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野球職人】防護員變翻譯 劉昱豪的轉職人生

職棒場上,「翻譯」絕對是其中肩負壓力最大的球團工作人員,畢竟他要精準地用不同語言轉達教練、球員的話語以利球賽進行,稍有不慎就會影響比賽勝負。而中信兄弟投手教練伯納的翻譯劉昱豪,其實與一般翻譯相比,因多了防護員出身背景,反而更有利他在擔任翻譯工作時,能更有效率地表達雙方意思,獲得大家肯定。劉昱豪表示,自己從MLB CHINA開始踏入職棒圈,之後短暫在美國金鶯隊新人聯盟4個月後再回到MLB CHINA發展中心當防護員,做了4年後想再往上發展,因而才會到中信兄弟應徵,但因球隊當時沒有開缺防護員,僅有翻譯職缺,讓自己陰錯陽差展開翻譯之路。擔任球隊翻譯不僅是在比賽前後幫教練、球員翻譯那麼單純,以劉昱豪工作為例,他一天的工作行程會從比球隊早半小時到球場開始,先把前一場比賽的賽後報告分別翻譯成中文、英文,轉交教練與台北辦公室的領隊跟董事長,之後等防護員到場,了解前晚是否投手做治療,再去跟教練報告球員的傷勢或其他問題,同時一併詢問投手教練誰在比賽前要投牛棚後去提醒選手。不過擔任翻譯,難免會遭遇球員或教練出現情緒性字眼的情況,此時該如何處理?劉昱豪表示,其實在球季開始前,若有外籍教練剛到台灣,翻譯就必須與他建立起默契與信任,然後再建立他跟球員之間的互信與了解,才會有利於之後的工作運行。「因為橋樑是我,一旦建立起雙方信任感後,除了人身攻擊的字眼外,大部分情緒性字眼我還是會照翻,其實很多時候教練的會用情緒性字眼,只是要激起球員的態度與投球感覺,而球員情緒性字眼翻過給教練聽,也才能讓教練知道球員並非他自己所看到、所說的這樣。」他說。劉昱豪表示,因為他們之間並不能直接用言語交流,只能用看的,而當球員反應給教練後,教練才會知道「喔,原來你為何要這樣問、這樣做。」自己必須要明確表達球員、教練雙方想要讓對方知道的事情,也還要顧及融洽程度,讓他們互相了解,也知道對方要什麼。只是這中間還是會碰到一些尷尬與困難點,劉昱豪表示,例如在球隊戰績不佳的時候,教練們會開始找到底是什麼問題才會造成戰績低迷,選手方面也會想會不會是調度出了什麼差錯,如果是全本土,大家可以直接攤開來講,但現在球隊情況是外籍教練對本土球員,不可能直接溝通,所以翻譯只能先試著去了解教練與球員的想法,之後再視情況跟教練或球員說:「你要不要去找教練?你要不要去找選手?我來幫你們翻。」如果一直沒有讓他們去溝通或了解對方,最後問題可能會更嚴重。「會不會把責任推在我們頭上?我認為有時候會有可能,但這也是我們要擔的責任,因為有時教練上投手丘後講的東西很快很多,但我們只有1、2分鐘,必須要消化完馬上跟投手講,或多或少會少了點東西,只能盡量去減少落差,但如果有什麼沒講清楚,必須在換局中間去跟選手講清楚。」劉昱豪說。雖然比賽勝負壓力並不會在翻譯身上,但擔任翻譯,多少會覺得球員的表現好不好會跟自己有關,劉昱豪表示,因為當教練在調整球員的時候,就算牛棚表現很好,但正式上場卻表現不佳,上去跟他講完後,自己都會懷疑是不是沒跟他講清楚,或是講得不夠明確讓球員聽不懂?但相對的,如果他表現不好上去溝通後表現變那反而會蠻有成就感。要擔任職棒球隊的翻譯需要具備何種條件?劉昱豪表示,除了英文能力要好之外,因欸美籍棒球教練很喜歡用一些諺語跟慣用語,並不是只要照字面翻就知道什麼意思,另外還有許多棒球術語,這些都是要完全了解後才能翻譯給球員。劉昱豪表示,自己比較幸運的是,因為小時候有過打球,之後唸書往物理治療發展,當了防護員後還待過美國,一直都在棒球圈工作,也有機會跟很多外籍教練交流,所以自己沒有棒球術語方面的困擾,但對一般人來說,就算英文不錯,但要進到這行業,一定會有隔閡,並不是只要把英文翻成中文就好,而且台灣棒球也有日式、台式用語,你要吸收後翻出來能讓他們理解才行。「我覺得這行業一定要對棒球行業有熱情,不是外界看來只有每天跟著球隊比賽就這樣,中間還有很多事要做,而且除了要把英文跟棒球術語學好外,還需要具備蠻高的抗壓力,我不覺得我的熱情會被磨光,但如果感覺到熱情有在降低時,我會去想辦法去轉移注意力去找其他有興趣的事情,保持一整季不會被消磨殆盡。」劉昱豪說。(記者賴德剛)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野球職人】當裁判圓職棒夢 邱景彥換角度愛棒球
【野球職人】草皮當孩子養 達哥的場務人生 
【野球職人】防護員變翻譯 劉昱豪的轉職人生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野球職人】就是愛棒球 Lamigirls隊長熱舞跳不停
【野球職人】獅隊「白冰冰」EVERYDAY 中職最強主持 
【野球職人】手球教練化身DJ 劉俊直嗨翻全場


劉昱豪(中)負責外籍投手教練伯納(右)與球員之間溝通的橋樑,工作並不輕鬆。 李鴻明攝

劉昱豪(中)是中信兄弟外籍投手教練伯納(左)專任翻譯。 李鴻明攝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