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向法官控訴遭簡良鑑騙去詐貸  陳慶男:他嘴巴甜

慶富集團前執行長簡良鑑稱負責人陳慶男欠他15億元,但陳否認有此債務,再提起確認債權不存在訴訟。高雄地院簡易庭今開庭,簡男及陳男當面交鋒,陳男用台語向法官控訴,簡良鑑嘴巴很甜,時常在他身邊「學長、學長」的叫,所以他很信任他,就因為聽信他的建議,才造成現在變成詐貸案被告。並強調本票只是讓簡男當作擔保去向外借錢周轉,「當時聯貸沒下來,獵雷艦會不會賺錢沒人知,我缺錢缺到整坨屎,哪有可能算出預估利潤分他(指簡)錢」。簡良鑑去年曾提刑事誹謗告訴,指他從一開始有標案時即任慶富執行長,負責決策投標並與國外廠商簽立契約,讓慶富有籌碼與國防部談判,否則慶富根本無能力投標。當初他與陳慶男簽立一份買賣契約,協議若真由慶富得標,他將可取得採購案30%的利益,陳男才開立15億元本票給他,沒想到事後陳男翻臉不認帳還登報破壞他名譽。但刑事部分,陳慶男今年10月間因罪證不足已獲判無罪定讞。陳慶男另提起確認債權不存在訴訟。陳慶男今在債權案開庭時強調,15億元本票是因為慶富當時在銀行的聯貸案遲遲未核發下來,又急需3億元資金,當時擔任執行長簡男跳出來,自稱可以向金主借錢周轉,「但他說金主不認識我,所以要簽15億元本票當擔保,我就照做了」。但之後卻又突然改口稱,「錢是簡去借的,我不知道他是用誰的名義,他當時在我公司幫忙,發現公司聯貸都沒下來,好意說要去借錢來幫忙,但太年輕了沒資產,要求我簽15億元本票,讓他當作擔保」。法官質問陳慶男,到底簡良鑑是以何人名義對外籌借資金、為何還要另外簽立買賣契約?陳說,當時他很信任簡,所以簡要他簽什麼就簽,他不知道簡是用誰名義去外面借錢,最後還自爆說:「但本票是我簽的,還是我要還,這兩天還有黑道打電話來,要我還這15億元」。法官問簡是否轉讓債權給外人,簡的委任律師否認,表示該本票目前聲請強制執行中,應放在法院卷證內。法官接著問陳慶男,簡良鑑擔任慶富執行長期間沒有領薪水,那獵雷艦標案完成後,對他有何好處?陳說,他雖然沒有給簡薪水,但反而付更多的錢,簡良鑑說要參選國民黨中常委,他就曾拿好幾千萬給簡運作,簡招待中國、日本等外賓來台的費用,也都是由慶富埋單,「1年70幾團來耶,我花了多少錢讓他做面子,之前去義大利和支援技術的廠商簽約,他攜家帶眷一起去,300萬也是我付的捏,如果每個月給他幾十萬薪水,我還比較省咧」。法官問陳慶男,若認為簡持續不當花費公司財產,那為何不請簡離開慶富,陳慶男向法官說,「他(指簡)的嘴巴真的很甜,每天學長學長的叫,我那時也覺得他很照顧我,所以才一直捨不得叫他走,而且他自稱是前總統秘書長、國民黨大老詹春柏太太的乾兒子,「他把自己說的關係很好,說話很好聽,我就被蒙蔽了,當時我的確很疼他」。簡良鑑委任律師當庭指出,簡任職慶富執行長期間未支薪,卻願意以個人精神、勞力付出,明顯與常情不符,兩人還曾針對買賣契約進行議約程序,「若契約不存在,為何要進行議約程序?」陳慶男反駁,根本沒有議約程序,當時他缺錢缺到要發瘋,才會聽信簡的指示簽約。陳慶男委任律師也提出質疑,依照該買賣契約來看,簡良鑑在獵雷艦標案中完全沒有出資,卻能分得獲利中的30%,反而出資甚多的陳慶男僅能分得13%獲利,明顯和常情不符。而該買賣契約,直接說獵雷艦案將可讓慶富獲利50億元,進而算出簡良鑑可分得15億元的結論,但50億元獲利如何評估出來,卻完全沒有憑據,該合約不成立,15億本票債權也不存在。庭訊後,陳和簡前後離開高雄地院簡易庭,面對記者詢問,兩人都沒有回答。全案今辯論終結,法官當庭諭知訂於明年1月23日宣判。另詹春柏先前已對外澄清,否認前述「乾兒子」一事。(顏凡裴、王吟芳/高雄報導)【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簡良鑑。顏凡裴攝

人氣(3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