌,表演內容有沒有意義,業者不得從嚴解釋,因此應認定方女並無「掛播」。法官指出,方女既然沒有違規掛播,《浪LIVE》取消她參與活動資格,並把她從「主播時長榜」榜單移除,確已對方女名譽權造成侵害,方女請求賠償有理由,審酌《浪LIVE》年營業額約10億元,精神慰撫金額應定為10萬元,另外應在APP首頁刊登道歉聲明,以回復方女名譽。可上訴。年近半百仍頗具「氣質女神」風範的方女,之前出庭時透露,她的家裡經濟情況甚佳,自己直播不是為了錢,只是玩票性的加入直播主行列,但她仍然十分配合《浪LIVE》平台舉辦的活動,為了在「週週大比拚」勝出,特別添購了麥克風等專業設備,每天開播超過10小時。方女指出,「週週大比拚」的活動規定,開播時數長者可獲得虛擬幣「浪花」的獎勵,她曾經以一週開播125小時,勇奪當週第二名,應獲得獎勵13萬「浪花」,但由於她每天開播多達10幾個小時,就算獲得獎勵13萬「浪花」,換算成現實價值後,時薪等於只有50元,且就算是榜上第一名的獎勵80萬「浪花」,因為必須每天開播多達18小時,時薪也僅僅相當於130元。方女控訴,她為了爭一口氣在這個活動中得名,每天長時間直播搞到幾乎憂鬱症,沒想到去年10月13日被《浪LIVE》以「掛播」為由踢出活動,讓她的付出完全白費。方女說明,所謂「掛播」就是開著直播但超過5分鐘沒在鏡頭前說話,但像是在大清早的時間根本沒人來看,她要說話也沒有對象,況且活動中第一名的直播主曾經開著直播去洗澡、上廁所,她認為這才是名符其實的「掛播」,《浪LIVE》卻沒有將人踢出活動,令方女質疑,整個活動是不是作弊、內定。方女補充,《浪LIVE》慣於不公平對待直播主,她向平台反映不滿遭踢出活動,平台卻始終不處理,後來還常常擅自刪除她的發文,且由於《浪LIVE》所屬的港商駿明公司老闆實際上是大陸人,因此如果在該平台如果打出「台灣、獨立、馬英九」等字眼,都會被遮蔽為「XXX」,她有次打出「練瑜珈/金雞獨立」的標題,也因為有「獨立」兩字而被要求更改,讓她覺得平台做法非常誇張。方女無法接受平台做法怒向法院提告,提出3個條件讓駿明公司3選1,包括回復名譽把她重新排回活動頁面的榜單上,或者在網頁上刊登道歉啟事,再或者就是以她應得的17萬「浪花」1比1換算台幣,懲罰性賠償17萬元,結果駿明公司拒絕協商調解,3選1的條件任何一個都不接受。駿明公司在法庭上強調,方女去年10月11日早上6時7分、30分兩度超過5分鐘未在鏡頭前講話,他們發訊息通知方女違規,但方女同月13日又有違規行為,他們才取消方女參賽資格,這是平台管理活動的權利,也沒有對方女名譽造成侵害,方女訴求明顯謬誤無理,請求駁回。但法官不採取駿明辯詞,今判駿明敗訴。(李奕緯/台北報導)【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出版時間 12:06
更新時間 19:16


方女年逾中年仍頗具「氣質女神」風範。翻攝自「氣質型的歐巴桑《樂伕》」臉書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