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周祝瑛:從孫安佐案看教育中的國際理解

周祝瑛/政治大學教育系教授藝人狄鶯與孫鵬的獨子,輕忽美國民眾因不滿校園槍擊事件,而百萬人上街抗議的社會緊張氛圍,不管是真是假,竟揚言要進行類似事件,立即遭學校開除與警方逮捕。可憐父母心,不得不緊急赴美處理善後。從近日媒體報導與藝人訪談中,大多圍繞在如何搶救孫安佐,卻很少檢討為何這個在美國已算成年的高中學生,會誤判形勢,犯下大禍?這其中是否涉及長期以來所謂「星二代」的家庭溺愛或社會異樣眼光所造成的壓力?還是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在美國讀書遭遇到人際疏離與生活寂寥,所產生的反社會情緒?還是在物質富裕中想藉自己特殊的武力裝備,透過炫耀來爭取同儕的目光與認同?此外,身處異地,交友圈是否仍以台灣人為主,未曾注意周遭環境的變化而有所因應?其中值得關注的是,報載號稱軍事迷的孫安佐一家人,把身穿生存遊戲裝備的照片公諸社交網站,對美國校園槍擊案件毫無警覺,未能及時提醒與管教,終於掀起軒然大波。記得2016年12月24日新竹市某高中扮演納粹德國親衛隊遊行,造成社會譁然與以色列抗議等事件。藝人余天日前也自爆兒子余祥銓當年留學時,因就業欄填寫「殺手」,惹得母親必須飛到學校向校長解釋等麻煩。為什麼這些看似理所當然應該重視人權的普世價值與場合,台灣年輕人卻經常喜歡以「創意、好玩」蓋過一切,以為其他地方都可以像台灣一樣「愛護」年輕世代,都崇尚「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其結果出現民眾因缺乏國際理解而誤判形勢的憾事一再發生。究其原因,仍與台灣特殊的國際處境與媒體大多只注重收視率有關。即使國人每年大量出國旅遊,卻鮮少對國際重大事件有感與理解;也難怪年輕人即使已經出國留學,仍然出現「對國際社會無感」的小確幸心態。加上國內教育迄今仍用選擇是非題當作測量工具,考試領導教學的結果,造成多數學生應付考試所衍生出的「淺碟式思考模式」,對於需要複雜思考的事務不感興趣,只愛用KUSO等搞笑方式,來自我掩飾,也缺乏解決問題的敏感度與能力。為了解決上述問題,台灣今年持續參加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每3年所主辦的全球15歲中學生進行的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劃(PISA),在閱讀、科學、數學與解決問題外,今年(2018)將增加台灣學生欠缺的「全球理解能力」項目,希望喚起各國教育重視全球日益嚴重的族群衝突問題,培養學生尊重人性尊嚴,對跨文化與不同種族的容忍與尊重,消除個人偏見與歧視心態,面對複雜人群關係中擁有好的判斷力;可以隨時與不同背景與文化人士進行溝通與合作。PISA希望透過這項測驗,提醒家長與教師:21世紀的優質公民,不僅只重爭取好工作的技能,更重要的是態度與對於非我族類的同理心與了解。孫安佐事件不也提供台灣學校及家庭教育一個反思與改進的機會?


藝人狄鶯、孫鵬的獨子孫安佐在美國賓州揚言要攻擊其就讀的高中遭逮捕,這個在美國已算成年的高中學生,為何會輕忽美國民眾對校園槍擊事件的不滿與緊張氛圍,闖下大禍?翻攝狄鶯臉書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