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犯罪學與少年問題學者:孫安佐案與富裕症

林瑞霖/退休教授,退休前在Montana State University - Billings 任教犯罪學與少年問題孫安佐生活在一個正常的家庭,父母都是影劇界成功的人,努力於事業、儲蓄與投資; 他在學校人缘不錯,喜歡化學,他以世界名偵探為偶像,對自己的將來有一個理想與追求的目標。什麼地方錯了,他會以一句話惹了大禍,讓自己跟父母同時陷於水深火熱中?2013年美國德州有一個16歲的青年,酒駕撞死四人,九個人受傷,在少年法庭上,他的辯護律師請了一位心理學專家為証人, 以 "affluenza" (富裕症)為辯護理由,辯說該青年, “因家庭富裕而產生的生活環境,讓他不能分辨社會的對與錯。” 結果法官將該青年判10年緩刑(10 years of probation )。對與錯的認知,主要在於從小家庭父母教養社化過程而來。從媒體的報導中,我們很容易看出孫安佐被他父母溺愛、縱容的痕跡:外傭伺候的童年,擅長鋼琴、畫畫、高爾夫球和游泳,11歲還要媽媽伴睡,貴族學校,爸爸孫鵬的臉書上貼有一張他穿拆彈裝照片,還有有求必應的物質生活條件。他可以為所欲為,他也真的為所欲為! 學校結業典禮上,未經許可半途跳上台上自我致詞;全身軍裝,招搖校園;喜歡把“我要炸了你”當口頭禪。對與錯的社會規範,都在他“開玩笑的啦”表示下,長久自我定義而變成模糊不清。更重要的是,對他這種似是而非的態度與作為,缺乏從家庭或學校應有的負面反應,他因此可以不必對自己的行為負責,這才更肯定了他自我對社會規範重要性的渺視, 同時也加强了他可以為所欲為的個性。“5月1日不要到學校,我要把學校射穿!” 不同的時空,這次 “開玩笑的啦” 將面對嚴重的負面反應。稚子無辜,唯稚子是問。上引德州青年,因違反缓刑條件,畏罪逃亡墨西哥,被遣回後在監獄關了二年,最近剛被釋放,仍需被社區監督六年人類文明的産生在於社會規範的建立。而社會規範的建立,在於對違規者有有效的社會負面反應、控制與懲罰。綜觀今日台灣,似乎富裕症橫行。一個罪証十足的貪官,鉅額贓款為他國最高法院判決歸還台灣,没有對與錯,没有榮譽與耻辱,公開高舉雙手為他的兒子做政治站台! (“没面子見人” 台灣没這句話了?)台灣富裕症群有這高官顯要為頭示範,玩弄並嘲笑台灣司法制度,破壞台灣正常社會規範的建立,可悲可嘆!我不願意把自己寫入悲觀的瓶頸。富裕症群並沒有横行台灣,台灣人有對與錯、榮譽與耻辱之分。生命是真實的,我們不能跟自己的將來開玩笑,如 Longfellow 在 《A Salm of Life》所說,“Life is real! Life is earnest! And the grave is not its goal;" (生命是真實的!生命是認真的!墳墓並不是生命的最終目標;)年青人,只要努力,明天將會更好!(墳墓是生命的终點。因此,生命的意義,在於生命的 “過程” 中,你有沒有努力付出“代價”,不用藉口,不用解釋,面對生命過程中的 “挑戰” 而已。)
 


狄鶯獨子孫安佐(上圖左)在美因涉恐怖威脅罪案,警方日前公布最新槍彈證物(下圖),案情恐升級。翻攝CBS 註:底圖為1600發AK-47子彈示意圖

人氣(13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