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花果點點名】老農誠心種豆憂滯銷 見證紅豆盛衰半世紀

紅豆在萬丹除了是愛情信物之外,更是代表萬丹人的情意,因為這裡的每一顆紅豆,都是在地農民辛勞耕作獲得的。栽種紅豆超過50年的紅豆農李錦川就說:「紅豆代表我們萬丹人的誠心誠意。」現年75歲的紅豆農李錦川,從年輕就開始種植紅豆,曾擔任過產銷班班長的他,對於紅豆有著難以割捨的情懷,因為他認為紅豆就像是萬丹人的心意,每次採收時,看著紅咚咚飽滿的紅豆捧在手心,再轉送給親朋好友,看見他們臉上滿足的笑容就感到幸福。萬丹紅豆打響了名號,但農民卻越來越笑不出來,為了配合機械化採收,需要使用落葉劑讓紅豆枝葉短時間同時凋萎,以往核准使用在紅豆採收的落葉劑「巴拉刈」,儘管對紅豆的食用安全無虞,卻可能對土壤生態跟人造成影響,如今政策修改,政府下令新規範,要求農民不得使用巴拉刈,如果不使用落葉劑,農民就得回頭用人工採收,而改用替代核可的「氯酸鈉」來當落葉劑,又讓紅豆農很苦惱,因為使用巴拉刈的落葉劑,施藥一周後紅豆就能收割,反觀使用氯酸鈉不但成本提高,落葉效果也比不上「巴拉刈」,多出近一倍等待紅豆乾枯的時間,就得擔心下雨,造成紅豆受潮損壞的損失。改用落葉劑增加成本,已成本土紅豆銷售的隱憂,而紅豆農更擔心的還有價格問題,本土紅豆還沒銷售,就有大量的進口紅豆進入市場競爭,過去萬丹紅豆受到國人喜愛,每台斤最高曾經賣到58元,近年受到進口影響,讓本土紅豆價格慘跌,每台斤只剩下36元,還一包包推積在倉庫滯銷賣不出去。萬丹紅豆藏著當地農民們的苦心與汗水,如今面臨進口紅豆低價競爭,以及禁用巴拉刈的成本風險,滿滿的辛酸只希望政府能聽見。(侯青佩、吳柏源/屏東報導) 


栽種紅豆50年的李錦川,視紅豆為珍寶。吳柏源攝

萬丹將紅豆彩繪在牆上,打造特色社區。吳柏源攝

使用落葉劑讓紅豆乾枯後,再用收割機採收。吳柏源攝

萬丹紅豆採收情況。吳柏源攝

採用自然耕作方式栽種,紅豆無法全乾,曝曬時間拉長之外,產量也大幅減少。吳柏源攝

萬丹紅豆品質優良,紅潤飽滿深受國人喜愛。吳柏源攝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