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孫安佐事件 公益新聞vs.新聞跟追,讀者能選擇不看嗎

古志誠/斜槓青年、時事評論者巨砲單眼相機「喀喀聲」又此起彼落響起了!藝人孫鵬、狄鶯獨子孫安佐在美非法持有彈藥經歷二六○天關押、開庭審議,聯邦法院判決刑滿獲釋,十一日返台下機後又是「新的集數」。筆者與讀者想問,平面、電子媒體新聞不斷報導「孫安佐新聞」加上近日臉書網友狂截圖留言「誰摔死了李新」案情急轉直下,這些有何「新聞價值」?最新消息是連前製作人沈玉琳都「想簽他經紀約」了。又跟追新聞與「即時搶先報」點閱率很高之外,商業媒體新聞掛帥,媒體業的寒冬是否失去「純淨新聞」的空間呢?值得各界起關注探討。臉書輿論當道,也是令人看了捏把冷汗,甚媒體加以報導。如前三立主播楊中化在臉書發文說:「大批媒體大陣仗拍孫安佐,這會害了這少年。」甚至連大愛台主播蔡佩吟也憂心忡忡表示:「我看他嘴角不自覺上揚,似乎誤認為自己是媒體關注的大人物了。」主播怎「神預測」被記者拍,會害了他?記者有此魔力?又大愛台主播「嘴角上揚」(嘴角往下可能被記者寫「臭臉迎人」吧)表示變成「big shot」何時變成週刊式寫法?撇除蘇安佐罪證確鑿的犯行,這些言論都讓筆者匪夷所思。其實,記者或狗仔跟追採訪到底有沒有「正當理由」,大法官在六八九號解釋裡就提出判別標準,而其中最重要的量尺就是「公益性」。若記者狗仔跟追對象是公職人員、政治人物或者名人,採訪目的都要和「公益」有關,否則就可以處罰。解釋文也提到:新聞採訪者於有事實足認特定事件屬大眾所關切並具一定公益性之事務,而具有新聞價值,如須以跟追方式進行採訪,其跟追倘依社會通念認非不能容忍者,即具正當理由,而不在首開規定處罰之列。本號聲請人為當時《蘋果》記者,主跑娛樂演藝新聞;分別於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七月間二度跟追神X電腦集團副總苗華斌及其曾為演藝人員之新婚夫人,並對彼等拍照。案經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中山分局調查,以聲請人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第八九條第二款規定為由,裁處罰鍰新臺幣一五○○元,但不違憲。誠然,大法官雖在解釋文結論建議修專法,但礙於新聞自由當時內政部沒有動作。解釋文說鑑於其所涉判斷與權衡之複雜性,並斟酌法院與警察機關職掌、專業、功能等之不同,⋯⋯並確保新聞採訪之自由及維護個人之私密領域及個人資料自主,是否宜由法院直接作裁罰之決定,相關機關應予檢討修法,或另定專法以為周全規定,併此敘明。以往新聞案例,吳育昇汽車旅館偷情被直擊──吳屬於公眾人物足以影響社會風氣;孫道存帶嫩妻買精品──當時欠稅,又被外界質疑隱匿財產,屬於與社會、公眾利益有關的公益事項。孫安佐尚未正式出道,基於於星二代,外界矚目也足以影響青少年「模仿效應」之犯罪問題。筆者持平而論,「速食報導」vs.新聞跟追,讀者能選擇不看嗎?當孫安佐回台臉書換大頭照十字弓圖變也能成「網驚」「網友怒」「網照熱議」⋯;點閱高低,手中的遙控器和手機的「觸控權」只有在讀者自己那隻手了。


孫安佐11日回台後更新臉書大頭照,放上手持十字弓照片(右圖),再度引發爭議。合成圖片、翻攝孫安佐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